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五十章 韩慕熙萧晨?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676 2016-07-17 13:30:09

  (白家)

“孔秋禹,他把岳玉仙带到哪里了?”白哨寒把平板电脑狠狠的扔在沙发上,他们已经失踪4天了,却一点儿痕迹都没有,几乎是人间蒸发了。

“秋逸的行踪一向都是个迷……”孔秋禹不好意思的轻咳几声,他也是真的查不到孔秋逸的行踪。

“哥哥怎么会带着白哥哥的妻子失踪?”易思静仰起头,瞪着茫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白哨寒。她这次从美国回来本想给孔秋逸一个惊喜,没想到他居然失踪了。

“思静,你还小不懂。”孔秋禹赶紧把易思静拉过来,生怕白哨寒生气。

“孔哥哥,我不小了,你不要因为把我抚养长大就老是把我当成孩子。”易思静不满的看着孔秋禹,她已经上高一了,马上就成年了。

“好好。”孔秋禹点点头,突然感觉松了一口气,她终于不叫孔秋逸爸爸了,不然孔秋逸听见一定会生气的。

当时9岁的孔秋逸把4岁的易思静救回家,她就一直把孔秋逸当成爸爸,但由于孔秋逸在孔家不受关注经常被欺负,所以就把易思静交给他抚养,但易思静就认定孔秋逸,不是他的话就不听。

“她不要遇到危险就好……”白哨寒低下头,突然感到一股无力感,他难道又要再次失去她了吗?

“……”孔秋禹听了白哨寒的话深呼一口气,他以为白哨寒会因为岳玉仙跟着孔秋禹跑了很生气,没想到他居然什么都没说。岳玉仙这次回来,白哨寒真的变了好多啊!

(宴国)

“孔秋逸,我不会真的要当什么芭莎公主吧?”岳玉仙站在天台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对着一旁的孔秋逸小声说。

“将来你会当女王。”孔秋逸点点头,一脸惬意的享受着微风。

“女王?我来领导?”岳玉仙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难道不是要宴爵当国王吗?

“立长不立幼,年长的领导国家。”孔秋逸解释道。

“不不不,那还是让给别人吧,我不喜欢政治,也不想过的那么辛苦。”岳玉仙摇摇头,她只想过平凡的生活,幸福就好,她也不想得到那么多。

“……”孔秋逸突然睁开眼看着岳玉仙“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就好了。”

“对啊……”岳玉仙伸个懒腰,感叹的说。

“你会让你的孩子干嘛?”

“我会让他健康的成长,然后根据自己的爱好去生活,无拘无束的。”岳玉仙谈到孩子,眸光暗下来“可是,我恐怕永远都不会有孩子了吧?”

岳玉仙说完就匆匆离开了,孩子这两个字已经成为她最大的伤了,哪怕是看见孩子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会再有孩子……”孔秋逸看着岳玉仙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孔秋逸?”宴轻璇看见岳玉仙匆匆的跑走,疑惑的走了进来。

“……”孔秋逸看宴轻璇一眼,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冷漠。

“你跟艾薇儿什么关系?不同意跟我合作,却帮她找父母。”宴轻璇极其不爽,双手叉腰。

“我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孔秋逸没回答她的问题。

(第二天)

“芭莎,来来来,坐下吃饭。”宴夫人看见岳玉仙从楼上走下来,赶紧迎过去。

“嗯嗯。”岳玉仙点点头,找了个椅子坐了下去。

“姐……早上好。”宴爵欣喜的跟岳玉仙打了个招呼,就蹭到岳玉仙旁边,狗腿的对她笑了笑。

“你要干嘛?”岳玉仙看着宴爵笑魇如花的样子,有些不安。

“姐,带我去中国玩玩呗~”宴爵说道最后还刻意卖了个萌。

“不行,爸爸不是说过吗,成年之后才能允许出国。”宴轻璇走进餐厅,坐下来,不爽的看着宴爵。这小子每天都跟她从早斗到晚,可岳玉仙一来就贴上去,她就那么不如岳玉仙嘛?

“嗯,过几年我就带你去中国玩。”岳玉仙淡淡的看宴轻璇一眼,用手轻轻的抚了抚宴爵棕色的刘海儿。

“好叭╮(﹀_﹀)╭”宴爵摆摆手,转过身来狠狠的剜宴轻璇一眼。

“喝了它。”孔秋逸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药递到岳玉仙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岳玉仙闻了闻便躲的老远,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

宴轻璇皱着眉,看向孔秋逸手里的药,这个不是他昨天晚上问的治疗不孕的药吗?难道岳玉仙不能生孩子?

