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暮霭沉沉夜中希

第九章

暮霭沉沉夜中希 杪春 2067 2017-03-26 00:32:46

  阳光撒在两人的身上,这一刻竟是如此美好。双双一见如故,竟会真的发生。

  “还是十分难以置信啊……”韩夜希拉长了语调。

  尹臻鹤似是熟悉了韩夜希有时说话不着五六的方式,只是从鼻尖中发出了了一个音节来表示自己的疑问。

  “只是感叹一下,一见如故竟然真的会发生。”韩夜希并不看尹臻鹤,她抬着头看着天空状似天真地回答道。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对了,你……”尹臻鹤说着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迟疑。

  韩夜希听到他的话转头看向尹臻鹤,脸上有几分催促的神色:“怎么?你想问什么?”

  尹臻鹤摇了摇头说:“算了,其实也没什么事。”

  韩夜希看着尹臻鹤眼中有几分探寻的意味,但她什么也没问。低头看了看表,装作有些慌张地站起了身:“哎呀,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先去找姐姐了。有空再聊啊。”说着对尹臻鹤摆了摆手,就跑开了。

  尹臻鹤看着韩夜希的背影陷入了沉思。顾兰希和顾兰婷的身份绝对有问题,当时想问的便是她们与韩律轩的关系。顾兰婷一眼被林枫瞧上是不是偶然无法得知,但韩律轩明里暗里帮着顾兰希她们自己还是看得出来的。以韩律轩的性子怎会帮着一个陌生的人来拖住林枫?怕不是……

  韩夜希在确保自己跑出了尹臻鹤的视线范围内才慢慢停了下来,慢慢去寻找韩夜婷。

  待的时间太长是自己离开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就是她在怀疑尹臻鹤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尤其是他问自己的那个没问完的问题,大概就是自己和哥哥的关系了。毕竟他护着自己和姐姐的行为太过明显了。身份问题啊,还是不想揭开,毕竟以现在的身份想做点不为人知的事还是很方便的。

  居然会和他一见如故,还真是有些麻烦……他的感觉有时太过敏锐,让自己有些抗拒。尹臻鹤,我们真的能成为朋友吗?

  韩夜希走在路上思考着,完全没有考虑到周围。她迎面撞上了来寻她的韩夜婷。

  “你去哪里了?你知道我找了你很久吗?“韩夜婷看着韩夜希语气有些焦急。

  “我如果不走远的话,那就是个电灯泡好吗?!“虽然韩夜希一如既往地接着韩夜婷的话并开始挤兑她,但韩夜婷还是发现了不对劲。

  “小希,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只是我好像又做错了事……“韩夜希一边笑着一边回答着韩夜婷。

  韩夜婷听后似是叹了口气:“你啊,从小到大犯得错还少吗?“

  说着便拉起了韩夜希往前走。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她还是明显能感觉到小希心里有事,她在这段时间碰见了什么?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没有问出口。

  韩夜希被姐姐拉着往前走,却还在考虑之前的事。和尹臻鹤的熟识真的是好事?

  韩夜希闭着眼任由韩夜婷把她拉着往前走。

  姐姐,谢谢你。

  不管是之前的照顾还是你没问出的问题,十分感谢。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去,韩夜希她们入学也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当初来这个学校选择这个身份也是因为母亲的遗愿,并且也想在这个母亲也待过的地方调查出一些过去的事。但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在这所学校任教的老教师早就忘却了当年是否还有一个叫顾奎烟的学生。

  韩夜希坐在床头,翻看着从日本带回来的日记。她固执地想从里面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但什么也没有。

  日记里面尽是顾奎烟当时的心路历程还有与韩坤易的恋爱过程,基本没有提过别人。就算提到,也是用代号来表示,很难猜到那是谁。

  刚开始她们觉得也许父亲会知道什么,但韩坤易告诉她们自己也不知道。顾奎烟是一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她写日记时所用的代号是随机决定的,有时也许同一个人前后代号都会不同。

  韩夜希看着日记,她已经看过很多遍了。第一篇便是她还在日本的时候暮春时节与朋友去了北海道看樱花,那里面是如云的樱色。她还在里面说她碰见了最为重要的人,那人就是韩坤易。

  那时她还以为自己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人,结果红颜未老先逝。

  韩夜希一边想一边用指间慢慢摩擦着日记的封面。她顺着牛皮封面慢慢往下摸,指间无意识地加大了力气。

  忽然她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在她加大力气后,明显感觉到封面里似乎藏着什么。

  韩夜希想了想后,慢慢把皮质封套取了下来。果然,封套与本子之间夹着两张纸。纸质看起来很有年代感,因为长时间的保存变得有些脆,韩夜希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它们。

  一张上面是陌生的笔迹,上面写着为什么?字体清秀,有很大可能性是一个女人。这个在写字之时情绪十分激动,笔画有些凌乱但十分用力,甚至在写什字时划破了纸张。

  另一张则是顾奎烟的笔迹,开头的名字被划掉了,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中间写着“很抱歉现在才通知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后面便没有再继续写什么了。只留下了满章的对不起。纸张上面有一些泛黄的水渍,大约是泪痕。

  韩夜希似是看见了还是少女的顾奎烟伏在桌边写着信,写着写着便哭了出来。一笔一笔写下了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母亲她是再为什么而道歉呢?明明是要给谁写信吧,为什么要涂掉?她又要通知什么事呢?那个被划掉的名字又是什么?还有另一张纸,明显是质问的语气啊,她想问母亲什么?她和那个被划掉的又是否是同一个人?母亲为什么要把东西藏在这里?

  韩夜希一个人理不出头绪,便起身准备去找韩夜婷。

  韩夜希站在韩夜婷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姐,我可以进来吗?“

  “是小希啊,进来吧。“

  进门后韩夜婷坐在桌边笑着问韩夜希有什么事情。韩夜希简短的说明了原委并把东西交给了她。

  韩夜婷有些震惊地接了过去并开始看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