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五十六章 过度章节,一切的开始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3438 2016-08-19 13:33:28

  夜,到来。

一个清瘦的身影坐在酒吧的吧台前,孤零零的喝着手中的果汁。

跟酒吧里那些成双成对的人相比显得更加落寞。

萧晨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表,心里苦涩,又一次,夜森又一次放她鸽子。

韩慕熙搂着个女人从包房里走出来,正要找个酒店翻云覆雨。

也不知是视力太好还是天生的缘分,隔着那么远他竟一眼就看见了她,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

“你走吧!”韩慕熙松开那个女人,整理一下松垮的衣服。

“慕熙……”女人并不愿放开韩慕熙,她还想着要是能让韩慕熙喜欢上,她以后就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韩慕熙有些厌恶的看着这个女人,他一把扯开那个女人缠上来的手,沉沉的说了一句滚。

女人看了看韩慕熙的脸色,赶紧落荒而逃了。

“这位美丽的小姐,能请你喝一杯吗?”韩慕熙拿起一杯红酒,扬起妩媚的笑容走过去。

“不喝。”萧晨看见韩慕熙也有些惊讶,然后无精打采的说。

“岳玉仙明天不是就要回来了吗?你还发愁什么?”韩慕熙耸耸肩,坐在萧晨旁边将红酒一仰而尽。

“我哪儿像发愁的?”萧晨举了举手中的果汁,故作轻松的一笑。

“怎么喝上果汁了?”韩慕熙问完之后就后悔了,他这不是触她伤疤嘛!

“……”听到韩慕熙的话,萧晨脸果然沉了下来。

“我被人放鸽子了……”萧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保证自己不再去想那件事。

“是那个人吗?”韩慕熙没了平常的轻浮,眼神变得很深邃。

那个人居然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真不知道萧晨到底喜欢他什么!

“嗯,不过我对他彻底没有幻想了,因为我配不上他。”萧晨说着,眼泪缓缓的流下来。

“不会的。”韩慕熙看见萧晨的眼泪呼吸一窒,那件事对她的打击应该挺大的吧!

他用手抹去她的泪水,温柔的安抚她。

“会的,他那么干净,可我呢,我已经脏了……我……”萧晨失声痛哭。

夜森是她认识的最好的男人,他对初恋怀有绝对的忠诚,即使他的初恋很有可能嫁为人妇可是他却一直爱着她从不做出背叛她的事。

可是她呢,以前她配不上他,现在就更配不上他了。

“配的上,我说你配的上你就是配的上。”韩慕熙不厌其烦的擦着她的眼泪。

像价值连城的珍宝一样呵护着。

“谢谢你……”萧晨感激的看韩慕熙一眼,有他这个朋友她真的很高兴。

“我送你回家。”韩慕熙淡淡的笑了笑,拉起萧晨的手就往外走。

他们走后一个穿着休闲衣的男人从包房里出来,默默的看着萧晨跟韩慕熙离开的身影。

“夜先生,就是那个男人。”季橙看了看韩慕熙的方向,转头对夜森说。

“我知道了,你派人去做媒吧!”夜森点点头,很是客气的对着季橙说。

“嗯。”季橙点点头,吩咐下去。

“哥……”

“夜先生,请叫我季先生!”季橙听见眉头一皱,赶紧反驳。

这些年他辅佐夜森的时候他也总是叫他哥,只不过他一次一次的纠正,可夜森还是一如既往的叫他哥。

“你有没有喜欢的女人,或者有没有女人喜欢你啊?”夜森不在乎他对称呼的介意,有些伤感的问。

“我不能有任何感情。”听到夜森的问题,季橙也是微微一愣。

喜欢的女人吗?这个问题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只记得他一直都在不停的学习各种东西,化学,物理,武术,经济学,心理学……

如果说必须有一个喜欢的那便是夜门后山那个跟他关系很好的母狮子吧!

“啧……”夜森嫌弃的看一眼季橙。

没有任何感情?那不是就变成了怪物吗!

“首席让我转告夜先生,不要感情用事岳小姐他是不会帮忙去找的。”季橙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一脸平淡的看着他。

夜森听了不以为然的努努嘴,这个老夜每次都这么说。

“你能不能不叫首席?”夜森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内个老头每次都是仗着是夜门的首席来压着他。

“夜先生,夜门还有事务。”季橙做出个请的动作,恭恭敬敬的。

“无趣。”夜森瞪他一眼,跟着他离开了。

另一边

“萧晨,其实还有比他更好的人。”韩慕熙眸光闪烁着。

“诶?”萧晨看见韩慕熙正经的样子微微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到家了。”韩慕熙笑了笑为她解开安全带。

“哦,谢谢。”萧晨意识到自己跟韩慕熙之间亲密的距离,脸一红赶紧跑下车。

“拜……”韩慕熙挥了挥手,把车缓缓开走了。

“……拜拜”萧晨望着韩慕熙离开,微微一笑。

“在这儿站着干嘛?”萧阳不知何时已经站到萧晨身后。

“哥!你吓死我了……”萧晨哀怨的看着他。

“送你回家的是谁?那个叫叶森的?”萧阳望了望奔驰而去的跑车,有些意外的问。

“嗯。”萧晨愣一下点了个头。

其实萧晨是在梦中说出了夜森的名字,夜森是干什么的她很清楚,所以不能暴露他的真实姓名,所以对不起,韩慕熙。

第二天

岳玉仙醒过来,小心翼翼的拿起梳妆台上的手机。

然后失望的放回去,怎么才五点多啊!不行,她一定要睡到飞机起飞。

她拉开抽屉,吃了一片安眠药又躺了下去。

7:00孔秋逸走到岳玉仙床前静静的看着她,突然他勾唇一笑,以为吃安眠药就回不去了?

