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三十一章 难以忘却的往事(二)

拾感者 刘三十 2403 2017-06-27 22:18:40

  伊兰恢复能力很快,第三天,她就来打工,不过没想到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身餐厅的打工服,正在打扫前面一桌刚吃过的东西。

  “少爷,你怎么会来?”伊兰诧异端着水杯走过来。

  浩然放下手中的抹布,叹了口气,“放心吧,我以后不会让你一个人挣学费,上学我也有份的。”说罢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手指。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盒凡士林膏递给他,“给你,女孩子手还是很重要的。”

  “少爷,谢谢你!”伊兰脸上满满都是感动。

  从那天起,浩然真的开始奋发图强,不仅学习成绩上来了,就连体能也一点点的好起来。困难真的很多,但每每想起伊兰满脸是血的样子,他都能一一克服。

  他每日里除了到餐厅里打工,就是去图书馆学习。在体能课真枪实战的被打中汲取战斗经验,抽空就去跑步练体能,一天在家里的时间没有几个小时。他甚至收敛起自己的坏脾气,与那些曾经死对头一起共事,成绩居然不错,伊兰看着他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一般,内心十分欣慰。

  真正对她敞开心扉后,感觉居然还不错,伊兰聪明知进退,开朗又独立,将他的生活照顾的妥妥当当,他越来越觉得离不开她,几乎每天都要等她回来才睡,相依为命的生活让他们成为最好的朋友,但他心中又隐隐抗拒这个说法。

  伊兰浑然不觉这一切,只是每天还在打工,学习,练拳中度过。今天又是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家,不想路上遇到了难题。

  “听说你就是那个麻辣正妹,你很需要钱吗?陪我睡一觉,钱多的是!”其中一个满脸胡须的壮男早已对她垂涎已久,这一个中国女人每天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还要保护那个无能的小白脸,有意思。

  伊兰低着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计算逃跑的可能性,像是被人看出他的企图,大汉一边靠近一边讥讽道“你指望那个废物来救你吗?”说罢将她按在墙上,“这么美的脸蛋,每天被打的我都心疼。”

  “你放开我!”伊兰拼命挣扎,刚才陪着练拳,力气已经用尽了,可惜校园里不能用武器。难道今天就要折在这里?

  正想着,突然大汉停住对她的骚扰回转过身,然后眼一翻就倒下了,也在此时伊兰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快跑!”

  她还未反应过来,手就被一个大大手掌抓住,“快跑,愣着做什么!”伊兰抬起头来,就看到了浩然的脸。两人相视一笑,一路小跑从小树林回到家。

  想起刚才的事情伊兰才开始后怕,这小树林是禁地,一到晚上便有很多痴男怨女在里面抵死缠绵。即使他在里面被人强奸也不会有人救他,别人会以为是他们之间的情趣所致。

  “少爷,刚才的事,谢谢你”伊兰真心向他道谢。

  “你以后不要去打工了,我和john接了个项目,帮有钱人投资,以后我们可以不用看人脸色过日子了。”浩然对她笑笑,举起了早就准备好的高脚杯递到她手上,红色的酒液粘到嘴唇,伊兰才反应过来。

  “少爷,你说的是真的?”伊兰的震撼与喜悦,他真心为少爷叫好,果然是干爹的儿子,不同凡响。

  “傻丫头!”浩然笑笑摸摸她的头发,“今天已经收到第一笔进账了!john他们都去镇上的百老汇那边庆祝了,本来我回来想接你一起的,等来等去都不见你回来,我不放心就出去找你,恰好看到刚才一幕。”

  “少爷,对不起,让你错过了去百老汇!”伊兰心里十分内疚。

  “傻丫头,我和你说过不要叫我少爷,叫我浩然!”他突然的靠近让伊兰脸上一红,第一次,他们靠的这么近,见到她脸上的红的那么恰好,他的心跳突然不正常了。掩饰性的举起酒杯,“来,让我们预祝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

  “为美好的明天!”伊兰忽略心中一丝疑惑,笑得灿烂。

  她的笑容的好像冬日的阳光一般温暖,让他心里一阵阵发热。他记得那天她喝了很多,从来安安静静,少言寡语的她说了很多,他本以为他自己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从小受尽白眼,是天底下最不幸的小孩子了,没想到伊兰有这么多苦难的往事,而她只不过是一个17 岁的女孩子。她将所有的苦都藏在心底,当做养料,长成如今坚强自立的自己,每一步都是靠自己咬着牙硬撑过来,但她却从来没有放弃自己,也没有染上任何恶习,甚至坚韧的让他心疼。就好像如今,她仿佛不知道累一样,每天打三份工,还要坚持上课考试。

  终于第三瓶红酒喝光后,两人都已经烂醉如泥。

  眼前的人影模糊,浩然终于疲倦的阖上眼,伊兰的声音传入耳中,“浩然……哥哥,其实你不用内疚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不怕疼的……”

  她不怕疼,之前她每日给人当做陪练,鼻青脸肿,还风淡云轻的样子,这一次他真的心生怀疑。

  果然酒醒后,面对浩然的询问,她支支吾吾,眼神躲闪。在他的再三追问下,她才说出,是的,她不怕疼,所以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做大汉们的陪练;她不怕疼,所以每次都是流血流到虚脱才会知道自己受伤……

  他的回答让浩然心中一阵阵泛疼。

  很快的他选择了陪她去看医生,所有身体检查结果都没有问题,医生建议他们去看看心理,心理医生的结果是,她在10几岁时候遭受到性侵,所以自觉封闭疼痛的感官,这种病在医学上是个未解之谜,而且她的情况恶化的很快,很快她的味觉,听觉,视觉,都会受到影响,而当触觉受到影响时候,她基本上就和植物人差不多了……

  浩然将她从咨询室里接出来,刚刚做过心理咨询的伊兰,白皙精致的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看到浩然,她茫然的擦了擦眼睛,抬头给他一个微笑。

  “我们走吧!”浩然对她伸出手。

  “恩!”伊兰也伸出手,两只手紧紧握到一起。

  公交车上,两人并排坐着,浩然第一次握住她瘦弱的肩膀。她愣了楞,也许是没有再力气挣扎,索性将头靠到他肩膀上。

  “我是不是没得救了?”伊兰开口的声音无力而彷徨。

  “不会的,这里治不了,我们再找别家看!”浩然极力压抑自己情绪,柔声劝慰道“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谢谢你,浩然,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伊兰乖乖闭上眼睛,是啊,在他的身边一切都不用想。

  “如果不能治好,我就陪在你身边一辈子,照顾你!”浩然暗暗在心中对自己说,他将她从位子上抱到怀里,女孩皱了皱眉头往他怀里扎了扎。

  浩然温柔的看着她,希望时间静止。这样的美好,是在他20多年的岁月里不曾有过的,有了自己珍惜的人,仿佛突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一般。

  他再次看向窗外,伦敦的雨和雾依旧,不过这一次他心中感觉满满的,不在彷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