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六十六章 我让你吻我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1914 2016-12-19 18:07:13

  “头儿,夜先生住进了您的对面。”麒麟把自己看见的禀告给孔秋逸。

“嗯。”孔秋逸看了看对面的楼,只见夜森对着他摆了摆手。

“把帘拉上。”孔秋逸一脸阴沉,对着麒麟吩咐。

他最讨厌的就是被监视。

麒麟应声,走到落地窗前把帘拉上。

“他是谁?”岳玉仙并没有看见夜森的长相,也不知道为什么孔秋逸不让她的脸给那个男人看。

“夜门的。”孔秋逸坐下来,接着吃面。

“什么门?”

“黑夜的夜,夜门!”孔秋逸把一口意面吸进嘴里,耐心的解释着。

“是你对手吗?”岳玉仙看了看她那碗意大利面,孔秋逸还真是厉害,门都被踢坏了还有心情吃东西。

“不是,只要不招惹世纪,我就没有对手。”孔秋逸淡淡的说,他是不会去闲的没事挑事情。

“哦哦!”岳玉仙点点头,她以前是听安以歌说过世纪这个名字的,只不过一带而过并不了解,没想到世纪竟是孔秋逸的公司。

“头儿。”麒麟突然凑到孔秋逸身边,低下头跟他说了什么。

孔秋逸勾了勾唇,一抹妖艳的笑容。

“看来今天是要搞点事情。”孔秋逸放下筷子,看向沙发方向。

岳玉仙又陷入蒙圈。

刚才不是还说她不是外人吗?怎么发生事有不告诉她?

“艾薇儿,去洗澡,睡觉。”孔秋逸拉过岳玉仙的手臂,把她往洗手间里推。

“你……”岳玉仙听到孔秋逸这个称呼先是皱皱眉,他最近不一直叫她岳玉仙的么?怎么又变艾薇儿了?

还是就是,洗澡睡觉是什么鬼?他不是要送她回白家吗?

“听话,洗澡睡觉。”孔秋逸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语气温柔,充满了诱惑。

“……”岳玉仙满脸黑线,这人又抽什么风?

她一脸不情愿,可孔秋逸坚持把她推了进去还说什么她不洗他就帮她洗的话,吓得岳玉仙赶紧关上了门。

不一会儿,岳玉仙揉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却看见孔秋逸堆满笑意的守在洗手间门口。

她心又一慌,他又想干嘛?

“洗完了?”孔秋逸走向岳玉仙,修长白皙的手指摸了摸岳玉仙湿湿的头发。

“……”这还用问?

“孔秋逸,你怎么了?”岳玉仙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他从刚才开始就不太正常,麒麟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很好啊!”孔秋逸放下岳玉仙的头发,手从她的脖颈一路下滑,锁骨,手臂直到腰。

“!!!”岳玉仙颤了颤身子,眸光闪烁的看着他,完全不懂他的意图。

孔秋逸搂过岳玉仙的腰,低下头啄了一口她粉嫩的唇瓣。

岳玉仙的大脑刷的一下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

孔秋逸又搂紧,低下头,唇彻底压在岳玉仙的唇上面。

“……”

孔秋逸并不会接吻,他甚至从没接触过这种东西,他以为所谓的接吻就是嘴对嘴。

就像此刻,他的唇贴在岳玉仙的唇上蹭了蹭,然后就离开了。

岳玉仙若有所思的舔了舔嘴唇。

“孔秋逸,你可真是个宝。”岳玉仙哭笑不得的看着孔秋逸。

“?”孔秋逸本想离开的,听见岳玉仙的笑声,转过头疑惑的盯着她。

“美味。”岳玉仙是指的孔秋逸的嘴,刚才他亲下去,那触感凉凉的软软的很湿润就像是,额,果冻?

“?”孔秋逸还是不懂,什么美味?

“好好学习吧!”岳玉仙噗嗤一笑,转身进了一个房间。

孔秋逸反应过来,立刻追上岳玉仙,把门关上。

房间里的岳玉仙惬意的躺在床上,一点都不想刚刚被强亲的人。

“说吧,什么意思?”孔秋逸把岳玉仙从床上拽起来,就像是牙牙学语的孩子,打破砂锅问到底。

“如果我没猜错你刚刚是想接吻吧?”岳玉仙倒也不恼,带着笑容问他。

“……”孔秋逸皱皱眉,还是点了一下头。

“那男人在这里安装监视器了?”岳玉仙问道,从刚才孔秋逸突然亲她,她就明白了是为什么?

一定是刚才那个男人安装了监视器,孔秋逸为了做戏给他看。

“嗯。”孔秋逸意外岳玉仙居然知道了是为什么,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刚才的行为他是不会做的。

“你刚刚那个根本不是接吻,就是亲亲,我以前跟允儿可是经常做的。”岳玉仙笑了笑,又躺在了床上。

孔秋逸不甘心,感觉他好像被岳玉仙嘲笑了。

嘲笑???

这是属于他孔秋逸的词语???

“你教我。”孔秋逸又把岳玉仙拽起来,认真的看着她。

“教你?”岳玉仙惊讶的看着孔秋逸,这个要怎么教?

“你吻我。”孔秋逸把嘴凑到岳玉仙嘴边,就像是送上嘴的肥肉。

“……开什么玩笑?”岳玉仙脸红的推开,她又不喜欢他,怎么可能会吻他。

“我帮你离婚。”孔秋逸试探的说,岳玉仙应该会想要离婚吧!

“!!!”岳玉仙惊讶的看向孔秋逸,只要离婚,她就不用看见白哨寒,那个让她厌恶的人。

“别发呆,我让你吻我。”

岳玉仙翻个白眼,当初她抱他的时候他都那么脸红,现在说这种露骨的话居然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难道他的脸皮又厚了?

“快点。”

岳玉仙视死如归的把唇贴到孔秋逸的唇上。

冰冰凉凉的触感意外的舒服,贴合着孔秋逸身上自带的奶香,她用舌头撬开孔秋逸禁闭的牙齿……

“我靠,接吻的时候要伸舌头?”孔秋逸的舌尖刚跟岳玉仙的舌尖触碰时,孔秋逸刷的站了起来。

“嗯……”岳玉仙嗯了一声便倒在床上,沉沉的睡过去。

“喂,睡着了?”孔秋逸看了看岳玉仙,深吸一口气。

他的气味真的有那么催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