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十七章 上药

拾感者 刘三十 2399 2016-10-10 22:06:36

  “叩叩”

敲门声传来,伊兰笑着进到石歧的卧室。“换药时间到了!”

石岐脸上一红,难得的扭捏。“等兮兮回来让她给我换吧!”

伊兰神情专注的从医药箱边拿药边说道“大风今天替我参加公司例会,兮兮也跟去,你忘记了?”

再抬头看他时,他一向自信霸气的气场全无,一只手抓紧被单,脸上竟然有些窘迫,这是害羞了?

觉察到这一点,伊兰不禁白眼乱翻,很难想象40岁男人的脸上还会有这种表情。不过,这让她突然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倾身在他耳边吹气道“要不让我……动手脱?”

“不,不用!”石岐慢慢褪下上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有条不紊的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和药膏。这两天伊兰都没有上班,一直在家里照顾他。自从他受伤后,他们的关系又达到了一个新的瓶颈,伊兰看他的眼神有着自责与感激,还有一种他看不懂的东西。这让他着实郁闷,所以他只好继续装病不上班才能赖在她身边,博取同情。

伊兰仔细看着伤口,心里一阵阵翻腾,当时他受伤倒下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她甚至还能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心脏停止跳动的感觉。

好在子弹打穿的地方已经基本愈合,只需要简单处理就好,伊兰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的拿起棉棒小心翼翼的消毒上药,每一个动作都这么细致。她甚至没有注意到,门开了一下,兮兮小脸要进来,看到伊兰正在给他上药,就鬼笑下帮他们带上门。

石岐从镜子里看到她认真细致的表情,她精巧的五官,微微半眯的眼睛,还有小巧饱满的嘴唇,白皙修长的脖颈,一簇卷曲的头发落到他到皮肤,让他突然呼吸一滞,心脏也极速跳动,不敢再看她一眼。

“好了!”

伊兰声音在耳边想起,好似不经意间,用嘴唇碰了下他早已殷红一片的耳垂,这让他心中那根紧绷的铉突的断了。他顺势把伊兰压在身下,贪恋的的看着她宛若少女般美丽容颜,眼中尽是无边的专注与深情的火焰,“伊兰……”

绵长细致的吻落在无数次梦中向往的圣地……。

清晨醒来,伊兰如平常一般下床,却腿一软跌坐在地上。频蹙眉头“难道是昨晚太疯狂了?”不知不觉想起昨夜的欢愉,让她不禁嘴角上扬,脸颊也染上了红晕。原本以为他和老婆离婚至少也有他那方面不行的原因,实际上,智商超群的他在床事上也天赋异禀而且很懂女人,恰到好处的挑逗,高超的吻技,都让伊兰完全不能自己,无法抑制的做了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没有意识彻底昏了过去。

她起身,从床头拿出一支烟,点燃打火机,坐在飘窗上,看着床上褶皱的床单,想起昨日两人的疯狂,这些年她也算阅男无数的,和她上过床的男人也有一打了,伊兰早把这个当做家常便饭了,有时候是为了谈成一笔生意,有时候是为了正好彼此有需要。 她看着这些男人在她身上奋力推进,狠狠的蹂躏她的身体,说实话,并不好受,身体不舒服,更多的是心理上的。那些男人完事之后,有的穿上衣服就走,有的很快呼呼大睡。逐渐的,次数多了,她便从一开始就喝酒,喝到不省人事,麻木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叩叩”敲门声响起,一个小脑袋伸进来,是兮兮。

“兰姐,快点下楼吃饭,老爸做了粥哦!”

“哇塞,你们这么激烈!”兮兮走进来,看着随处扔在地上的外衣内衣,一步步跳着走,生怕踩到。而伊兰就坐在飘窗上,身上仅着的一件真丝睡衣,肩带随意的挂着,身体裸露的地方全是印痕,她此时手中夹着一根烟,静静地坐在飘窗上想心事。

“走吧,兰姐,早点冷了就不好吃了。”兮兮上前拉她,不料伊兰腿一软差点摔倒。

“你这么差劲啊,还是黑帮老大了!你看我老爹,一晚上没睡还这么神清气爽的!”

“你先去吃,我洗漱下就去……”

神清气爽的洗了个澡消除了几许疲惫,伊兰随手拿了件休闲裙穿。走下楼梯时候,石岐还在忙活早餐。伊兰稳稳地坐下盯着他看,这个男人真奇怪,一晚上明明他使得力气最多,为什么还这么神清气爽的,真是让人妒恨。这么想着想着,不由得狠狠的咬了口面前的火腿蛋三明治。

看到她的样子,兮兮坏坏道“我老爸是不是很厉害,昨晚我在这么远都必须要戴上耳机,要不然兰姐你的叫的那么大声,简直比***优声音还销魂……”

伊兰一口牛奶呛到,咳嗽得涨红了脸,“你…吃你的早餐…”

”其实还好了,这男人禁欲久了可不是好事,以前在家里,老妈要是让他碰,他也会这么开心。”

“可是你老妈老爸不是离婚十几年了了吗?”

“是啊!”兮兮满不在乎的说“所以老爹很可怜,又要照顾年幼的我,又要自己解决生理问题,真的……”

“他??”伊兰惊讶道“他需要自己解决吗?可是他真的很厉害吔!”

“你以为我老爸什么人,玩什么yi夜情,他才不咧,得有让他心动的女人出现……”

“那他这10多年都自己解决?”伊兰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这10年他考了2个硕博连读学位,估计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了……”伊兰再次搞不清她说的意思,抬起头来看着忙碌在厨房中的石歧,暗自贴上了可怕学霸的标签。

“还不止这样,他娶了妈妈后就考取了高级厨师证书,一个人伺候妈妈坐月子,然后就是带大我,其实我有时候真的盼着能有个好女人真心待他,他真的,很不容易……”兮兮说到此处声音都有些哽咽。

一时餐厅变得十分安静,两人齐齐看着厨房里的石歧,他正好端着一大碗粥出来,看着二人都看着他,微微一笑对着她二人道“海贝瑶柱菜干粥,美容养颜,你们女孩子秋天喝最滋补了。”

说罢拿起他们两个碗各盛了一碗粥,海鲜的鲜咸味道和菜干清新的味道融合的完美至极,不禁令人食欲大开,伊兰拿起调羹,一口气吃完。便觉得胃里面暖暖的。真的,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粥了。

“谢谢你的早餐,我吃饱了。”伊兰看着他的脸,扬起一个动人心魄的笑容,“我想每天都吃到你做的早餐,不如…不如…”

“老爸,不如我们搬到兰姐这里来住吧,姐姐刚才和我说了,一来你的伤还没有好,二来姐姐说家里的佣人没有你做的饭好吃,姐姐说想每天都吃到。”兮兮接话道。

石歧笑着看她“你也想我搬过来?”

看着他们父女一唱一和,伊兰无奈一笑。修长的手指伸出手拉住石歧的温暖的大手,“是,是我想请你和兮兮搬过来住,你,愿意吗?”

石歧但笑不语,反手紧紧握住伊兰的手。看着他温暖的笑容,瞬时间,一股电流直冲伊兰心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