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十九章 芭莎公主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3135 2016-07-12 23:26:28

  (北京机场)

“空气质量真差。”刚下飞机,夜森就忍不住吐槽一番,好家伙,连天都是土灰色的还不如香港。

“北京的空气较两年前又差了。”一个老人笑了笑,赞同的看着夜森。

“当初怎么就把基地设到这儿了!”另一个老人也皱着眉看北京的天。

“走吧。”夜森赶紧拉着两个老人离开,要是再呆在这里他们又要长篇大论了,老人话都很多吗?那等他老喽就直接去死好了,省的遭子孙的嫌弃。

“你现在还在找那个女孩儿吗?”老人看着一脸轻松的夜森,有些不放心。他为了那个女孩儿可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没有,我相信缘分,如果我真的跟她有缘肯定会相遇,如果无缘我也不会去打扰她。”夜森凄凉的笑一声,他又何尝没找过,每次都是被集团的长老们阻挠。

“不是不让你找她,只是她会阻碍你发展,什么集团的继承者,你必须抛弃个人情感。”凶巴巴的长老,也有些心疼的看着夜森,夜森这孩子向来都是情深义重,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所以这才让他们担心他会为了私人情感不顾大全。

“哎呀,都说不找了,就别瞎嘚比了。”夜森不耐烦的甩开两个老人的手臂,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那个女孩儿是叫什么仙儿的是吗?”老人看着夜森的背影,眼神立马从慈祥转为冷峻。

“嗯,经我调查,那个女孩子已经去世了。”凶巴巴的老人,手上紧紧的攥着拐杖,义正言辞的说。

“这次就让他好好放松一下吧,在香港的每一天都生活在血腥中,他刚21岁,经历却比前一任还要险峻。”老人眼里闪着泪花。

“行了,好歹是个长老,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凶巴巴的老人轻咳几声,看夜森走远了,赶紧拉着他离开。

(宴国)

“孔先生,请问你来见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宴国王疑惑的看着孔秋逸,孔秋逸从一进来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宴国王,把他看的有些心惊,倒是他身边的这个女子充满了伤感,仿佛出了什么事。

“宴国王,不记得她很眼熟?”孔秋逸环顾一周就只有宴国王一家人,便把岳玉仙推出去。

“孔秋逸,你干嘛?”岳玉仙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目光,心头一紧,小声的对着孔秋逸说。

“听我的。”孔秋逸勾唇一笑,硬生生把岳玉仙推到宴国王面前。

“你是那天在墓地的那个女孩儿?”宴夫人看着那有些熟悉的'粉色头发。

“……嗯。”岳玉仙皱着眉点头,她并不认识宴国王,可是宴夫人她是认识的,毕竟是生自己的母亲,不管变的有多华丽也依然是自己的母亲。

“你知道仙儿在哪里了?”宴夫人依然没有认出岳玉仙,她一直以为她那苦命的女儿在过苦日子。

“呵,孔秋逸,走吧。”宴夫人的这句话把岳玉仙心里唯一存在的那点儿火花熄灭,她颤抖着手拉住孔秋逸就要离去。

孔秋逸依然笑着,没有反对,由着岳玉仙拉走,只是一直白皙的手拦在他们年前。

“你是,姐姐吧?我是宴爵,你弟弟。”宴爵看着岳玉仙眼睛,完全没有疑问,而是很肯定断定她就是岳玉仙。

“!!!”宴国王夫妻俩跟宴轻璇都被宴爵那句话吓到,震惊的愣在原地。

“你怎么猜到的?”岳玉仙疑惑的看着面前比她高半头宴爵,连她血浓于水的父母亲都没认出她了,为何这个素未谋面的弟弟可以看出来?

“秋逸哥不会没有理由的把女人带来宴国,除非是你跟宴国有关系,再加上刚才他们没认出你来,你那一闪而过的悲伤,所以我猜你就是我那姐姐。”宴爵笑了笑,思路清晰的说着刚才的推理。

“你就是仙儿?”听完宴爵的话,宴夫人就跌跌撞撞的跑到岳玉仙面前,想要抱住她。

“得了吧,宴夫人,连一个素未谋面的弟弟都可以认出我来,可见你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想过要找我。”岳玉仙冷冷的躲开,眼神犀利的看着宴夫人。

“仙儿,我没有,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的女儿可以生活的这么好。”宴夫人被岳玉仙的话,惊的刷刷流出泪来,赶紧解释。

“是啊,我就应该一辈子都呆在那个小山村,等着你们哪天心情好,想起来还有我这个女儿再来找我。”岳玉仙面对宴夫人的眼泪无动于衷,她在法国的那一年已经被练的足够铁石心肠,就算痛也总是可以很快伪装起来。

