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六十三章 那些年的孔秋逸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521 2016-11-13 18:34:55

  “无可奉告。”孔秋逸又重复一遍,不耐烦的乱翻书页。

“嗯,我自己查。”岳玉仙点头,她不逼孔秋逸,毕竟这并不管他的事没必要扯上他。

“回去吧。”孔秋逸把报纸合起来,一瞬不瞬的看向岳玉仙。

他也没想到岳玉仙会放弃问他,她似乎越来越能理解他了。

“十点多了。”岳玉仙看了看手机,不情愿离开,她讨厌白哨寒连家里白哨寒的气息也讨厌。

“莺,送岳小姐回去。”孔秋逸对着客厅说了一声,一个黑衣人就跳了出来恭恭敬敬的现在岳玉仙面前。

“他从哪里出来的?”岳玉仙左右看了看,她怎么没看见这个叫莺的人从哪里出来的,难道孔秋逸强大到可以控制鬼神了?

“那里。”孔秋逸瞪岳玉仙一眼,指了指阳台。她这个小脑袋里不会又想象什么鬼神的东西吧!

“孔秋逸,你赶我走?你不爱我了……”岳玉仙撅起嘴撒娇。

“我什么时候不爱……”孔秋逸皱眉,下意识就说了出来。

岳玉仙笑了笑,蹭到孔秋逸旁边“你真爱我啊……”

孔秋逸顿时冷了脸,甩下报纸就走了。

该死,他居然说他爱她 (▼ヘ▼#),失误,绝对的失误。

“噗!”莺看主人这个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他印象里孔秋逸总是一副冷漠的样子,没想到还可以看到他这么吃瘪的表情。

“你休息去吧,我不回去。”岳玉仙满眼微笑。

“主人要求我送你回去。”莺恢复冷冰冰的脸,机械般重复孔秋逸的话。

“他就一纸老虎,不用怕,快去休息的吧!”岳玉仙努努嘴。

“请岳小姐不要为难我。”莺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孔秋逸……”

“别管她。”果然,孔秋逸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岳玉仙勾唇一笑,果然没错他吃软不吃硬。

“是。”莺鞠了一躬,下一秒就消失在了夜空里。

半夜,孔秋逸刚躺在床上还没睡熟,就突然感到身旁的床一塌。

他汗颜,居然忘记锁门了……

“晚上好。”岳玉仙躺在孔秋逸声旁,咪咪眼,很享受的样子。

“好个鬼,出去。”孔秋逸坐起来,拿起一旁的遥控器顿时整个房间灯火通明。

“喂,你这里就一个房间,你不会让我去睡客厅的沙发吧?”岳玉仙死死的抓着被子。

“如果是白哨寒你也会爬上他的床?”孔秋逸冷着脸,冷色调的灯光下显得跟加冷漠。

“……”岳玉仙沉默。

“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是不是我对你太好让你忘记了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孔秋逸从床上下来,把睡袍又系了系。

“……我只知道你是个缺爱的人。”岳玉仙也下床,隔着床站在孔秋逸对面。

“我不需要。”孔秋逸听到岳玉仙的话心头一颤。

“随你。”岳玉仙撇撇嘴,她只是觉得利用他而不回报这样很卑鄙,孔秋逸又不缺什么所以她才想给他温暖,既然不需要她也就没必要非要对他好。

孔秋逸听着岳玉仙关门的声音,心陡然一降,他摸摸额头“孔秋逸,你就是自作自受。”

岳玉仙在沙发上睡的香甜,而后者则一夜未眠

第二天两点

“起来,做饭。”孔秋逸把岳玉仙提起来,就往厨房走。

“呀,你有病吧,才几点就做饭?还有就是为什么是我做饭?”岳玉仙模模糊糊中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的电子表,挣脱开孔秋逸。

“我每天都是这个点吃饭。”孔秋逸一脸平静丝毫没觉得这个点吃饭不好。

“那是你的自由,你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岳玉仙伸了个懒腰,想回到沙发上继续睡。

孔秋逸揪着岳玉仙的衣领又把她带到厨房。

“我不会做饭。”孔秋逸闷闷的说,他什么都会唯独做饭。

“那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岳玉仙拢了拢睡衣,鄙夷的看着他。

那么小就独自去法国了,怎么会不会做饭。

“有苏乔。”孔秋逸简洁明了。

“那徐苏乔呢?”岳玉仙撇嘴,话说徐苏乔不是跟孔秋逸是连体婴儿吗?怎么自从她来就没看见他?

