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二十六章 权利交接

拾感者 刘三十 2226 2017-06-27 22:15:04

  于长丰的半山别墅里,此时一片欢声笑语,伊兰和石歧牵着手坐在沙发上,两人时不时地对视,默契的微笑中都透着绵绵爱意。于长丰心中感慨万分,自己唯一的干女儿终于找到了真心待她的人。

  “干爹啊,我和石岐准备将公司和帮派里的事情彻底交给浩然哥哥之后,然后出去旅行结婚,彻底休息一下。”伊兰说话时候眼睛看着石歧,眼底眉梢都透着幸福的滋味。

  “那怎么行,我于长丰的女儿结婚,酒席至少要200桌,到时候,我要把台湾所有的政商名流都请来!也要和兄弟们开怀畅饮。哈哈……”

  门铃声恰在此时响起,伊兰跑去开门,是浩然。

  “浩然哥哥!”伊兰脸上掩藏不住的喜悦。

  “伊兰,你也在!”浩然惊喜的看着她,不过当视线扫到她无名指上的钻戒时候,笑容便僵在脸上,矢口问道“这是……My Queen?”

  “你也知道?!”得意洋洋的将硕大的钻戒在他眼前晃了晃,伊兰甜美的小脸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我昨晚向依兰求婚,今天来就是来告诉干爹这个好消息。”石歧走上前揽起伊兰小蛮腰,顺道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伊兰嗔怪的捂着脸颊打了他一拳。

  “这下你可要真的尽快接手生意了,我要去休个长假。”伊兰浑身透着幸福的光芒,丝毫没有看到浩然此时面上仿佛冻了一层霜一般。

  “你先坐,我去叫厨房加几个菜,你们几个好好喝几杯!”

  伊兰说罢轻盈而去,石岐对他点了点头随即便跟着伊兰进了厨房。

  看两人亲密无间窃窃私语,浩然心中像被杵了个大洞一般,随即便是无边的懊恼弥漫心中。原来石岐就是那天在美国拍卖会上拍走my queen的人,这一切都让他措手不及,冷冷的注视着他们的身影,慢慢走进屋子里,于长丰正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向他,他露出一个掩饰性的笑容坐下,两人无话。

  ………………………………………………………………………………

  伊兰已经连续打了三个哈欠,指针指到11点,厨房里的两个男人还在喝酒聊天。不禁感慨,生物钟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她现在已经被石岐养的好吃懒做,每天10点就要上床睡觉。困的实在受不了了,她对他们打了个招呼,果断上楼睡觉。

  “伊兰改变好大,以前都是夜猫子,最不喜欢的便是睡觉。”浩然看着他的背影笑道。

  “她是天生的劳碌命,我也是花了不少力气才将她调成按时睡觉吃饭……”石岐说起她来,眼角露出柔光。转头对他继续笑道“说起来,你要尽快的接管公司,我们到时候便会有时间去环游世界!”

  “环游世界?伊兰他以前不喜欢旅游的,觉得去哪里都麻烦。”

  “有吗?这丫头疯的很,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玩遍。她说很喜欢非洲的大自然景象,还要住个一年半载的……”

  一瞬间的沉默过后,浩然悠悠开口道,“我们以前在英国的时候,总是守在那个小小的屋子里,哪里都不去,那时候我们虽然人在欧洲,但是真的只在英国呆着,我问他想去哪里,他就会说工作太辛苦累了,在家里两个人就很好。那时候我被老爹封锁了经济,每天我们两个人都为生活奔波,我以为他是真心累了,哪里都不想去呢,现在想起来,原来她是懂事,不想让我为难……”

  石岐的笑容凝在脸上,没有接话。

  “怎么?伊兰他没有和你说过吗?我们那个时候受了不少苦,不过真的很相爱。”浩然将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抬起头直视石岐。

  “相爱?”石岐反复咀嚼这句话。

  “石大哥,你知道吗,我现在都记得伊兰第一次穿旗袍的样子,美得惊人……”说毕继续倒了一整杯红酒,一饮而尽。

  “你……你真是那个LUCKY GAY.”浩然大概是喝多了,眼神都有些迷茫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伊兰她唯一的缺点就是懂得知恩图报,她为了我老爹挨枪受伤,从无怨言。就因为我老爹赏识她,是恩人。听说,你还为了她顶了一颗子弹。伊兰说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浩然走后,石岐脑海里都是他说过的话,那个男人借酒向他示威,他又怎么能不明白。

  “那时候我们在伦敦,虽然穷,但是很相爱……”

  “他曾经为我挨打受伤,她身上的每一处伤疤我都记得……”

  石岐点上一根烟,心里的阴翳挥之不去,他承认,浩然成功了,他早就看出这个男人和伊兰之间有过什么,没想到却是这么深刻的过去。

  一个女人现在的美丽样子必然有她难忘的过去,她骨子里一定是爱到极致,才会形成习惯,他喜欢穿旗袍,抽水果烟。因为那个男人喜欢……

  胸口到这里一阵阵憋闷,他甚至开始怀疑她能不能放弃一切跟她环游世界。毕竟这里是她一辈子的心血,而自己只和他相处一年多而已。伊兰对自是真心或者想要报恩,谁又能说的清楚。自从和伊兰在一起,他很多时候都会夜间惊醒,生怕这只是一场梦……

  浩然没有将伊兰的原话据实相告。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够石岐喝一壶了,他借酒吐真言,目的已经达到,石岐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他的脸色已然说明一切。而他,他并不会因为两人的订婚就退缩,伊兰早晚都是他的女人……

  从出租车后座直起身,浩然推了推金丝眼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冷淡吩咐到“师傅,婆罗街142号。”

  …………………………………………………………………………………………………………

  伊兰这些天忙着与浩然交接工作,每天都要很晚。浩然在英国5年,他有很多新的想法,同时对本地人事作风和管理风格还有些欠缺。伊兰便耐心的一家家带他巡视,给他将不同行业之间的区别。这些天他们几乎将整个台北溜了个遍。

  这些天,浩然也充分感受伊兰的辛苦,这么多家铺子,几乎所有的员工都认识这个大姐大,而且还十分熟捻,见她进门就开始问候这个那个,甚至每个人的名字她都记得住,可见她平日里没少来。终于到了中午,码头巡视过后两人到餐厅吃饭。

  “伊兰,”浩然拿起咖啡杯呡了一口,悠悠道“石歧他对你好不好?”

  “他……”伊兰停下手中的刀叉,若有所思看向远处又收回来,笑着看他道。“他是个意外,遇到他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怎样。”

  浩然心中一涩,悠悠开口道。“可是我却觉得他始终配不上你!”

  伊兰再次温婉一笑,拍拍他的手轻盈起身。“不说他了,走吧,去公司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