“秋逸哥,你给姐喝这种臭臭的药干嘛?”宴爵捏紧鼻子,靠近孔秋逸身边看了看。

“喝就行了。”孔秋逸说完就把那碗药丢在桌子上,坐到最远的那一边开始吃早餐。

“对,你赶紧喝掉,不要恶心我。”宴轻璇嫌弃的看着岳玉仙。

“……”岳玉仙犹豫一下,拿起碗。

突然一股恶臭钻进她的鼻子,她鄙夷的看孔秋逸一眼,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一股脑喝了下去。

原以为喝下去会很恶心,没想到味道清清凉凉的,感觉神清气爽。

“姐,这种东西你都可以喝下去?”宴爵惊讶的看岳玉仙喝下去,对她比了个大拇指,不愧是他姐,真是能屈能伸呐!

然后,宴爵对岳玉仙的崇拜就升华了……

“味道……不错”岳玉仙点点头,示意这个东西没有那么难喝。

“真的?我也尝尝……”说着,宴爵就拿起碗,想把剩下的药喝光。

“宴爵,你不可以……”宴轻璇惊恐的跳到宴爵旁边,把碗抢过来。

孔秋逸有惊无险的把口中的豆浆咽下去,这药烈的很,怕是男的吃了都会生孩子,以后岳玉仙想不要孩子都难……

(中国酒吧)

“萧晨?你怎么在这儿?不工作?”韩慕熙拿着一瓶威士忌,不敢相信的走到萧晨旁边。

(大家还记得韩慕熙吧?白哨寒的朋友,上学时期曾跟岳玉仙有过绯闻。)

“仙儿失踪,大boss没心情工作,就给我几天假。”萧晨抬头看韩慕熙一眼,往旁边坐了坐,给韩慕熙留了一个地方。

“失踪?”韩慕熙灌了一口酒,淡淡的问了一句。自从岳玉仙嫁给白哨寒,他就放下了,现在只把岳玉仙当成妹妹。

“对啊,跟着孔秋逸。哎,我是真想不通,仙儿是怎么跟孔秋逸混的那么熟的?”萧晨疑惑的摇摇头,孔秋逸讨厌女人这件事他们也都是知道的,可是那天晚会上岳玉仙不仅抱了孔秋逸,而且孔秋逸也丝毫没有讨厌的意思还反抱了她,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孔秋逸古怪的很,连秋禹都不了解他。”韩慕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话说秦天朗跟孔秋逸的关系不错啊,只是秦天朗这个人他也看不懂。

“怪胎……”萧晨喝一口酒,感叹道。

“怎么,有烦恼?”韩慕熙也不拦她,又叫了一瓶威士忌。

“没烦恼就不可以喝酒?哼……”萧晨仰起头不服的看着韩慕熙。

“呵呵,那倒不是。”韩慕熙轻笑一声,看着桌子上凌乱的酒瓶,这怎么说也要十几瓶吧,没烦恼又怎么会喝那么多。

“内个……嗝儿……”萧晨刚想说话,就打了个嗝。

一股酒精味传来,韩慕熙皱着眉看着嬉皮笑脸的萧晨,白皙的脸颊上透着粉红,看来是喝醉了。

“我送你回家。”他把萧晨扛在左肩上就向外走去。

“不要,不要,夜森,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萧晨被韩慕熙一扛肚子有些疼,她狠狠的敲打韩慕熙的后背,豆大的泪就落在韩慕熙白色的衬衣上。

“那是要你还是不要你啊?”韩慕熙被萧晨的话逗笑,把她放下来,用手抹去她的泪水。

“要我,当然是要我……”萧晨迷迷糊糊中把韩慕熙当成夜森,然后一激动就亲了上去。

韩慕熙被亲的一愣,居然强吻他?

萧晨用手勾住韩慕熙的脖子,更深的吻了下去,彻彻底底把他当成了夜森。

“!!!”韩慕熙向来就经不住女人的投怀送抱,被这样一诱惑,彻底失去了理智。

吻过,猛的把萧晨拦腰抱起,走到自己车旁,把她扔进副驾驶,然后就飞快的开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