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二十三章 家宴

拾感者 刘三十 2279 2017-06-25 11:20:00

  7月中旬,天气已经有些燥热了,台北淅淅沥沥下着雨,伊兰带着石歧一起参加家宴,兮兮说没心情不想去。最近她好像安静了很多,伊兰反复叮嘱她要乖乖留在家里,直到兮兮蔫蔫的答应,她才和石歧上车去往干爹家里。

  “怎么了?还在为兮兮发愁?”车稳稳地停在于长丰的别墅底下,石歧伸手将她安全带松开,笑着拉她出车门。

  “傻瓜,兮兮又不是小孩子,她有分寸。再说感情的事情,别人很难帮忙的!”

  伊兰佯装生气,拍开他的手道“说得好像是我女儿,他是你的女儿,你都不关心她,还敢糗我!”

  “哟哟,大姐大发飙了?”

  “怎么样!”伊兰撅起小嘴,双手叉腰道。

  石歧笑容逐渐扩大,一把揽过她纤腰,轻轻在她嘴唇亲了亲“我…好…怕呀!”

  两人还在调笑间,一辆银灰色的迈凯伦停在她们身前,两人一齐看去,从车上走下来一对金童玉女,男的风流倜傥,文质彬彬,女的身材高挑,气质优雅。正是浩然和她的妻子KIMIN.

  二人肩并肩走到伊兰二人面前,Kimin示威一般勾起身旁男人的胳膊,声音婉转悠扬,“伊兰啊,真是好久不见了。不对,自从上次我和浩然婚礼后就没有见过你!”

  伊兰眉头轻皱,尴尬的笑笑。她这位大嫂一直把她当做情敌,从没给过她好脸色。每次见面不是假意寒暄,便是言语中夹枪带棒,让人十分头疼。

  浩然的声音恰在此时响起“这位就是石歧,石大哥吧,家父经常提起你,说让我好好向你学习!”

  “过奖,干爹说过他有个很有本事的儿子,果然,一表人才!”石歧从伊兰腰际抽出一只手与他握手示意。

  金丝眼镜掩盖住眼角的冷光,浩然抽出手看向伊兰,刚刚从车里,就看到两人在大门口亲密的动作,伊兰还是那个让她心动的女人,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沉淀出她好似女王一般的气场。今天她穿了一件纯白色蕾丝旗袍艳光四射,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穿上旗袍,也是美得夺人心魄,让他终生难忘。

  只是这个男人真让他嫉妒的要命,这么美的笑容,他一生最珍视的女人,此时被这个年纪足够做她叔叔的男人揽在怀里。而他,能做的只是不动声色的假意寒暄。这几年的沉淀让他变得冷静而内敛,还记得他上次的冲动,差点害了伊兰没命,从那时起,他就对自己说,从今以后不会再冲动任意妄为!他这些年在海外努力上进,拼命挤进上流社会,为了就是这一天回来接替老爹的位置,他明白只有得到无上的权利才能保护心爱的女人。所以,他决不能有一丝差错。

  旁边两个女人对话他再次从思绪中回来。

  “伊兰,你的这件旗袍穿的可真漂亮,是哪个品牌有卖?”KIMIN问道。

  “嫂子喜欢的话……”

  伊兰话还未说完,便被浩然淡淡打断。“她的衣服,都是请上海的老师傅量身订做的……”三人都困惑的看向他,不明他所指。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浩然笑着揽着KIMIN的腰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还是觉得你穿洋装的样子更性感。”

  “好了,我们快进去吧,别让干爹等太久了!”伊兰说罢,挽起KIMIN的胳膊,率先进了别墅,刚才一瞬间她看到浩然在她身上停留的目光,似乎夹杂着复杂情绪,不过太快了,快的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索性摇摇头笑自己眼花。让她头疼的确是石歧,他刚才毫不避讳的在她腰际骚扰,臊的她一脸通红。

  石歧也笑了笑看着浩然道,“我们也进去吧!”

  “石大哥,请!”浩然礼数周全。

  两人先后进门,浩然轻轻扶了扶眼镜,心中默念道,“伊兰,你再等等,等我坐稳了老大的位置,就会接你回到我身边!”

  ………………………………………………………………………………

  短暂的宴会散去,伊兰和石歧出门,父子二人一前一后走入书房。

  于长丰坐在椅子上仔细端详这个儿子一举一动,眼前的他几乎完美的没有一丝破绽,要不是刚才他的眼睛泄露他的心思。就连他阅人无数也无法洞悉他的所思所想。

  “来一杯?”于长丰拿起两个红酒杯,絳红色的液体占满整个杯体。再递给他。

  浩然接过酒杯,晃了晃。扶了扶金丝眼镜“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刚才你在天台和石歧说了什么?伊兰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你要和他好好相处!”

  “等我接手生意,给他笔钱让他消失!”浩然找了个舒服的椅子坐下。

  “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于长丰抬起头,一双锐利的眼睛透过镜片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浩然站起身弹了弹衣服上的褶皱,嘴角浮上一丝笑容道,“我要接手生意,也要伊兰!”

  他的笑容那样自信,让于长丰隐约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

  摇了摇头,于长丰耐心道“伊兰她,并不适合你,再说你早已经结婚了,应该想想怎么对kimin好,不如放过伊兰,也放过你自己吧!”

  “不适合我?”浩然将漂亮的红酒杯放到桌上,声音徒然增大。“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怎么叫适合?是随便你安给我的一个女人就适合我了吗?”

  “kimin他有什么不好,知书达礼又孝顺。”好多年没有人当面指责他了,何况是他的亲儿子,面子上挂不住忍不住呵斥几句“总之,我所给你的就是最好的,伊兰我自会对她有所补偿!”

  “你的补偿就是让她这么多年一个人,替你上刀山下油锅,挨枪顶罪?”冷冷的声音仿佛从冰山传来带着寒气。不过,这句话便是他的死穴。他的火气也一下子被点燃了。“你这个忤逆子,是我把你宠坏了是不是?”

  “宠,你什么时候宠过我?你从小将我放在一边不闻不问,突然告诉我让我接任你的位置,将我扔到英国5年,不闻不问,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什么对我才是重要的吗?为了你的所谓事业。我放弃了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你知道她对我的意义吗?知道吗?”

  于长丰愣在原地,看着自己的亲儿子对自己大呼大叫,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完全长大了,从当年那个懦弱的小男孩长成现在能在谈笑间不输石岐的男人,而且生气的时候气势惊人,完全不输当年的自己。他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一个真正的王者。笑容不知不觉爬满脸上,他突然觉得一切都释然了。

  “以后你就会明白,每一个人站在高处的人都注定是孤独的!”说完这句,他转身离开书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