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十八章 宴国之旅1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4171 2016-07-09 17:19:35

  五个小时后,徐苏乔终于坐着直升机径直降落到孔秋逸旁。

“秋逸,没事吧?”直升机刚停下,徐苏乔就焦急的跑到孔秋逸面前嘘寒问暖,那紧张的神色,在别人看来像是恋人一般。

“嗯。”孔秋逸点点头,伸手拍了拍苏乔的肩膀。

“艾薇儿小姐,之前是我说的太过分了,我在此对你表示抱歉。”徐苏乔低着头走到岳玉仙身前,鞠了一躬,很是官方的道了个歉。

“!!!那什么,没事没事。”岳玉仙被徐苏乔严肃的样子吓到,她也没料到他会道歉。

“还有这次我保护不周连累艾薇儿小姐受苦了,很抱歉。”徐苏乔说着又向岳玉仙鞠了一躬。

“苏乔是按照军人的样子训练的,你就接受他道歉就行了。”孔秋逸看着岳玉仙不知所措的样子,有些不忍,出声劝告。

“哦,那我接受你的道歉。”岳玉仙点点头,尴尬的对徐苏乔说。

“行了,这下不用坐飞机了,直接去宴国吧。”孔秋逸说着坐上直升机。

徐苏乔把岳玉仙扶上直升机,坐到一边报告“孔姝颖小姐已经在宴国做好准备了。”

“是吗,呵,真是辛苦她了。”孔秋逸嘲讽的笑一声。

“秋逸,你别这样。”徐苏乔听着孔秋逸嘲讽孔姝颖有些心酸。

“……”岳玉仙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孔秋逸讨厌孔家大小姐,她是知道的,可徐苏乔为何如此维护孔姝颖?

“徐苏乔,你可以忍,但是我不可以。我不能忍受自己的亲姐姐为了金钱和地位抛弃心爱的男人。”孔秋逸说着,音量越来越大。

“她没有背叛我,我不介意……”

“闭嘴。”孔秋逸打断徐苏乔的话,不耐烦的撩了撩额头上松乱的头发。

“……”徐苏乔欲言又止,他知道孔姝颖一直是孔秋逸的一个心病,他每次想要缓解孔秋逸对她的讨厌却都是被他打断。

“呀,孔秋逸,你不知道打断别人的话很不礼貌吗?徐苏乔你接着说。”岳玉仙听戏听一半,很是不爽的瞪孔秋逸一眼。

“……”孔秋逸瞪回去。

“……”徐苏乔看着很是有威严的岳玉仙,如果孔秋逸要是真跟她在一起的话,肯定是个妻管严。

“说啊,机不可失知道不?”岳玉仙看着已经没声的孔秋逸,又去怂恿徐苏乔,她这才刚听出来一个眉目。

“说什么说,你什么时候能改掉你那八卦的性格?”孔秋逸没好气的等岳玉仙一眼,说要又转过头看着直升机外的风景。

“哼……”岳玉仙轻哼一声,也把头扭到一边去。

“……”徐苏乔无奈的看着两个人,低下头,脑海中不断浮现孔姝颖天真烂漫的小脸。姝颖,我不怪你嫁给别人,是我配不上你,但是你一定要幸福啊!

七个小时后,直升机终于停在一座城堡房顶。

“这里是?”岳玉仙揉着困倦的眼睛,打量着四周华丽的城堡。

“宴国。”徐苏乔环顾四周耸立着的大大小小的城堡,每次来这里心情都会莫名其妙的好起来啊!

“这里跟法国的风格很像啊,不对,这里好富饶啊!”岳玉仙走下直升机,在城堡上俯视流动的人群。

“那是自然,宴国里的任何一个人年薪都会超过一千万。”徐苏乔笑了笑,看着下面灯火繁茂,晚上9点之后是宴国最繁华的时候,姝颖说的果然没错。

“哇塞,那我为什么没听说过这个国家?”岳玉仙惊讶的看着徐苏乔有些不相信,这么繁华的地方她竟然从未听说过。

“宴国是个封闭国家,很少跟别的国家来往,外人也不可能进来,而且宴国的人想要出国必须由国王允许。”

“那咱们是怎么进来的?”岳玉仙皱眉,没想到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样一个封建国家。

“因为……孔姝颖”徐苏乔提到孔姝颖的名字立马伤感起来。

“他姐姐不会就嫁到这里了吧?”岳玉仙指着直升机上熟睡的孔秋逸诧异的问。

“嗯,是宴国一个商业大鳄。”徐苏乔沉着脸点点头。

“解释完就回去。”岳玉仙刚要询问徐苏乔跟孔姝颖的关系,一个冷冷的声音就传进耳朵里,让她浑身一颤。

“秋逸,我……”

“回去。”孔秋逸不给徐苏乔争辩的机会,一手拉过岳玉仙的胳膊就向城堡下走。

“秋逸,我……真的很想见见姝颖。”徐苏乔看着孔秋逸离开的身影,小声嘀咕。

那样小的声音却让岳玉仙听到了,仿佛一提到孔姝颖,徐苏乔就会很伤感,难道他们在一起过?

