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七十章 新增一男角,南宫辰风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626 2017-01-05 03:03:39

  第七十章

“休息一会儿我让麒麟送你回去。”孔秋逸把她放在沙发上。

“不比了?”岳玉仙想到刚才的一幕就浑身打颤,万一射出来的飞刀再偏一点她就死在这里了。

“他会认输。”孔秋逸早就算好了一切,他不相信夜森在看到岳玉仙的脸之后还坚持比赛,再想赢也不会拿他梦中情人的性命去做赌注。

“嗯嗯。”岳玉仙叹了口气。

“头儿,刚才季橙来过,夜先生认输。”麒麟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主子厉害他这个做手下的脸上自然带光。

“嗯,一会儿请出去。”孔秋逸点点头。

这时莺带着坐在轮椅上奄奄一息的徐苏乔走了进来。

“头儿,人安全送到。”莺把徐苏乔推到孔秋逸面前,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出去。

孔秋逸面无表情的看徐苏乔一眼,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向徐苏乔脸上泼去。

徐苏乔被水冰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孔秋逸时,眼中浮起水雾。

“别哭啊,我不会安慰女人男人就更不会了。”孔秋逸脊背僵直,徐苏乔跟他混了那么多年流血流汗那么苦都不见他哭过。

“秋逸……”徐苏乔抿抿唇,干裂的唇瓣抖动着发出微弱的声音。

“演什么苦情剧,难受就休息,好了就继续给我做事,少废话。”孔秋逸不自然的看徐苏乔一眼,然后抱着岳玉仙离开。

“麒麟,车钥匙给我,我送她,你回去好好照顾苏乔。”孔秋逸把岳玉仙放到车上,他实在不想回去了,苦情剧的剧情真的不适合他,他就最讨厌那些肉麻的抱歉,真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是。”麒麟把车钥匙递给孔秋逸,车就飞驰出去。

“真是个冷漠的人。”岳玉仙坐在车上不屑的看了看孔秋逸。

“嗯哼。”孔秋逸挑挑眉,并不否认。

很快就到了白家,岳玉仙下车,孔秋逸也没什么回应,只是淡淡的看她一眼然后飞奔而去。

岳玉仙忍住想胖揍他一顿的冲动,一拐一拐的走向孔家。

该死的孔秋逸,不就是徐苏乔回来了嘛,装什么酷?拽什么拽?

就把她丢在山下?好歹要送到山上好不好?

安静的实验室里,安以凝拿起一瓶试液放在酒精灯的火光下仔细观察,晶蓝的液体在火光下发出闪闪的光芒。

安以凝勾起并不适合她这个年纪的艳红色唇,晶莹剔透的手指抚上试管,试管倾斜,尽数液体流在手背上,被液体流过的地方立马变的通红慢慢腐烂。

安以凝看见就只是皱皱眉,仔细的观察。

一个男人拽过她的手,不知何时拿来医药箱,什么都不说,似乎在衬托实验室的静。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你自己做实验。”男人耐心的给她涂药,熟练的动作让安以凝看的有些恍惚。

“南宫辰风,辰风,哈哈。”安以凝用另一只手抚上男人绝美的脸,妩媚的笑着,尖锐的笑声在寂静又宽阔的实验室里显得十分惊悚。

南宫辰风并不说话,静静地给她涂药。

“你说,不让我用我自己做实验,那我用你可好?”安以凝的手从南宫辰风的额头一直向下抚摸。

“好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南宫辰风收起药膏,抓住安以凝向下摸去的手,就要向她亲去。

安以凝收起笑容,冷漠的躲开。

“算了吧,我要让你帮我报复一个人。”

“嗯。”

“你不问为什么?”

“无所谓。”南宫辰风甩甩手,潇洒离去。

还是一样的回答,南宫辰风,我讨厌你永远无所谓的表情,总有一天会把你踩在脚下。

安以凝恨恨的想。

不过南宫辰风不足为患,倒是岳玉仙这个女人,让那么多男人围在她周围看起来有点碍眼啊!

