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六十一章 我喜欢抱着你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468 2016-10-05 18:04:01

  “以歌呢?”岳玉仙静静的看着窗外,似乎是在问他也似乎没有问。

“忘了他吧。”孔秋逸看了看岳玉仙,把她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他不要我了啊……”岳玉仙悲凉的一笑,不知为何她一点都感觉不到伤心,只有隐隐的不舍,难道她根本就不喜欢安以歌?

孔秋逸不说话,他不会安慰人。

“孔秋逸,你看看我。”岳玉仙满脸笑意看着孔秋逸。

“?”孔秋逸挑眉,不明所以。

“我是让你看我以后会怎么样。”岳玉仙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奇的问。

“……”孔秋逸瞪她一眼,拿起桌上的报纸“我不会算命。”

“你不是会读心术吗?”岳玉仙坐到孔秋逸旁边不依不饶的追问。

“读心术不是预知未来,我只能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不能知道你将来发生的事。”孔秋逸无奈,敢情她把我看成算命的了……

“唉!”岳玉仙叹口气,突然抱住了孔秋逸。

突然的拥抱让孔秋逸慌了手脚,岳玉仙现在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让我抱会儿。”岳玉仙紧紧的搂着孔秋逸的腰,头还在他的胸口上蹭了蹭。

“你有病了?起来!”孔秋逸被岳玉仙环着根本抽不出手来推开她。

“我本来就生着病呢,乖,让我抱一会儿。”岳玉仙搂着孔秋逸一脸的满足。

“……”孔秋逸苦着脸,他对女人过敏啊!!!

“上次在陵园抱你的时候我就感觉好舒服。”岳玉仙闭上眼闻着孔秋逸身上的气味,没有以歌身上那种刺鼻的香水味也没有医生身上的药水味而是那种淡淡的奶香味。

孔秋逸一脸惊恐,原来是早有预谋,这女人怎么这么流氓,连同性恋都不放过(T_T)

“孔秋逸,抱着你就像是抱着我爷爷。”岳玉仙闭着眼,感觉着孔秋逸温热的气息,他的温暖像极了爷爷让人安心。

“……”孔秋逸嘴角抽搐,爷爷?

他有这么老?像一个老人?

“待够了就放开我。”孔秋逸静默,任由岳玉仙抱着自己。

“谢谢。”岳玉仙说完就闭上眼沉沉的睡过去。

“……”孔秋逸低头看一眼岳玉仙,然后头倒在一边闭上眼睛。

(门外)

孔秋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病房内的场景,他这个不近女色的弟弟居然抱着白哨寒的妻子?

“首长不进去吗?”徐苏乔不明所以的看着孔秋禹,他这个表情是看见鬼了吗?

“苏乔,秋秋秋逸不是不来医院吗?”孔秋禹一把握住徐苏乔的手紧张的问。

“是不来的,后来岳小姐住院了,白哨寒让秋逸来照顾她。”徐苏乔如实禀报,白哨寒的委托只是个借口,如果秋逸不想来的话谁都不能那他怎么样。

“那,哨寒跟岳玉仙有没有要离婚的征兆?”孔秋禹点点头,随即又问。

孔秋逸喜欢女人他是很高兴的,可是朋友妻不可欺,不能让秋逸当第三者啊!

“岳小姐是很想离婚的,只是白哨寒……”徐苏乔皱皱眉,孔秋禹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别人家的婚姻状况了?难道……

徐苏乔赶快打开病房的门,就看见沙发上岳玉仙躺在孔秋逸的怀里睡的一脸安详。

“嘘!”孔秋禹抑制住徐苏乔要冲上去叫醒他们的动作,把他又拉出门外。

“秋逸跟岳玉仙不是那种关系的,一定是情不自禁,呸!不是的,首长你听我解释。”徐苏乔憋红了脸焦急的解释。

“说什么呢?发生什么事了?”孔秋禹按住徐苏乔的肩膀不让他激动。

“……”徐苏乔听见孔秋禹的话愣在那里。

“秋逸不在这里啊,帮我跟岳玉仙说一下祝她早日康复,那我就走了啊。”孔秋禹满脸笑意拍了拍徐苏乔的肩膀就离开了。

徐苏乔看着孔秋禹离开的背影,看来孔秋禹是真的很宠秋逸啊!