“你要拉我去哪儿?”岳玉仙一把甩开孔秋逸的手。

“……”孔秋逸没说话,脸色阴沉的看着岳玉仙。

“喂,你说话啊!”因为楼梯内的没有灯,岳玉仙看不清孔秋逸的表情,用手拉了拉他的衣角。

“如果有一天你感觉不适一定要跟我说,我带你离开。”孔秋逸抓住岳玉仙的手,带着些警告带着些威胁又带着些心疼跟岳玉仙说。

“啊?你说什么?”岳玉仙也并不是没听见,只是孔秋逸现在突然说这些,她不是很明白。

“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按照自己的心去选择,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孔秋逸吸一口气,仿佛是做了很大的决定才说出来的。

岳玉仙听到这句话,猛地一颤,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这是爷爷在梦里跟她说的话,爷爷说“小仙儿,爷爷早晚都会离开你的,爷爷之所以把你送到城市里去生活就是想让你坚强,不要轻易屈服。记住一定要遵循自己心的选择,不管你做什么爷爷都支持你。”那是她爷爷说的话,孔秋逸为什么也说了同样的话。

“走吧。”孔秋逸拉着岳玉仙的手接着向下走,他不希望岳玉仙跟姐姐走同样的道路才会说出那句话,他也不知道岳玉仙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孔秋逸,那你会吗?”岳玉仙停住脚步,拉住孔秋逸也停了下来,闪烁这泪花,仿佛是在抓住什么的样子。

“嗯?”孔秋逸看不清岳玉仙的眼睛不能运用读心术,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会按照你的心去选择吗?”岳玉仙吞了吞嗓子里的酸涩,重复了一边问题。

“……”孔秋逸怔住,他可以按照心去选择吗?真的可以吗?

“不会。”想了想,语气强硬的回了她两个字。

自从他走上这条路,就注定了他不可能会按照自己的心去选择。他也不可能会真心去对待谁,他的世界里只有强大。

“走吧。”岳玉仙呼吸一窒,喘了几口气,确定自己平静以后沙哑的说,然后自顾自离开了。

孔秋逸带着岳玉仙走进一个金碧辉煌的城堡,一个白胡子老人满脸笑意迎面而来。

“孔先生,夫人在里面等你许久了,请随我来。”老人先是打量了岳玉仙一眼,马上就离开了视线看着孔秋逸。

“……”孔秋逸点点头,跟在老人的身后。

“都9点多了,她们不吃饭?”岳玉仙跟着孔秋逸走到客厅,看着长长的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有些疑惑的小声问孔秋逸。

“还没吃饭吧,坐,吃吧。”孔秋逸冷笑的看了看桌子最前边坐着的女人,然后毫不客气的拉开一个椅子让岳玉仙坐上去。

“这样不好吧?”岳玉仙为难的看了看孔秋逸,桌子的最前边坐着的那个女人,虽然穿着低调可一看就能看出来气质不凡。

“宴夫人那么大方,自然不会介意。”孔秋逸把岳玉仙强制性按到椅子上,随即坐到旁边。

“秋逸,很久不见。”孔姝颖站起来走到孔秋逸旁边,勉强的笑了笑。

“如果可以,我希望永远不见。”孔秋逸切下块牛排放到嘴里,冷冷的嘲笑。

“看来我的弟弟还是放不下啊!”孔姝颖低下头一笑“秋逸,你知道吗?你越在乎就越会嘲讽,就像你刚才一样。”

“啪!”孔秋逸重重的放下刀叉,直直的盯着孔姝颖。

“这位是?”孔姝颖没有理会孔秋逸,转过头看岳玉仙。

“我叫艾薇儿,孔秋逸的朋友。”岳玉仙想了想,觉得还是朋友这个词适合她跟孔秋逸。

“朋友?真是不可思议。”孔姝颖拿起一杯红酒抿了一口,她以为孔秋逸身边不会出现女人的,没找到他居然还有了女性朋友。

“宴夫人……”

