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六十四章 孔老病了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948 2016-11-26 17:34:02

  “秋逸,孔秋逸!”岳玉仙用手在孔秋逸眼前晃了晃,怎么她做个饭他就又走神了?

“嗯?”孔秋逸回过神呆呆的看向岳玉仙。

“虽然不知道你这么早吃饭是什么毛病,给,我可以睡觉去了吧。”岳玉仙把一碗面条递给他,然后张着哈又倒在了沙发上。

孔秋逸端着那碗面条微微发愣,面条做的很简单,挂面和荷包蛋,是他喜欢的,他并不喜欢吃什么山珍海味,所以在法国他吃的大多都是面,吃了那么多年竟没吃腻。

“莺……”孔秋逸把面放到桌子上,吃了两口低声呼唤。

“在。”黑色的身影立马跳了出来。

“会做饭吗?”孔秋逸擦擦嘴,看向他。

“不会。”莺愣了一下,随机摇摇头,他进入世纪之后进行的培训各种各样却独独没有做饭这一项。

“世纪里谁会做饭?”孔秋逸深吸一口气。

“……只有执行长。”执行长是徐苏乔的职位,除了孔秋逸世纪里的所有人都叫他执行长。

“……”孔秋逸抚额,是他的错,当初世纪招人他要求的其中一条就是不能会做饭,所以身边就只留了徐苏乔这一个会做饭的。

看来他没了徐苏乔还是万万不能啊……

“对啊,徐苏乔去哪儿了?”岳玉仙盘起腿坐在沙发上看向孔秋逸。

“你没睡?”孔秋逸哀怨的看一眼岳玉仙,不睡觉听他们的悄悄话。

“还不多亏了你?”岳玉仙瞪孔秋逸一眼,仿佛眼神在说:大半夜叫人给你做饭,哪还能睡的着?

孔秋逸不吭声,接着吃面条。

“徐苏乔呢?他要是在这儿我就不用半夜被提起来给你做饭了。”岳玉仙不满的撇撇嘴。

“死了。”孔秋逸简洁的回答,他是真的不知道他死没死。

“!!!死了?”岳玉仙激动的站起来,前天在医院看见他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难道是给孔秋逸完成任务的时候……

“真是的,莺,去看看徐苏乔死没死?”孔秋逸烦躁的扔下筷子,昨天孔姝颖还一个劲给他打电话哭天喊地的让他把徐苏乔放出来。

“可是,那就只剩下麒麟了。”莺犹豫,头儿把徐苏乔关起来就已经处于危险中了,这时他再离开,麒麟一个人保护不了头儿啊!

“你还怕我会被抓走?”孔秋逸瞪向莺,他这是太久没行动看来他的手下都小看他了。

“不是,我这就行动。”莺赶紧摇摇头,就马上跳出阳台。

于是岳玉仙就又看了一场真实的跳楼这可是24楼啊,就这么跳下去……

“你们都把窗子当成门吗?”岳玉仙深吸一口气,不可思议的看向孔秋逸。

“那样会比较快。”孔秋逸淡定的说,飞下去当然要比坐电梯快啊!

“……”岳玉仙沉默,真是任性。

百货大楼

“先生,需要点什么?”林允儿跟剧组辞职之后就来到了百货大楼打工,足够养得起自己。

“这个。”安以歌看也没看林允儿,从衣架上拽下一件男士衬衫扔给她。

“先生,你穿几码的?”林允儿点了点头。

“领围44。”安以歌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说完向林允儿的方向看去,愣住。

“好的,先生稍等。”林允儿做出个请坐的手势就要去找衣服。

刚转过身,胳膊就被拽住,向后猛的用力就跌入了一个清凉的怀抱。

“林允儿,你不认识我?”安以歌附到林允儿脸颊旁,轻声说道。

“你你你,安以歌?”林允儿感觉男人温热的气息喷到自己的脸上,唰的推开,看见男人把墨镜摘下才认出原来是安以歌。

“啊!好失败,就算戴着墨镜跟口罩你也应该认出我来才对吧,难道我的下颚骨不英俊吗?”安以歌摸着自己的下巴,一副你作为我的忠实粉丝居然认不出来戴上墨镜和口罩的我。

“嘁,要是我全副武装你能认出来?”林允儿嫌弃的把衬衫扔到安以歌头上,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能啊!”安以歌把衬衫拿下来,轻笑一声坐到林允儿旁边。

“走,吃饭。”林允儿把衬衫交给另一个店员,拉着安以歌的手臂出去。

“喂,你怎么看见我就想吃啊?除了吃还会干什么?”安以歌瞪着林允儿,每次遇见她没聊一会儿就拉着他去吃饭,真是无奈了……

“额……还会饿。”林允儿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然后回答。

“……”安以歌无言以对,任由林允儿拉着自己。

“嘿,仙儿!”林允儿看见岳玉仙的时候下意识的松开了安以歌,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那气氛活像是捉奸在床。

