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六十章 玛索居然比我还渣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981 2016-10-01 22:14:43

  “夜先生,这是今天的报纸。”季橙把刚买来的报纸递给夜森。

这是他这几年来的习惯,每天都要看报纸,看看自己登的寻人启事有没有什么线索。

“娱乐新闻?”夜森皱着眉,指着玛索放大的脸给季橙看。

“嗯。”季橙波澜不惊的点点头。

“我第一眼看见的应该是我的寻人启事,去给报社打电话。”夜森不满的嘟囔着。

“这里是北京不是香港,首席要求低调。”季橙依然是一脸平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夜森撇嘴,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前几年他找初恋情人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低调?

“玛索,好家伙,他比我还渣啊。”夜森看了看玛索的那条新闻,忍不住笑起来,这是得罪了谁,竟然把生平所有负面新闻都聚在一起诋毁他,还有图有真相,这不是想让他身败名裂吗!

“据说是白哨寒,write集团董事长。”季橙淡淡的解释着。

“你还去查了?就这种娱乐消息跟咱们有一毛钱关系吗?你有必要费力去查?”夜森鄙视的看一眼季橙,他居然闲到去好奇这些明星的故事……

“我是觉得这个人恨厉手法你可以学习一下。”季橙低头,解释道。

“切,不就是诋毁了一个娱乐明星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夜森不爽的翻开报纸,他也很厉害好不好,干嘛要学别人?

不爽!

“……”季橙无语,夜森这傲娇的性格真是像极了首席。

“她……”夜森盯着最后一张岳玉仙被玛索推进游泳池里的照片。

“我去查。”季橙看了看那张照片,立马拿出了笔记本电脑。

“嗯。”夜森仔细的看着那个照片,岳玉仙,是你吗?

这次就让我猜对一次好不好?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画展)

林允儿看着一张张抽象画无聊的垂下头,这么难得一见的画在她的眼里就跟废纸没什么区别。

她站在一张看上去有些惊悚的画前面,画中一个人站在桥上,双手捂住耳朵面色狰狞。

“真吓人。”林允儿嫌弃的盯着这个画。

“的确吓人。”

???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声,林允儿回过头,安以歌!!!居然是安以歌。

“你你你……”林允儿瞪大眼睛呆呆的说不出一句话。

“你是薇儿的朋友吧?”安以歌笑了笑,一脸柔和的看着她。

“……嗯嗯嗯。”林允儿愣了愣,然后狠狠地点了个头,安以歌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也是来看画展的?

“你喜欢这幅画?”安以歌看向画。

“……嗯嗯嗯。”林允儿呆呆的点头,盯着安以歌的脸不停的花痴。

“送给你。”安以歌笑了笑,伸手就要把画摘下来。

“啊?什么?不不不用了。”林允儿这才缓过来安以歌说了什么。

送给她?这画要是挂墙上晚上就睡不着觉了。

“没关系,你是薇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幅画就当是迟来的见面礼。”安以歌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收下。

“不,不用了,这画太吓人。”林允儿摇摇头,一脸惊悚的看着画。

“爱德华·蒙克要是听到你的评价会很伤心的。”安以歌看着画笑了笑,他花了一亿一千万美金买下来的画居然被人说吓人,突然感觉好心累。

“其实吧,我一点都不懂艺术。”林允儿挠了挠头解释道。

安以歌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画很贵吗?”林允儿看着安以歌珍惜的目光问。

“真品很贵,这张的话送给你没问题。”安以歌摸了摸画框。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真品?”林允儿疑惑的看着画,虽然她看不出这画有什么好的,不过这线条这么流畅一看就是个高手画的。

“因为是我画的。”安以歌温柔的笑容又一次撒在林允儿身上。

“哇,好厉害。”林允儿惊艳的看着他。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俊美的男人?她简直要幸福的晕倒了。

“这是我的画展。”

“原来是你的画展啊。”林允儿又是一脸痴痴的望着他。

“如果看见喜欢的可以跟我说。”

然后就送我是吗?