“培养你这么久,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这么low”孔秋逸把门关上,双手插兜。

“你什么时候醒的?”徐苏乔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孔秋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孔秋逸淡淡的看孔秋禹的背影一眼,岳玉仙趴在他身上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那为什么不解释?”徐苏乔眉头紧锁,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孔秋逸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会相信我的解释?”孔秋逸翻了个白眼,别人的手下都是越来越聪明而他的是越来越笨……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毫不掩饰。”徐苏乔哀怨的看一眼孔秋逸小声叨咕,他每天为他担惊受怕结果人家还嫌他笨。

“……”孔秋逸一记鹰眼瞪过去,徐苏乔赶紧闭上了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倒是想放呢,你让?”

“徐苏乔,你最近话很多啊。”孔秋逸瞪着徐苏乔,看来最近他没管徐苏乔,他皮又痒痒了……

“没有没有。”徐苏乔警惕的看着孔秋逸“是世纪。”

徐苏乔吞了吞口水继续说“世纪里有人在香港惹事了。”

“在哪儿惹事不好非要在香港,警察?”孔秋逸咬牙,偌大的世界也就只有香港他没有势力,结果还专挑香港。

“夜门。”徐苏乔看一眼孔秋逸。

“惹谁不好非要惹夜门!”孔秋逸深吸一口气,夜门他不是斗不过而是夜门的人就像是小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也正是他不选择香港的理由。

“我去除掉他们?”徐苏乔说。

“嗯,不要惊动夜门的人,在他们经受严刑拷打之前除掉,可不能让我的人受到一丝痛苦。”孔秋逸转了转左手的尾戒,皎洁一笑。

“……”徐苏乔点头,转身离开。

(晏国)

晏轻璇蹲在马桶旁不停的拍打着胸口。

晏爵冲进来,一把抓住晏轻璇的手腕,一手掐住晏轻璇的脉搏。

“哈!我就说你最近怎么那么不对劲。”晏爵夸张的笑一声,一脸嘲讽的看着她。

“说什么呢!”晏轻璇站起来甩开他的手,在镜子前整理头发。

“说什么?你自己不会没感觉,要是让爸妈知道……”晏爵还没说完就被晏轻璇捂住了嘴。

晏轻璇瞪晏爵一眼,出门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把门关上。

“这事不用你管。”晏轻璇被晏爵盯的心虚的低下头。

“这是药,吃完后不会有任何副作用。”晏爵有些不忍的看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片胶囊递给她。

“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晏轻璇气愤的抓过胶囊扔进马桶里。

“难道你想留着他?”晏爵抓住晏轻璇的肩膀,狠狠的瞪着她。

“这是我的孩子为什么不留着?”晏轻璇理所当然的说。

“呵,你想九个月后带着这个野种去找他的爸爸?”晏爵冷笑。

“不用你管。”

“你觉得就算你生下他的孩子会有什么用吗?他爱的永远的都是芭莎。”晏爵指着晏轻璇恨铁不成钢的说。

“爵儿,怎么了?”晏王后敲了敲门,用轻柔的声音问道。

虽说晏爵跟晏轻璇总是明争暗斗的,可是从不会真正的打骂。

“没事。”晏爵开门,火冒三丈的离开。

“我明天回中国。”晏轻璇看一眼晏王后捂着胸口离开了。

晏王后愣在原地,她居然生出这么两个脾气暴躁的儿女(T_T)

晏轻璇坐在床上喘着气,怀孕的人果然不适合运动,才爬了几层楼梯就开始喘。

她捂着肚子欣慰的笑了笑“孩子,你说你爸爸会不会因为你爱上妈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