他抱起岳玉仙,打开门走下去。

“我姐怎么了?”宴爵震惊的看着孔秋逸怀中的岳玉仙,莫非是又犯病了?

“对啊,芭莎怎么了?”看报纸的宴国王赶紧放下报纸,一脸紧张的询问。

“太累了,还在睡。”孔秋逸轻笑一声,抱着她走出门。

然后大家就一副了解的表情,暧昧的看着他们。

“不用送别了,而且岳玉仙就是芭莎公主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孔秋逸把岳玉仙放在直升机上,看了看一排站着送别的人们。

宴王后含着泪,走到直升机前摸了摸岳玉仙熟睡的脸。

“对不起孩子,如果我早点找到你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了……”宴王后一边哭一边说,宴国王叹一口气走过来搂住宴王后。

“苏蔷,我会想你的!”宴爵不舍的看着苏蔷。

“叫姐!”苏蔷看了他一眼,纠正他的称呼。

直升机缓缓升起,那些人变得越来越远。

“家人真是麻烦……”孔秋逸撇嘴,听着他们那一串又一串的告别,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至于那样嘛?

“……”苏蔷看了看孔秋逸,不做回应。

家人,麻烦吗?她父母健在只是并不管她,他们一味的在忙事业现在问他们女儿是干什么他们也许都不知吧!

“不直接坐直升机回去吗?”苏蔷看了看四周,三亚机场?难道还要坐飞机。

“嗯,宴国之旅希望你能保密。”孔秋逸抱着岳玉仙下去,警觉的看了看她。

“哦……”苏蔷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不能说,但是她知道得罪孔秋逸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我已经联系你哥哥了,一下飞机他应该会来接你。”孔秋逸风轻云淡的说着。

“你联系苏易泽了?”苏蔷震惊的看着孔秋逸,她本来还想跟艾薇儿住一段时间的,看来是不可能了……

“……”孔秋逸沉默,他那天给苏易泽打电话的时候,苏易泽焦急的样子真是让他吓了一跳,他到底是多宝贝苏蔷?

苏蔷有些气愤的自顾自走着,回去又要接受家里那两尊大神的审问了……

飞机即将降落,岳玉仙美美的伸了个懒腰醒了过来,不过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脸色变成了茄子色。

“欢迎回国。”孔秋逸对着岳玉仙灿烂的一笑,脸上说不出的奸诈。

“……”岳玉仙苦笑,说到底她也算不过孔秋逸这个滚蛋啊!

“各位乘客,飞机即将降落,请各位乘客拿好自己的物品。”空姐甜美的声音穿了出来,用四五种语言又说了一遍。

岳玉仙不情愿的下飞机,慢吞吞的走在最后。

“白哨寒怎么来了?”岳玉仙看见白哨寒的那一刻,心底的愤怒就升起来了。

“他是你丈夫。”孔秋逸理所当然的看着她。

岳玉仙下意识的抓住孔秋逸的手,下意识的不想靠近白哨寒。

岳玉仙手冰凉抓着他的手,一股电流从头灌到脚,他怔住,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那个充满担忧的小女人。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语调“逃避是软弱的人的做法。”

“……”岳玉仙静静的看着孔秋逸的眼睛,她有一刻的恍惚,自己被孔秋逸眼底的温柔给打动。

“你俩就腻歪吧,我要接受神的惩罚了……”苏蔷嫌弃的看他们一眼,视死如归的样子走向苏易泽。

岳玉仙笑着看向苏蔷,只见苏易泽说了她几句,就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走了。

“秋逸哥哥,我好想你啊……”突然,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就扑向孔秋逸。

孔秋逸赶紧避开她的拥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秋逸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思静啊,易思静。”孔秋逸冷漠的样子,让易思静一慌,以为是自己长大了孔秋逸不认识自己了。

“我知道啊!岳玉仙,不要逃避。”孔秋逸敷衍的说一句,然后把嘴凑到岳玉仙耳边轻轻的说。

“仙儿,我好想你。”岳玉仙回头就被白哨寒一把抱住。

“呵呵,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啊!”岳玉仙冷笑一声。

“……”白哨寒听到岳玉仙的话,心里隐隐作痛。

“走吧。”白哨寒苦笑一声,拿过岳玉仙的行李离开。

孔秋逸手插兜,似笑非笑的看着岳玉仙离开的背影。

“秋逸,回家吗?”孔秋禹拎过孔秋逸的行李箱问道。

“当然回。”孔秋逸点头。

“那太好了,你的房子还一直给你留着。”孔秋禹开心的笑出来,秋逸已经十几年没回家了,希望这次回去他能跟爸妈走好相处。

“我想你是误会我的话了,那个地方怎么可能是家呢?有爱的地方才是家呢,那个地方冷血无情,我这辈子都不屑再回去。”孔秋逸说的风轻云淡,可听在孔秋禹和易思静心里,起了好大一片涟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