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十七章 红绿色盲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425 2016-07-06 16:40:55

  “老大……”跟班看见孔秋逸急切的跑出来,突然感觉很紧张,孔秋逸可是很厉害的啊,真的可以这么容易就把他干掉吗?

“射击。”黑衣男子隔着玻璃,看见孔秋逸眼睛微微的眯起来,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跟班看了一眼下命令的男人,瞄准孔秋逸的肩膀射击,动作一气呵成很是娴熟。

“嗯……”孔秋逸没有躲过麻醉剂,闷哼一声,只是狠狠的看了一眼那辆黑色的面包车,秦天朗又是你?

“把他拖上车。”秦天朗被孔秋逸盯的头皮发麻就算隔着黑色的玻璃窗孔秋逸看不见他,他也能感受到孔秋逸的阴狠。只等过一阵孔秋逸倒在地上没有声响的时候才敢下命令。

“用直升机带到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让他们自生自灭。”秦天朗想了想还是不自己动手了,毕竟已经粘过许多人的鲜血了。

“不杀了他们吗?”跟班疑惑的看了看秦天朗,他的老大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

“不。”秦天朗若有所思的摇摇头,目光锁定在岳玉仙身上,他多希望她能别回来,这样他就伤害不到她了。

分割线

岳玉仙睁开眼看见自己的爷爷站在门口跟自己挥手,她不可思议的跑到爷爷旁边,紧紧的抱住那个已经很是清瘦的老人。

“小仙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岳爷爷笑了笑,用自己宽厚的手掌抚摸岳玉仙的长发。

“爷爷,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离开了我,唔……爷爷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岳玉仙松开岳爷爷,看着他满是慈祥的脸。她多么希望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啊,这样梦醒了她又能见到爷爷了。

“小仙儿,爷爷早晚都会离开你的,爷爷之所以把你送到城市里去生活就是想让你坚强,不要轻易屈服。记住一定要遵循自己心的选择,不管你做什么爷爷都支持你。”岳爷爷笑笑,然后就像一阵风一样消失了。

“爷爷,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眼角的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孔秋逸醒了,准确的说是被岳玉仙的哭声吵醒了。

“冷,冷……”岳玉仙躺在地上把身子蜷缩在一起,希望能暖和一点。

“……”孔秋逸撑着身体爬到岳玉仙身边,将她搂在怀里。

环顾四周,他冷笑一声,秦天朗你倒是手下留情了,不杀了我,把我关在这里。我本想不管闲事的,但是欺负人欺负到我头上,你还真是活腻歪了。

“爷爷?”岳玉仙动了动身体,恍惚中她看见了爷爷的脸,眼里噙着泪水,张开双臂紧紧的搂住梦中爷爷的腰。

“……”孔秋逸被她一搂顿时慌了,这女人最近总是在占他的便宜啊!

“!!!孔,孔秋逸?”岳玉仙缓缓的睁开眼睛,抬头看见那个消瘦的下巴时,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孔秋逸居然在抱着她?

“醒了就起来,我胳膊有点儿麻动不了。”孔秋逸动了动自己的胳膊,发现一阵酸痛,看来岳玉仙真的是太沉了,把他胳膊就压麻了。

“啊?奥奥!”岳玉仙愣了愣赶紧站了起来“谢谢啊!”

“不必,就你刚才的情况,是个男人都会帮。”孔秋逸淡淡的说,一副想要跟岳玉仙划清界线的模样。

“……”而她也只是淡淡的看一眼孔秋逸,孔秋逸忽冷忽热的性格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环顾四周才发现她自己居然在一个烟雾环绕的峡谷里。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孔秋逸揉着发麻的手臂,站起来,回答她心中的疑惑。

“美国??”岳玉仙吃惊的看着孔秋逸,她之前还在北京的机场一醒过来就到美国了?而且,还是峡谷里?

“苏乔会找到咱们的。”孔秋逸无所谓的撇撇嘴,这种绑架的事他经历多了。3年来他绑架经历过十来起,枪击经历过五六起,对这种事都产生免疫了。

“他,可以吗?万一他还没到这里咱们就被飞禽走兽吃了怎么办?”岳玉仙现在对徐苏乔没有一点儿好感,更何况他们才大吵一架。

“我请你看仔细,这鸟不拉屎的地儿,会有动物?”孔秋逸看白痴一样看着岳玉仙,心中不满,他要是长期跟岳玉仙待下去会不会智商都下降了?

“是啊?”岳玉仙干笑几声,无聊的左看右看。

“我去摘几个果子。”听着肚子里传来和谐的声音,孔秋逸左右看了看目光锁定到一棵果树上。

“我跟你一起。”岳玉仙看着周围那么阴沉的气氛,赶紧跟上孔秋逸的步伐。

“……”孔秋逸回过头淡淡看岳玉仙一眼,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前走。

孔秋逸灵活的爬上树,把外套脱下来盛放果子。半晌,孔秋逸搂着满怀的果子跳下来。

“怎么算是青果子?为什么不摘红的?”岳玉仙接过孔秋逸递来的外套,打开一看把她惊到了,难道孔秋逸的口味这么重喜欢吃这么酸的?

“青的吗?我忘了……”孔秋逸若有所思的拿起一个果子打量许久,恍然大悟的说道。

“难道说,你忘记要摘红果子?”听了孔秋逸话,岳玉仙再次被雷到,这种事他也可以忘?

“不,我忘记我是红绿色盲了。”孔秋逸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从小到大知道他是红绿色盲的就只有苏乔而已。

“色盲???”岳玉仙惊讶的睁大眼睛,直直的望着孔秋逸想确定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那,那你是怎么做医生的?”看着孔秋逸真诚的眼睛,她才相信孔秋逸真的是红绿色盲。可是,色盲可以当医生吗?

“我平常都有注意,今天境况特殊才会忘的,而且很少有手术需要我做,我是医师嘛,只要待着领工资红包就够了。”说道最后孔秋逸皎洁的一笑。

“……”岳玉仙万分嫌弃的盯着孔秋逸,这么自豪是想告诉她,就算他不努力也照样可以有花不完的钱吗?

“估计再等五六个小时苏乔就来了。”孔秋逸把重新摘的果子放到岳玉仙面前,然后很随意的坐到一边。

“你知道是谁绑架的咱们吗?”岳玉仙坐到孔秋逸旁边,一边啃着果子一边问。

“……”听到岳玉仙的问题,孔秋逸沉默了,“知道。”

“谁?”岳玉仙紧张的盯着孔秋逸。

“他的目标是我,不是你,以后离我远一点,不然还要随时保护你。”孔秋逸转过头,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你不告诉我,是因为害我的人,是我认识的人吧?”岳玉仙微微一笑,她早就感觉有人在背后一直在注视着她,可是她却不知道是谁。

“……知道多了对你不好,其实这也是我之所以不喜欢管闲事的原因,知道的越多就越容易被当成敌人。”孔秋逸无奈的仰头看着已经昏暗的天空。

“我不问。”岳玉仙第一次看见孔秋逸这么疲倦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说了这句话。

“嗯。”孔秋逸深深的看一眼岳玉仙,马上又仰头看天空。

孔秋逸在岳玉仙不注意的地方,摸着自己的左胸口,不觉的皱眉,这种感觉又来了,不知什么时候,只要是跟岳玉仙独处心脏的位置就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