“姐姐,其实妈妈这几年也在尝试找你,可是都被祖父给禁止了,爸爸也是这几年才掌握全部的大权,当年的事我也知道的不多,所以还是听听妈妈的接受吧。”宴爵听着岳玉仙的冷嘲热讽有些吃惊,他姐姐真的好帅啊,简直跟孔秋逸一样,生气的时候足够冷酷无情。

“……”岳玉仙因为刚才宴爵认出她来,所以对宴爵的话有些动容。

“当年不是我们要离开的,是我得了很严重的肺炎,所以只能去大城市的医院治疗,当时的老国王也就是你的祖父正寻找离家出走的儿子,然后就把我带走了,那十多年,我都被关在这里治疗,并且学习管理国家,也不允许我们跟外界有任何联系,直到这几年老国王去世,我掌握了大权才开始寻找你。”宴国王看着已经哭的不成样子宴夫人,无奈的摇摇头,讲述当年的事。

“爷爷应该是这个国家国王,但是他离开了?”岳玉仙听着宴国王的讲述,疑惑的询问。

“嗯,所以,仙儿,请原谅我吧。”宴国王走到岳玉仙面前诚恳的说。

“……”岳玉仙撇了撇身旁的孔秋逸,而孔秋逸并没有在意,只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只听一面之词就断定她是岳玉仙不会太果断吗?”正在岳玉仙打算说要原谅宴国王的时候,一旁一直看着的宴轻璇说话了。

“不然呢?DNA?宴轻璇,你活的太戏剧化了吧!”宴爵最先反驳宴轻璇,他最喜欢看见的就是宴轻璇不高兴的样子,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向着岳玉仙说话。

“难道这个步骤可以省略吗?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有目的?”宴轻璇不依不饶的争辩。

“白哨寒应该很清楚吧?宴轻璇小姐。”孔秋逸轻笑一声,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看着她。

“……”宴轻璇被孔秋逸一呛,立马闭嘴。

孔秋逸看着宴轻璇乖乖的样子自豪的微微仰起头,似乎是早就等着宴轻璇出言阻挠。

“我……原谅。”岳玉仙见宴轻璇的问题已经解决,深吸一口气。

“真的吗?仙儿,你真的原谅我了?”原本哭成泪人的宴夫人赶紧抓住岳玉仙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嗯。”岳玉仙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那过几天就举行仪式吧,芭莎公主。”孔秋逸笑了笑,一只胳膊环过岳玉仙的双肩,将她带入怀中。

“芭莎公主?”岳玉仙皱着眉看着贴的很近的孔秋逸的脸,却也没有推开。

“嗯,上一任国王给你取的名字。”

“他还知道有我这个人呐,知道还不找我。”岳玉仙郁闷的低下头,明明知道她的存在还不找她,那还刻意赐名干嘛?

“……”孔秋逸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的小表情。

“秋逸哥,你跟姐姐是?”宴爵看着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俩,赶紧凑上前去询问。

“朋友!”两个人异口同声,而孔秋逸没有感觉有任何不妥,依然搂着岳玉仙的肩膀。

“芭莎,我先给你安排一个房间,等几天后举行仪式。”宴夫人温柔的笑了笑,就叫了几个人去整理屋子。

“那我也去找长老们告诉宴国的所有人民。”宴国王说完就像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那架势哪像是得过肺炎。

岳玉仙无奈的摇摇头,这父母一个赛一个的活泼。

“岳玉仙小姐,记得我吗?我们之前在晚会上见过。”宴轻璇走过来,虽然很不服气,却也必须要接受事实。

“是吗?见过?不好意思啊,我记性不好,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记住的。”岳玉仙笑着,却止不住的嘲讽。

“……是,是吗?我叫宴轻璇,是你的妹妹。”宴轻璇听完岳玉仙的话,气的脸都绿了,匆匆的做完自我介绍就离开了。

“姐姐,厉害啊!”宴爵看着宴轻璇离开的身影,不由笑了几声。他这个姐姐可真是毒舌啊,那个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记住的简直就把宴轻璇给KO了。

“我是真的没记住。”岳玉仙看宴爵一眼,诚恳的说着。她是真的没记住宴轻璇这个人,当时晚会上安以歌给她介绍太多个艺术家,她都记不清了。

“这样啊,姐姐你要好好记住我哦!我叫宴爵,我要是出去以后你可要罩着我。”宴爵抓着岳玉仙的手,有些调皮的说。

“好。”岳玉仙点点头,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宴爵的头发。

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尽管在别人面前总是冷冰冰的样子,可在喜欢的人面前却总是忍不住撒娇。

【目前的年龄,岳玉仙21岁,孔秋逸21岁,白哨寒23岁,安以歌24岁,宴轻璇19岁,玛索18岁,宴爵15岁,秦天朗24岁,许锦休23岁,还有刚出场的夜森是22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