“你还是叫我姝颖姐吧。”孔姝颖听着岳玉仙叫自己宴夫人,突然感觉好讽刺。

“姝颖姐?我觉得还是宴夫人比较适合你。”孔秋逸铁青着脸把岳玉仙拉到自己身后。

“孔秋逸,他没有几年的时间了。”孔姝颖紧紧的皱着眉头,几乎是哀求着说出来的。

“宴夫人,请你注意言辞,他是你的丈夫。”孔秋逸没有理会孔姝颖,拉着岳玉仙走到门口又转过头冷冷的说。

“啊!”孔秋逸走后孔姝颖抱着头痛哭。

她也不想嫁给一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人,可是她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权利,她跟孔秋逸不同,她是一个女孩子,她不能像孔秋逸一样可以从一出生就跟孔老抗争,所以她就只能选择屈服,抛弃自己的幸福。

“姝颖姐应该是有苦衷的。”岳玉仙被孔秋逸强制性的拉在身后,有些无奈的撇撇嘴。

“那也不能成为抛弃苏乔的理由。”孔秋逸停下来,回过头气愤的看着岳玉仙。他也知道孔姝颖是被逼的,可是那又如何,他就是看不惯苏乔在她面前低声下气的样子。

“嘁……”岳玉仙不想跟他争吵,只是不甘心的扭过头。

然后两人就这样沉默了许久。

“孔姝颖已经安排与国王见面。”孔秋逸叹了一口气,淡淡的告诉岳玉仙。

“国王?见国王干嘛?”岳玉仙震惊的看着孔秋逸,一国之君就这样就可以看见了吗?

“……”孔秋逸嘴角上挑,意味深长的看着岳玉仙。如果明天她知道自己是宴国的大公主会不会被吓到。

“你这个笑容……”岳玉仙看见孔秋逸的坏笑,心头一凉。他这个样子绝对没好事,看来明天得小心一点了。

(宴国宫殿)

“爸爸,就不能把玛索召回来吗?他也是宴国的一份子啊!”宴轻璇白嫩的手紧紧的抓着宴国王的手,恳求的看着宴国王,眼里不停的闪着泪花。

“可是……”宴国王看着自家女儿的样子,有些心疼,另一只手抚上宴轻璇的头发,宠溺的揉了揉。

“爸爸,玛索的父亲罪孽深重,恐怕……”

“玛索也算是你的表哥,你怎么可以因为他的父亲就否定了他?”宴轻璇大声打断宴爵的话,一副怨恨的样子瞪着他。

“姐,就算是玛索现在回到宴国,你觉得他可以适应宴国的生活吗?他可是一出生就在韩国,一句中文都不会说。”宴爵嘲讽的看着宴轻璇,他就是要跟宴轻璇战斗到底,她越要干什么,他就越要阻挠。

“用不着你管,等他回国之后我会教他的。”宴轻璇语气强硬,玛索这个弟弟她是要定了。

“玛索愿不愿意回来还说不准呢,你以为,他就那么喜欢你这个表姐?”残酷的笑容顺着灯光映在宴爵的绝美的脸上,显得更加冰冷。

“你……”宴轻璇想要争辩却不知怎么说,她对于玛索愿不愿意回来也不是很有把握,从网上调查玛索是一个很自大唯我独尊的人,10岁的时候出道,现在已经出道8年了,人气却越升越高,硬生生靠着一张脸夺得8年的韩国最受欢迎男明星。

“行了,玛索这事儿我会找使者去跟他说,如果他愿意回来,我自然会接他回来。"宴国王无奈的扶眉,这两个人真是冤家路窄啊,只要一见面准会吵架。

“嗯嗯。”宴轻璇一副胜利的样子,对宴爵挑了挑下巴。

“先去休息吧,明天一起去接待一个贵宾。”宴国王慈祥的笑了笑,想到孔秋逸也是很疑惑,他跟孔家合作就有耳闻,孔家的三少爷跟孔家断绝一切关系,而他为何要来宴国?

“贵宾?”宴爵倒是没在意,可宴轻璇却是在意了。

“嗯,孔秋逸。”宴国王点点头。

“!!!”宴轻璇顿时眉头紧锁,她可是有把柄在孔秋逸手里,自然是有些忌惮。

“宴轻璇,你跟怕孔秋逸啊?”从宴国王的房间出来,宴爵一脸戏虞的看着宴轻璇。看来明天又是一场好戏。

“……”宴轻璇厌恶的瞪宴爵一眼,转头就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