孔秋逸跟她关系好,早晚都会指控她哥哥就是杀害许安琪的凶手,不如早点除掉! “休息一会儿我让麒麟送你回去。”孔秋逸把她放在沙发上。

“不比了?”岳玉仙想到刚才的一幕就浑身打颤,万一射出来的飞刀再偏一点她就死在这里了。

“他会认输。”孔秋逸早就算好了一切,他不相信夜森在看到岳玉仙的脸之后还坚持比赛,再想赢也不会拿他梦中情人的性命去做赌注。

“嗯嗯。”岳玉仙叹了口气。

“头儿,刚才季橙来过,夜先生认输。”麒麟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主子厉害他这个做手下的脸上自然带光。

“嗯,一会儿请出去。”孔秋逸点点头。

这时莺带着坐在轮椅上奄奄一息的徐苏乔走了进来。

“头儿,人安全送到。”莺把徐苏乔推到孔秋逸面前,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出去。

孔秋逸面无表情的看徐苏乔一眼,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向徐苏乔脸上泼去。

徐苏乔被水冰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孔秋逸时,眼中浮起水雾。

“别哭啊,我不会安慰女人男人就更不会了。”孔秋逸脊背僵直,徐苏乔跟他混了那么多年流血流汗那么苦都不见他哭过。

“秋逸……”徐苏乔抿抿唇,干裂的唇瓣抖动着发出微弱的声音。

“演什么苦情剧,难受就休息,好了就继续给我做事,少废话。”孔秋逸不自然的看徐苏乔一眼,然后抱着岳玉仙离开。

“麒麟,车钥匙给我,我送她,你回去好好照顾苏乔。”孔秋逸把岳玉仙放到车上,他实在不想回去了,苦情剧的剧情真的不适合他,他就最讨厌那些肉麻的抱歉,真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是。”麒麟把车钥匙递给孔秋逸,车就飞驰出去。

“真是个冷漠的人。”岳玉仙坐在车上不屑的看了看孔秋逸。

“嗯哼。”孔秋逸挑挑眉,并不否认。

很快就到了白家,岳玉仙下车,孔秋逸也没什么回应,只是淡淡的看她一眼然后飞奔而去。

岳玉仙忍住想胖揍他一顿的冲动,一拐一拐的走向孔家。

该死的孔秋逸,不就是徐苏乔回来了嘛,装什么酷?拽什么拽?

就把她丢在山下?好歹要送到山上好不好?

安静的实验室里,安以凝拿起一瓶试液放在酒精灯的火光下仔细观察,晶蓝的液体在火光下发出闪闪的光芒。

安以凝勾起并不适合她这个年纪的艳红色唇,晶莹剔透的手指抚上试管,试管倾斜,尽数液体流在手背上,被液体流过的地方立马变的通红慢慢腐烂。

安以凝看见就只是皱皱眉,仔细的观察。

一个男人拽过她的手,不知何时拿来医药箱,什么都不说,似乎在衬托实验室的静。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你自己做实验。”男人耐心的给她涂药,熟练的动作让安以凝看的有些恍惚。

“南宫辰风,辰风,哈哈。”安以凝用另一只手抚上男人绝美的脸,妩媚的笑着,尖锐的笑声在寂静又宽阔的实验室里显得十分惊悚。

南宫辰风并不说话,静静地给她涂药。

“你说,不让我用我自己做实验,那我用你可好?”安以凝的手从南宫辰风的额头一直向下抚摸。

“好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南宫辰风收起药膏,抓住安以凝向下摸去的手,就要向她亲去。

安以凝收起笑容,冷漠的躲开。

“算了吧,我要让你帮我报复一个人。”

“嗯。”

“你不问为什么?”

“无所谓。”南宫辰风甩甩手,潇洒离去。

还是一样的回答,南宫辰风,我讨厌你永远无所谓的表情,总有一天会把你踩在脚下。

安以凝恨恨的想。

不过南宫辰风不足为患,倒是岳玉仙这个女人,让那么多男人围在她周围看起来有点碍眼啊!

孔秋逸跟她关系好,早晚都会指控她哥哥就是杀害许安琪的凶手,不如早点除掉!

【新增一个男角色,南宫宝宝,你们猜他是好是坏?会不会喜欢我们的小仙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