“他……”孔秋逸皱皱眉,徐苏乔活没活着他都不知道!苏乔这次办事实在不周居然都他亲自出面杀人肯定是要狠狠惩戒的,世纪的惩罚一向都很严厉还真担心他出来的时候半身不遂。

看来需要再找一个贴身手下做备胎了。

“他不在你就自己煮泡面吧。”岳玉仙张哈,走到沙发上躺下来。

“……”孔秋逸看岳玉仙一会走到厨房打开一袋泡面。

然后用锅烧水,看着慢慢热起来的水开始愣神。

回过神来的时候水已经快烧干了,他连忙又加上水继续烧。

“我来吧,看你那连煮面都不会的样子。”岳玉仙盯孔秋逸好一会儿了,开始她是怕孔秋逸一不小心把厨房给炸了,后来看他熟练的样子心默默的抽搐了一下,他没有强大的时候在法国就只能吃泡面生活吧!

“我会煮的。”孔秋逸愣了一下,小声说。

“在法国吃了几年的泡面怎么可能不会煮呢!”孔秋逸凄惨的笑了,一想起在法国的日子他就怕的不行。

那时的他身上就只有他奶娘临死前给他的几百块钱,被孔夫人送到法国之后没人管他,没钱买面包没钱穿衣服两年之后他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被一个好心的法国人收养了。

可惜的是那个法国人家里也不富有,但是还是给了他许多温暖的,可最终还是他太单纯了,那个法国人没养他几个月就把他卖了,人贩子早早把他打起来让他去街上行乞,如果没有讨到钱就对他进行毒打。

后来他13岁那年遇见了徐苏乔,他看徐苏乔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于是就递给他一块他一直舍不得吃的面包。

徐苏乔醒了之后看见孔秋逸被人毒打,因为是救命恩人,他一冲动,一把抓起一旁的长刀捅向人贩子

孔秋逸被打的已经麻木看到那个人贩子汩汩流出的鲜血面无表情,捡起那把刀走到那个人贩子面前捅了一刀又一刀,许久人贩子已经不成人样,他站起来走到已经被吓傻的徐苏乔旁边,沙哑着嗓子说“走。”

那是徐苏乔听他说的第一个字,长期以来他每次跟他说话他都点头或摇头。

他从人贩子那里出来时满身的血,路过的法国人都躲他远远的,他走在前面,徐苏乔哆哆嗦嗦的跟在后面,他以为孔秋逸是漫无目的的走着没想到他走到了一个赌场,他走到一个赌桌面前把徐苏乔往前一推用不太流利的法语说“我押他。”

赌场老大一看他浑身的血再看看他稚嫩的脸上那一丝狠厉,竟同意了。

孔秋逸带着赢来的一千万欧元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枪,他这一天杀了当初收养他后来又把他贩卖的那个法国人,杀了他当初万般恳求都不肯给他一块面包活命的面包店老板,杀了曾经在他行乞时吐他口水的流浪汉……

徐苏乔一直跟在他后面看他杀了一个又一个人傍晚他杀完最后一个人之后转过头若无其事的看向徐苏乔。

徐苏乔被吓的一哆嗦,他都杀完了?那是不是该杀他了?

徐苏乔吓得闭上了眼睛,等来的不是冰冷的子弹而是孔秋逸抚上来的手“我叫孔秋逸。”

当初建立的世纪公司从只有他们两个人变成了上千万的特种兵,他们遍布在世界各处,不与国家作对也不与黑社会作对但却是这两个组织都不敢惹的特殊集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