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五十九章 他可以只手遮天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3149 2016-09-21 21:51:50

  “秋逸,玛索惹到你了?”徐苏乔不解的看着孔秋逸,孔秋逸可是最不喜欢跟任何人搭上仇恨的,这次怎么突然让他去诋毁一个韩国明星?

“留着也是没用,凭一张脸他能火多久,还不如早早铲除这个祸害。”孔秋逸把玩着手中的雪茄,一副惬意的样子。

“可是他已经靠这张脸火了8年了……”徐苏乔无语的翻个白眼,分明就是在嫉妒他比你有人气,还找这么烂的借口。

“我乐意,我就是要让他身败名裂。”孔秋逸看着徐苏乔的眼睛洞悉了他心里想的,忿忿的把雪茄掰成两半,然后很是傲娇的离开。

“……”徐苏乔沉默,露出爸爸一样的笑容,你开心就好。

孔秋逸对自己的脸有迷一样的迷恋,最见不得别人比他受欢迎。

当时招收特工的时候就因为一个特工长的很帅比较受欢迎就愣是把人家给请回家了。

“苏乔哥哥,秋逸哥哥不在吗?”易思静犹豫的走进来却并没有看见孔秋逸的身影,略有些失望。

“他刚走。”徐苏乔看了一下门的方向。

“好的,我去找他。”易思静笑了笑,就要去追孔秋逸。

“易小姐,秋逸他不会想见你的。”徐苏乔站起来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一边,。

“不会的。”易思静眼底闪过一丝狠辣,很是坚定的说。

“……”徐苏乔静静的看着易思静。

这么多年不见没想到以前那个单纯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

“易小姐请便。”徐苏乔没有过多的表现,既然秋逸都没有管他就不需要多说。

“……”

易思静点点头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网上的用词很贴切……”徐苏乔打开笔记本,看着易思静的背影粲然一笑。

笔记本上赫然显示着“绿茶婊”三个字。

“秋逸哥哥……”不一会儿易思静就看到了孔秋逸,欣喜的跑上前去。

孔秋逸就像没看见她一样继续向前走。

“秋逸哥哥……”见孔秋逸不离自己,她就直接拉住孔秋逸的胳膊。

“有事?”孔秋逸甩开易思静的手,冷漠的看着她。

“我们好长时间没见了,一起去吃饭吧!”易思静冲着孔秋逸笑了笑,也并不在意孔秋逸对她的排斥,在她的心里以为这是长期不见所以生疏了。

“没必要。”孔秋逸淡淡的说一声,就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秋逸哥哥,你就不想我吗?”易思静挡在孔秋逸面前,泪汪汪的看着他。

当然,这是她常用的手法,只是孔秋逸怎么会不知道她的为人。

“噗,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是我无意见救过人,在我心里你连猫狗都不如。”孔秋逸讽刺的一笑,早知道会这么麻烦还不如让她冻死在外面。

“呀,孔秋逸,你太过分了!”易思静也没料到孔秋逸会这么说,恼怒的看着他,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装清高请靠边。”孔秋逸绕过易思静坐上车。

“秋逸哥哥,秋逸哥哥……”易思静看着孔秋逸开车驶去,赶紧追上去。

她紧紧的盯着那个消失在夜色中血红色的跑车,内心的征服欲越发强烈。

“怎么样?”不一会儿孔秋逸就穿着白大褂出现在岳玉仙病房。

“……”白哨寒看孔秋逸一眼不啃声。

即使穿着白大褂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真不知道医院为什么要高价请这样一个闲人。

白哨寒隐隐的想。

“……”孔秋逸耸耸肩,走出去。

既然人家不欢迎自己,他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秋逸……”白哨寒帮岳玉仙盖好被子也随着孔秋逸走了出来。

孔秋逸站住回头看向白哨寒,只是他为什么从白哨寒的眼睛中看出了一丝无奈和后悔。

“你我相比她更希望看见你。”白哨寒悲凉的看一眼熟睡的岳玉仙,也许他应该给岳玉仙一点儿空间,就这样困着她反而起了反效果。

“可我不希望看见她。”孔秋逸笑了笑。

他这是要把岳玉仙托付给他?真是可笑。

“……”

“我觉得安以歌是个很好的托付者。”孔秋逸笑着转身,只是在转身的一刹那脸上的笑容换成了冷漠。

安以歌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失踪呢?难道这不是个最好的时机吗?

(第二天)

“唔……”岳玉仙撑着身体坐起来,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要不是看见在沙发上睡熟的白哨寒她就以为自己在天堂了。

白哨寒是坐着睡着的,眼底的黑眼圈在白皙的脸上尤为明显。难道他守了她一夜吗?

一股暖流涌过心房,只是她的心再也回不到从前那样单纯的爱着白哨寒。

她缓缓的下床,还没站稳就瘫坐在地上。

她一慌,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腿这么无力,一点儿直觉都没有,难道她残废了?