“嗨,允儿,吃饭去吗?”岳玉仙打了个招呼,看了看林允儿旁的安以歌问道。

“嗯,一起吗?”林允儿点头,看向安以歌。

而安以歌愣愣的瞅着岳玉仙,想念愧疚还有爱意混合在一起。

“不了,我吃过了,我是想还他一件东西的。”岳玉仙对着林允儿笑了笑,走到安以歌面前把手中的礼品盒递给他。

“这个是?”安以歌愣了一下随即接过。

“天使羽衣,你曾说过要送给你最爱的女人,我想我没法承受也没资格承受。”

安以歌看向岳玉仙,她没有一点伤心,一点都没有,他难道一点都不重要吗?他对于她就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吗?

“天使羽衣一生只有一个主人,既然你不要,那就丢掉。”安以歌把礼品盒扔在垃圾桶旁边垂着头,散碎的头发挡住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他一顿一顿的离开,是啊,他能怪谁呢?是他不要她了?是他来晚了让白哨寒先遇到了她。

“仙儿……”林允儿看着安以歌的背影想追出去可是,那真的很卑鄙。

“允儿,去追。”岳玉仙看向林允儿,微微一笑。

“可是……”

“追啊!”岳玉仙打断林允儿的话,目光坚定,这一刻她与安以歌到此结束,再见便是朋友或,陌生人。

孔秋逸靠在服装店门口吃着棒棒糖,悠闲的看着岳玉仙的背影。

“看够了?”岳玉仙转过头就看见孔秋逸看戏的姿势,走过去。

“偶像言情剧。”孔秋逸吐出棒棒糖,扔在一旁的垃圾桶旁里。

岳玉仙刚要说什么就听见孔秋逸手机震动的声音。

孔秋逸慢悠悠的掏出来,看了一眼就按了挂断。

“不接吗?”岳玉仙看了看,问。

“接不接都无所谓。”孔秋逸把手机放到口袋里,赶走两步就又开始震动起来。

岳玉仙以为他又会挂掉,结果孔秋逸看见来电显示妖媚一笑接了起来。

“老头儿……”老头儿?老头儿是谁?

“就算他死了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吧?”说着说着孔秋逸的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好”他挂断电话,满脸的深沉。

岳玉仙看了看孔秋逸有些僵硬的脊背并没我说话。

“孔家,要去吗?”孔秋逸转过头,怔怔的看着岳玉仙。

孔秋逸的眼神有些无助,眼神空洞。

“……我去干嘛?”岳玉仙看着孔秋逸那双无助的眼神,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去孔家的话应该是家事,她去不合适。

“嗯,我叫麒麟送你回家。”孔秋逸点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

“……好。”岳玉仙点头,跟着传说中的麒麟走。

突然,岳玉仙停下来,跑回孔秋逸旁边。

“怎么了?”孔秋逸有些意外,她怎么又回来了?

“我跟你去吧!”岳玉仙说,孔秋逸跟孔家的关系那么不好,再回去一定会跟他们打起来,到时候孔秋逸一个激动拧断他们的脖子怎么办?想想就可怕,她还是跟着好了,万一孔秋逸情绪激动她也可以阻止。

“嗯。”孔秋逸也不问什么。

一路无话,临下车,岳玉仙明显感觉车内的气氛冷了下来。

孔家是北京传统的四合院,岳玉仙跟孔秋逸进去,一个老人就对着他们鞠了一躬什么话也没说,做出了个请的手势就在前面给他俩带路。

“老三,你来啦!”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门中跳出,激动的抱住孔秋逸。

岳玉仙睁大眼睛,这老头谁?居然叫孔秋逸老三居然抱他?

“哎,老三,别那么严肃嘛!”白发老人放开孔秋逸。

“有什么事快说。”孔秋逸并不听白发老人的话,向房间里望了望,就看见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孔老。

心里也猜了个差不多。

“秋逸。”孔秋禹从房间里出来,一副忧郁的样子看着他。

“呦,这不是叱咤风云的孔先生吗?怎么倒在床上了?”孔秋逸忽然换上嬉笑的表情,走到孔老旁边,嘲笑道。

“岳玉仙?你怎么来了?”孔秋逸从岳玉仙面前走过,孔秋禹这才看见了在孔秋逸身后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岳玉仙。

岳玉仙尴尬的笑了笑,不知如何回答,难道要说我是怕孔秋逸拧断你们的脖子才很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