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二章 机场再次相遇

拾感者 刘三十 2512 2016-09-21 17:24:53

  伊兰急匆匆的赶往机场,今天上午11点飞机飞往意大利,米兰那边已经催了几次说见她本人。一上午公司的会开的她头疼欲裂,一帮专业人士用各国语言的轮流作报告。可怜她从小连英文都没有说好,还要听这些叽里呱啦的鸟语。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像逃也似得急忙出了公司直奔机场。

9:20到达机场,机场VIP候机室,伊兰找了个靠窗位置,叫了一杯Latte悠闲地喝着,心思却转到了米兰那边糟心事上。

这时一个撕心裂肺的哭声引起她的注意,伊兰从窗户望去,咖啡厅门口,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被一个大约15,6岁的女孩子拉住,女孩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此时他低着头耷拉着脑袋看不清样子。

不知为什么,伊兰觉得他们很眼熟。不仅搜索脑海中的人,“是在哪里见过呢? ”

这时候他们旁边也有很多人驻足,议论纷纷,那女人脸色有些挂不住了,小声开口道, “兮兮,你听话,等你找到房子,我会去看你的!”

“你骗人,你走的时候就是这么说,可是10年了,你从来没有来看过我!我们广州的房子也被人霸占了,现在我和老爸来台湾投奔你,你还要扔下我们吗?”说完又嚎啕大哭起来。

伊兰也起身走出VIP室,走近他们。她看着那个站在旁边的男人,越看越熟悉。

这时那男人终于抬头,也一下子拉住贵妇得手,“小惠,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刚下飞机才知道行李被送错地方了,我所有的钱都在里面,大概一个星期才会回来,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

原来是他!伊兰终于想起来。

那女人听他说话,上下鄙夷的看了看他,立刻不耐烦道“这么大人了,弄个行李都能搞丢,这么多年了,你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女儿跟着你也会了这一套一哭二闹!”

男人听她提到女儿,立刻火冒三丈,“要不是你非要离开我们,跟那个男人走,还坚持不要兮兮,她怎么会5岁就没有妈妈!这些年,你有没有尽过一个母亲的责任?”

“我没有?”那贵妇立刻跳起来拔高嗓门,“你还好意思说,一个大男人,明明是教授级别的连个房子都没给我挣来,3口人挤在一间小房子里,我跟你喝西北风啊!”

那男人被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声音也变低“老婆,我错了,可是这两年你过得也不好吧,这些年那个男人也没有娶你!还是和我们一起,三个人一家人总好过……”

她厌恶的打开他伸过来得手“你给我滚开,一身的穷酸味道!我亲爱的今天会从美国回来,给我带香奈儿,你知道这牌子吗,可以顶上你一年的工资!哼!和你在一起?一个书包带儿都买不起!”

正说着,出机口有个高大的男人现身,他身着一身青灰色阿玛尼,脸上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那贵妇看到他,立刻踩着高跟鞋笑脸迎上。那男人看着他们拥抱接吻,脸色难看的很。

他们路过父女身旁时候甚至没有抬一下眼皮,伊兰直直的看向贵妇挽着的那个男人,这个人伊兰恰好认识,应该是已婚人士,怎么会?

突然,那个小女孩不死心,又追上去,他父亲也随后追了上去,伊兰立刻回头对背后保护她的墨镜男子道“赶紧跟过去,别让她出危险!”

自己也随后跟上,拦在亲密的二人之前。两人被吓了一跳,男人认出是伊兰。惊喜道“兰姐你也在?”说罢下意识的挣脱贵妇得手。

伊兰瞅了瞅旁边被墨镜男控制住的父女俩个,对他们一笑,转身对着男子打趣道“小子,不给我介绍介绍,这是你的第几号女朋友?看年纪做你阿姨都够了吧!”上下瞅了贵妇一眼,那女人的确有几分姿色,保养的也不错,不过浓妆艳抹的让人生厌。

“你!”贵妇气的发抖。男子急忙拉住她,使了个眼色。

伊兰走近那男子,凑近她耳边道“你口味越来越重啦,人家老公女儿站在那里,等着一家团聚呢!”说罢用眼神指指父女两个站着的地方。

男子一看去,真的有对父女在含恨的看着他,回头再看贵妇脸色也不对,立刻明白了是怎回事。两个走到一边开始激烈争吵。

伊兰却走到父女两面前,笑容满面伸出手“又见面了,我是伊兰,还记得我吗?” 父女二人对视了下,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娇小的窈窕女子,一身英伦式红色半大斗篷,修长大腿只露出一小节,10寸高的靴子踩在脚下,脸上一个特大号墨镜挂在鼻子上,一头卷曲的大波浪随意洒在身后,平添几许女人味儿。

她摘下墨镜,对父女两眨眨眼,两颊泛出两个梨窝。

“你是,那个女魔头?!!”兮兮惊叹到。

石岐立刻把她护在身后,警惕的说道,“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伊兰没想到他们会这种表情,一下子愣住了,伸出的手尴尬的收回。

这时那边的吵架也有了结论,那男人甩掉贵妇的手,自己上了车。贵妇追着车跑了很久,最后终于摔倒在路边,看热闹的人都叫好。

伊兰在转身间,兮兮和石岐都冲到外面,伊兰也连忙跟着出去。

看着那贵妇面如死灰的表情,兮兮大大的眼睛不断涌出晶莹的泪珠,“妈妈,你没事吧!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一起去美国,我已经被MIT录取了,我们一起重新开始好不好?”

石岐也难过走向前“你就看女儿这么争气的面子上,别走了,我求求你!”

片刻死寂后,那贵妇突然坐在地上哈哈大笑,笑声之悲凉让人心惊,“你们两个,我究竟是作了什么孽?为什么在我最幸福的时候出现,你呀!”

她狰狞的指着石岐“我这辈子最错的就是嫁给你,你懂不懂,你就像一块甩不了狗皮膏药,粘着我,让我无法呼吸,我早已经不爱你了,拜托你能不能有点尊严,像个男人一样转身离开!

“还有你,”她手指着兮兮“你呀,和你爸爸一样,天天粘着我,我都不知道有多烦你们两个,如果没有你,我早就和他离婚了!”

兮兮听到她说话,心感觉被人用锥子凿过一样,流着泪反驳道“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把我打掉?”

“你以为我没有吗?我试过很多种方法就是想打掉你,可是你,就像你老爸一样是块狗皮膏药!!怎么,也死不了!”

兮兮闻言,彻底傻掉,跌跌撞撞的向后退,退到包围的人群后面,伊兰看到立刻吩咐人跟上。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兮兮,她只是个孩子!”石歧拉起她的手愤恨的说道。

“你们两个给我滚,不要在出现我面前!”趾高气扬的摔倒他的手,起身,抬起高贵的头打了辆车,扬长而去。

石岐跪在地上久久不能起来,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他曾以为爱一个人就是一辈子,所以他拼了命的对她好。就算别人笑他老婆奴他都不在意,甚至很多国外邀请他工作,他怕她一个女人在国内没人帮衬,不想两地分居,他都放弃了。

没想到他的付出在她的眼里竟然一文不值。所以她提出离婚,他都死活不同意。他都已经准备好了,等她一辈子,什么时候她不开心了,回来了,说不定就是他们一家团聚的日子。

如今,这是,彻底完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