林允儿点点头。

“薇儿她……还好吗?”安以歌有些伤感的低下头。

“不好,都怪我,我不应该让她去代替我的。”林允儿抿嘴充满歉意,虽然仙儿不怪她可是这事终究是她引起的。

“孔秋逸在她身边吗?”安以歌点头,这几天他心乱的很,是趁着开画展放松放松,调整一下自己的心。

“孔秋逸?嗯,早上我去的时候在。”林允儿点点头,难道孔秋逸是安以歌派去照顾仙儿的?原来仙儿跟安以歌没吵架啊,那真是太好了。

她以为仙儿出事安以歌一定会守在身边的,可是他都没有出现过。

“好好照顾她。”安以歌点点头,看向林允儿,孔秋逸在她身边应该会保护好她吧。他不能阻止家族的人去伤害她,孔秋逸应该有能力阻止。

“唉?好。”林允儿茫然的点点头,怎么这句话她听出了离别的意思。

“等一下,你要离开仙儿?”林允儿拉住安以歌的手臂。

“嗯。”安以歌点点头,如果家族的人知道薇儿的事一定会进行报复的,所以他不能再跟她拖延下去了。

“是因为白哨寒吗?”林允儿不甘心的挡在安以歌前面。

仙儿对白哨寒的心已死,那就注定这个婚姻长不了,安以歌却在这个时候退出。

“如果是因为别人我等多久都没关系,薇儿跟我在一起会受伤。”安以歌吸了一口气无尽的悲伤,他又何尝不想陪在她身边,只是如果是拿她的生命做代价的话……

他宁愿放弃。

“怎么会?她跟你在一起才最幸福。”林允儿不理解安以歌的意思,只是她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安以歌摇摇头,抿唇一笑。

“走吧,去吃午餐。”

“啊?我跟你?”林允儿惊讶的看着安以歌,受宠若惊的指着自己。

天啊撸,她男神居然要跟她吃饭,还是只有他们俩,好羞射……

“嗯。”安以歌看着林允儿的表情笑一声,薇儿的朋友还真是,表情丰富。

车上,安以歌眼睛不自然的左右看着。

“允儿,我长得很奇怪吗?”安以歌忍无可忍的看向林允儿,从上车到停车她就一直盯着他看个不停,再淡定的人被这样盯着都不淡定了。

“嗯,太奇怪了。”林允儿眨眨眼。

“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比从报纸上看见的还要好看好多啊!”林允儿不自觉的手就抚上了安以歌白皙光滑的脸。

“……”安以歌浑身一颤。

“愣着干嘛,吃饭去啊,饿死我了。”林允儿摸完就解开安全带下车,一点都没有害羞。

“……”安以歌无奈,女人果然是最善变的生物,刚才看见他还很羞涩的,这才聊了几句就敢来摸他的脸了……

吃饭中

“是你?”安以凝冷着一张脸坐在安以歌旁边。

“你不上学来这里干嘛?”安以歌原本带笑的脸看见安以凝的那瞬间也冷了下来。

原本他以为以凝永远会站在他这边,没想到她居然听从家族的话,将他这个哥哥的性命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他这才意识到,家族的教育让安以凝彻底变了个人。

安以凝不理会他,看向林允儿,哥哥什么时候这么果断了?居然这么容易就放弃了那个女人?

“额……你好,我是林允儿。”林允儿被安以凝盯的头皮发麻,放下刀叉自我介绍。

“允儿……韩国也有一个叫林允儿的。”安以凝端起安以歌面前的咖啡,放在嘴边吹了吹。

“我哪有她漂亮啊,你是叫以凝是吧?”林允儿笑了笑,尽量跟安以凝拉近乎。

“我不常用中文名,叫我ening!”安以凝抿一口咖啡。

安以歌松了一口气,看来以凝对林允儿没有恶意。

“好!”林允儿点点头。

“吃吧。”安以凝站起来,看了看林允儿。

她对这个林允儿并不反感,至少她符合家族的要求,背景清澈甚至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

“吓到你了吧,以凝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安以歌笑了笑看着林允儿像兔子一样受惊的样子。

“以凝很不好相处吧?”林允儿听到安以歌的安抚深深地喘口气。

“嗯。”安以歌点头,学化学研究药物的人都有精神怪癖安以凝就更是这样了。

(夜门)

“夜先生,查不到。”季橙依然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夜森。

“嗯?查不到?”夜森皱了皱眉,怎么会查不到?

“嗯,似乎是有人屏蔽了这个人的所有信息,对于她什么都查不到。”季橙打开电脑。

“呵,看来这次一定没错。”夜森勾唇一笑,他都查不到的东西一定是夜老头做了手脚,没想到他为了不让我找到她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法。

“……”季橙看了夜森一眼,继续研究这个女人的资料。

夜先生一定认为是首席做的,可是首席怎么会闲到来管这种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