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二十章 懂你的人

拾感者 刘三十 3310 2016-10-15 18:40:03

  正午时分,兮兮正在她专属的实验室搞研究,伊兰则在书房学习意大利语,可是当一楼饭菜香味飘过来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走下楼。

  桌子上四个菜精致可口,营养搭配均衡,中间一盆汤,色泽奶黄,飘着浓浓的香味。伊兰一边拿起一粒虾剥皮一边抱怨道,“你这样会把我们养胖的,你看我现在胖的脸像肿了一样。”

  石岐一边给他们两个盛饭一边好似不在意的说道“你需要有点肉才更好,省的睡觉时候总拿骨头隔我!”

  “你……”伊兰被臊的脸通红接过碗,别了他一眼不在说话。

  石岐却好似没看见一样,拿起汤碗又给她成了一碗汤端到她面前。“来来碗羊肉乳鸽汤。”

  伊兰想转移话题,闻了一下抬头“哦,好香啊,味道很不错哦,这是……”

  “不错,这是以形补形……”石歧脸色不变看着她。

  “……”

  伊兰彻底无语,这个男人真是脸皮越来越厚了,调戏起来人脸都变色,不想给他再开口的机会,红着脸将一碗汤都喝掉。

  兮兮一口汤喷出来,翻翻白眼看着他们,“喂喂喂,这边还有一个未成年少女好不好,不要在人家面前秀恩爱,真受不了你们。晚上夜夜笙歌也就罢了,白天吃个饭也不安生!”

  石岐低着头吃饭,看也不看她,“你羡慕啊,那就赶紧把大风追到手,你也能这么幸福啰!”

  “谁在叫我名字?”大风走进餐厅。

  “兰姐,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

  “老爸,你在看什么,新学了唇语?”看着石岐目不转睛的看着在一旁说话的两个人,兮兮不禁好奇问道。

  不一会伊兰已经神色凝重的走到他们面前,踌躇片刻伊兰走上前道“一会大风会带你们去个地方,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一辆白色卡迪拉克快速的奔向医院,大风坐在驾驶位上娓娓道来“王欣惠女士现在在台北伊藤医院的手术室,他的手术需要家属签字才能做。”

  “妈妈她怎么了?”

  “小惠她怎么了?”

  “是直肠癌晚期,手术的话可以多活5~6年。你放心,兰姐从荷兰请了最好的专家来给她做手术,成功率可以达到95%……”

  大风车稳稳停到伊藤医院门口,父女两人立刻飞也似的下车奔赴手术室。

  “妈妈!”

  “小惠!”

  “你们来啦。”王欣惠看到他们愧疚的流下了眼泪,“我,我对不起你们……”

  二人握住她的手,“别说了,做完手术就会好起来的!”石岐签了同意书,回头再次握住她的手,“我和兮兮会在门口等你出来!”

  …………………………………………………………………………………………

  伊兰一直在书房等他们回来,听到门响,急忙跑下来。却见大风抱着兮兮回来,不见石岐。

  “兰姐你放心吧,手术很成功,石大哥今晚守夜不回来了。”

  “哦”伊兰听到这个结果心里空落落的,慢慢走上楼。

  随后几天,石岐几乎没回来过,回来也是洗个澡又去医院,伊兰想问问情况,他不是疲惫的睡过去,就是换完衣服准备出门了。兮兮也整天泡在病房里很少回来。别墅里再次变得空荡荡,虽然石岐还是每天做饭给大家,不过都是伊兰已经睡过去的时候。清晨醒来时候,看到楼下的早餐,和冰箱里一天的饭菜,她就知道石岐回来过了。

   伊腾医院高级病房,门是敞开的,一家三口充满欢笑,伊兰刚想敲门进去,就听石岐笑着说道“你记不记得,我们那时候一家人挤在20多平米的小屋子里,下雨的时候还会漏雨,等我们到美国,选一个你最喜欢的大house,带游泳池那种……”

  伊兰得手僵持在空中没敲下,喉咙里好像塞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很难受。眼泪止不住落下来。真的要走了吗?地方都选好了,是啊,说到底,他们才是一家人。本来想今天看看来阿惠,没想到却看到欢乐一家亲。

  失魂落魄的走回家,琴姐这阵子请假回家,显得偌大个别墅空荡荡的,点上一根烟,却没有抽,想起明天他们回来时候可能就会和她告别,伊兰才发现她自己这对父女有如此多的依恋。身体不知不觉也开始发冷,随手盖了大衣,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恍惚间,被人抱起到床上,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听不真实,就是很累的睁不开眼睛,很累,很快又睡着了。

  再醒来时候是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伊兰疲惫的睁开眼睛,外面好像黑已经黑了,兮兮也在她床边睡着了。伊兰口渴的很,悄悄下床厨房喝水。

  “伊兰,你怎么出来了?”石岐正在厨房熬粥,看见她下来了,马上过去“怎么样,头还晕不晕?身上有没有力气?”

  她刻意忽略掉他伸过来得手,“哦,我怎么了?”