“自己爬起来。”孔秋逸这时已经推着轮椅过来,他静静的看着岳玉仙,眼神里透着一副漠然。

“我没让你扶我。”岳玉仙瞪他一眼的。

“……”孔秋逸挑挑眉,没说话。

“啊!” 岳玉仙刚站起来就感觉腿发软

孔秋逸看见岳玉仙跌倒眉毛皱一下,下意识的想要去扶她起来。

“起开。”岳玉仙甩开孔秋逸的手,挣扎的坐到床上。

孔秋逸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这是什么意思?把气撒到他头上?

“你要知道你跟我耍气是没有任何用的。”孔秋逸带着笑意,定定的看着她。

“仙儿,你醒了?”白哨寒被声音吵醒,睁开眼看见岳玉仙就赶紧走到她面前。

“……”岳玉仙扭过头不理他,被玛索那个小屁孩害的差点死掉她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仙儿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白哨寒看着脸色苍白的岳玉仙很是心疼。

“……”

“这是萧晨给你带的鸡汤,喝点。”白哨寒把鸡汤打开,给岳玉仙盛了一碗,放在嘴边吹了吹。

“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不会原谅你了,你离我远一点。”岳玉仙打翻白哨寒递过来的碗,情绪失控的大声吼叫。

滚烫的汤泼在白哨寒手上,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你好好休息。”白哨寒失落的走出去,他不知道怎么做岳玉仙才能接受他。

孔秋逸轻笑一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何必呢?你如果真的不在乎大可以利用白哨寒对你的好,可是你在乎,你怕你会心软,你怕你会原谅他,你怕你会一心软就忘记他之前对你做的那些。”孔秋逸把玩着手中的手机,悠闲的分析着岳玉仙的心理。

“你胡说,我不会心软的。”岳玉仙仿佛是被别人窥探隐私一般,羞红了脸。

“你永远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岳玉仙,你永远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孔秋逸笑着看向她,眼神中露骨的窥探让岳玉仙有些不自然。

“玛索在哪里?”岳玉仙不再去看孔秋逸,准确的说是她不敢去看,孔秋逸对她的了解和读心都让她很羞愧。

所以她现在首要做的事就是去调教一下那个陷害她的滚蛋。

“酒店。”孔秋逸把酒店图片地址都递给岳玉仙。

“不过,你现在最好不要去找他,不然下一版头条就有岳玉仙这个名字。”孔秋逸双手插兜,看着那个照片。

“?”岳玉仙疑惑的看向孔秋逸。难道他整垮了玛索?不会吧,孔秋逸应该不会帮她啊!

“我的确不会帮你,只不过,他惹到的是我。”孔秋逸洞悉岳玉仙所想,就回答了出来。

岳玉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以后她跟孔秋逸是不是就不用说话了?靠他猜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岳玉仙没有问孔秋逸玛索是怎么惹到他了,因为就算她问了孔秋逸也绝对不会说,更何况她对孔秋逸的事一点都不关心。

“岳玉仙岳玉仙,你没事吧!对不起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对不起对不起。”林允儿哭哭啼啼的冲进来,扑到岳玉仙身上。

“没事没事,别哭了。”岳玉仙摸摸林允儿的头安慰着。

“白大少,你惩罚我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唉?你是谁?”林允儿泪汪汪的看了看岳玉仙就又扑到孔秋逸脚下。

“……”孔秋逸瞥了林允儿一眼,用脚踢开她,就离开了。

这么粗暴?这么冷漠?

“你不用理他。”岳玉仙有些疑惑的看着孔秋逸,难道真的是讨厌女人?那她呢?孔秋逸不讨厌她吗?

“他是?”林允儿愣愣的看着出去的男人,守在这里的不应该是白哨寒么?

“算是在法国照顾我的一个……额……”岳玉仙仔细想想居然都找不出一个形容词来形容她跟孔秋逸的关系,朋友吗?或者说互相利用的关系比较贴切。

“路人。”岳玉仙想想还是说了路人,允儿知道越多反而不好,像孔秋逸那么累对朋友一点最起码的关心都不能有。

“这么帅的路人……”林允儿花痴的捂住嘴,怎么她就遇不上这样的好事呢?

“……”岳玉仙无奈,她倒是不想遇见呢!

“对了,玛索垮了,公司已经撤销了跟他的广告。”林允儿一屁股坐到岳玉仙病床上,既欣喜又惋惜的说道。

“嗯。”岳玉仙点点头。

“你知道?不会是白大少做的吧?”

在林允儿的心里白哨寒就是可以只手遮天的人,只不过白哨寒就算再厉害也不会这么快就让玛索身败名裂。

“嗯。”岳玉仙点点头,在别人眼里孔秋逸就是个小混混,所以她要把他的身份保护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