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番外三 大风和伊兰的故事

拾感者 刘三十 2059 2017-07-14 22:09:37

  大风一直都记得那个女人,她的一颦一笑都在他的脑海中。因为整整有半年多时间里,他都被训练记住她所有的一切,包括这个女人的脾**好,衣食起居。

  作为全联警校毕业的高材生,他的第一项任务便是接近这个台湾第一黑帮,青竹帮的大姐大--伊兰。

  这个大姐大履历很简单,靠做二把手的情妇一步步登上这个位置,后来又被介绍给青竹帮的老大于长丰。于长丰对他很是看重,不仅将她派到英国受训,待他回来之后更是将第一把交椅交给他。

  其他资料便都来自监狱,因为有人刺杀于长丰,她为他挡了一枪,然后亲手开枪杀了那十几个人。被捕后被判了5年。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记得一位飞虎队回来的师兄说,当时她被捕时候,身上不只挨了一枪,浑身都被血染透了,那样子简直像个恶鬼,口中的鲜血不断涌出。面对飞虎队的重装,她只是扔下了枪,淡然的穿上皮衣,跟着他们回来。不过半路上,她因为失血过多直接被送到医院,醒了之后来就被送到监狱。

  大风拿起她的照片,反复端详,丝毫也不能将铁血黑老大和照片里穿着旗袍的妩媚女人的联系到一起。

  伊兰出狱后他就被分到伊兰身边,从最开始的小角色到她身边的得力助手,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

  这时他才一点点意识到这个女人的不简单。她做事以柔克刚,从不将话说绝,事做尽;她杀伐果断但不绝情绝义,凡事给人留一线生机;她了解帮派里每一个人的私心但却竭力平衡;她最敬重的人是干爹于长丰,她对他感恩戴德,常常说要做义父那样义薄云天的好大哥,让兄弟们都有好日子过。所以就是帮派里最难缠打二当家,都敬重她不敢滋事。

  “大风,你们年轻人知道不知道非洲?我看电视那边的孩子是不是很可怜?这样,你帮我捐50万给他们,不要以我的名字,就以你的名字吧!免得其他人抓到把柄,又要闹上几天!”

  “是!”大风一向言简意赅,办事牢靠。此时他已经作为保镖兼司机跟随左右。

  伊兰满意地对他点点头,随即有些神思飘远,“只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亲自到非洲去看看他们……”

  大风从后视鏡看到她的眼中满是渴望之色,仿佛他就是被关在笼中的小鸟一般渴望自由。第一次,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也许真的没资料说的那么简单,也许她也有自己的无奈。

  她总是在一片淡然的表情下,关心每一个人。她不在乎那个人是多高的地位,甚至是刚入帮会的小喽啰也会鼓励两句。当做亲兄弟一般照顾。

  大风记得自己卧底的第二年被揭穿警察身份,整个台湾的青竹帮都在追杀他,当时孤立无援的他联系不上联络人,无法洗清自己身份,只得一个人只身逃到越南边境,每天过的都是朝不保夕,提心吊胆的日子。当时,也是伊兰追到越南,在一座荒废的旧楼里找到了他。

  他以为这一次,他必死无疑。伊兰的枪法一向很准。当时甚至悲催的想到,自己死后应该能被警队追封为烈士吧。

  而伊兰只是接走了他,带他洗了澡,换了衣服,便离开了。她留下去捷克的机票,一本新的护照,上面的人是他,也不是他。风起扬,这是他的本名。

  他被人秘密送到机场,送他他来的人告诉他,原来是因为他的接头人被人暗杀,他的卧底身份才被揭穿。

  那人替兰姐给他带了一个包和两句话:第一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第二句,等你回来……

  坐上飞机,大风才从包里拿出伊兰给他准备的东西。内心真的被震撼到,一个规整的文件夹里,一张LA的录取通知书静静的躺在底下,还附有市长亲笔给学校写的推荐信。

  文件袋里还有一张卡和一封信。信里记录着他们这一年多经历的事情,往事都像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里闪过,这一年他们虽然一个是兵一个是贼,但却合作无间解决了很多难题,可以说是最佳拍档。伊兰在最后写到,希望他能经过LA这两年的历练了解到自己真实的想法,无论如何,她会帮他恢复身份,如果回来后,他想继续当警察便可以去警队直接报道,如果还想跟着她做,只需要叩响半山别墅的大门……

   LA的训练比警校更加磨练人,他们没有固定睡觉时间,把人像机器一样锻炼。每天累得虚脱,两年里,他曾经在极北地区和北极熊搏斗还侥幸存活;也曾不眠不休的开飞机30多个小时;还参加过保护美国总统选举……伊兰让他见到过更广阔的世界,他的意志已被锻炼到极致,更多时候,他在绘画,如果不是LA,他从不知道他有这方面的天赋。他喜欢颜色鲜艳的涂鸦,强烈的个人风格甚至收到大师的赞扬……

   LA毕业时候,他终于脱下校服,穿上西装。镜子中,这样他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认,以前如婴儿般的皮肤,现在晒得黑黑的,一张个性刚毅的脸上,满满男人味道,他的身材高大有型,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是长期锻炼的结果,整个人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让人无法忽视,心存敬畏。

  此时,两年前伊兰问题也有了答案,不过他没有从她选项里选择,而是下飞机之后就直接奔向了警局,表明身份。不错两年之前他的身份已经恢复了,而他回来的前一天,警队也收到他在LA的毕业证书。

  当一切水落石出时候,他一身轻的从警局出来,长长的舒了口气,随后,笑了笑,眼神坚定而清澈。轻轻扬起手,一辆TAXI停到面前“先生,半山别墅!”

  门敲了几声,便被佣人打开,大风推开门得手甚至有些颤抖。常年的忍忍已经让他练就面无表情,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兰姐,我回来了!”

  伊兰从电脑前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温婉的露出一个笑容,“好,回来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