  “你呀,发烧晕倒在沙发上,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石歧也不在意,只是抢过她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矿泉水,斟了一杯温水递给伊兰,“才刚好一点,不要喝冰水!”笑了笑就又转头熬粥,“你等一下,很快就可以吃了。”

  伊兰盯着手中带着温度的水,哽咽的感觉再次袭来。不行,伊兰咬了咬下唇,这个男人不属于他。

  “好了,可以吃了。”眼前一碗金银米粥,色泽和营养都搭配很好,还做了几个小菜,银耳拌苦瓜,腌小黄瓜,山药炒党参。

  石岐也坐下,他看起来心情不错,伊兰拿起调羹,有一口没一口吃些。

  “小惠的病好的差不多了,我给她在美国买了房子,以后兮兮……”

  “我知道了,你不必和我说这些。”

  “伊兰,小惠说我和兮兮这阵子多亏了你的照顾,她走之前要亲自谢谢你!”

   “不必了,我吃饱了,先上去睡觉了!”伊兰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放下碗筷,跑上楼去。

  “伊兰!”

  兮兮开门出来就撞上了跑过来的伊兰,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吓了一跳“兰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的兮兮,去美国那天记得通知我,我会让大风送你们过去。到那边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

  “兰姐,你都知道了?”

  “恩,石岐和我说了。”

  “你知道他们是我的父母,都是成年人,做的决定我也没有办法……”

  “我懂,兮兮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休息了。”

  关上门,坐在地上,泪水终于淌了下来。心都纠成一团。迷迷糊糊的上床睡觉。

  ~~~~~~~~~~~~~~~~~~~~~~~~~~~~~~~~~~~

  “琴姐,你好好照顾伊兰,她好像还在发烧,我去那边安顿好小惠,马上回来,这里是退烧药……”

  “好啦,石先生,你都说了5遍了,你就放心吧!”

  “那好,伊兰等我回来!”他在她额头亲了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兮兮转头对着大风道,“看着老爸和兰姐,总有种偶像剧感觉~”

  大风撇了撇嘴,没有吱声。

  ~~~~~~~~~~~~~~~~~~~~~~~~~~~~~~~~~~~~~~~~~~~~~~~~~~~~~~~~

  伊兰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候,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她起身下床还有些眩晕,不过口渴的很,只好撑着去一楼喝水。厨房里没有关灯,伊兰迷迷糊糊的走过去,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子,刚想喝,突然瓶子被抢走。

  “你!”伊兰惊讶的捂住嘴。

  “我告诉过你,发烧不能喝冰水,来,给你!”他递过一杯温水给到伊兰手中,伸手把他拽到怀里,摸了摸她的头,“恩,温度倒是下来了。”

  “你去沙发上歇一下,喝点水,我给你熬粥喝。”他看伊兰半天没有动,还是维持那个动作傻傻地看着他。嘴角勾起,石歧打横抱起她置于沙发上,“乖,等我下!很快就好。”挽起袖子走到厨房开始熬粥。

  伊兰看看客厅里的皮箱,他是真的回来了?

  很快,四菜稀粥摆在面前,伊兰还是没有动,石岐笑着看她“怎么了,发烧傻掉了?还是不合胃口。”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伊兰看着他安静的给他盛稀粥。

  “是呀,我把她安顿好了就过来了,兮兮本来也想一起回来,不过,大风说你答应放他假,所以兮兮就在那边多陪他妈妈两天,那我就先回来了……”

  “来,多吃点儿菜!”说着往伊兰碗里夹了些菜。

  伊兰一下子没有搞清楚状况,“可是,你和前妻不是已经复合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石岐放下碗筷,很古怪的看着她“谁说我们复合了?我们前天就办完了离婚手续。”伊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石岐起身从随身背包里取出了离婚协议书。

  伊兰还是没有明白,“可是那天你明明说去美国买房子……”

  “我是买房子,不过是为了安顿小惠,她的病后期治疗那边有最好的师资,再说兮兮两年内也要去MIT报到,所以就买下一套房子。我和你备过案啦!”

  石岐自己说着突然明白,不由得讪笑道“难道你是以为我要离开你,才会突然生病的吗?”

  伊兰疑惑已解,红着脸转过头道“才,才不是……”

  石岐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抱住她的双腿“伊兰,谢谢你。小惠都和我说了,没有你的话,她早被那个男人打死了,她生病之后那男人就再也没有来过,都是你一直在接济她。”

  “我们已经谈开了,协议离婚,决定共同抚养兮兮。”

  “我回来时候,他们让我一定要把你追到手,我和他们说了,这么好的女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手的。”

  “来,快点喝粥…”

  饭后两人坐到沙发上,石歧抱起她放到自己的腿上,调笑道“其实我是你的男人,把我推给别的女人,难道是在考验我吗?心里一点都不嫉妒吗?”

  伊兰揽着他的脖子,撅着嘴道“当然会不开心,但我知道,她对你们有多重要。”

  石岐心中一震,心里顿时被撑得满满的,再次紧紧拥她入怀,心中满满是感动与震憾。一个计划在心中渐渐升腾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