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十二章 不劳烦白先生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420 2016-05-31 21:03:58

  “嘶……”第二天,白哨寒揉着刺痛的头,缓缓的坐了起来。

看到赤果的自己后立马清醒了过来,他昨天都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光着躺在酒店的房间里?

他赶紧跳下床,将房间都找遍都不见女人的踪迹,气急败坏的打给孔秋逸。

“清醒了?”一拨通电话孔秋逸慵懒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昨天的女人是谁?”白哨寒皱着眉头,冷冷的质问,他有洁癖从来都不让别的女人触碰,更何况孔秋逸居然还敢给他下药。

“你说话这么冲,我还怎么敢告诉你啊!万一告诉你,那个女人马上死于非命了怎么办?”孔秋逸笑着打哈哈,说完瞟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晏轻璇一眼。

“说!”白哨寒忍无可忍的大吼。

“嘟嘟……”孔秋逸轻笑一声挂断了电话,一本正经的看着那个有些羞涩有些不知所措的晏轻璇。

“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孔秋逸看着晏轻璇冷笑一声,站起来走到冰箱里拿出一瓶鸡尾酒递给她。

他一点都不喜欢女人,尤其是这种矫揉造作的女人。

“我,我们可以合作吗?”晏轻璇看了看鸡尾酒,有些紧张的看着孔秋逸,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个男人,见过他几面只感觉他就像个小混混,没想到居然这么气派。

“好处呢?”孔秋逸喝一口鸡尾酒,挑眉看着她。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万年不变永远是这句话!”孔秋逸打断晏轻璇的话,有些嘲讽的意味。“呵,那你马上从这里跳下去。”

孔秋逸指着窗户,示意她向下跳。

“!!!”晏轻璇顿时变了脸色,这里可是30多楼啊,跳下去就没命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得理不饶人。

“怎么?怕了?不是说任何事吗,原来晏国的公主是这样说话和做人的!”孔秋逸丝毫不忌讳的讽刺晏轻璇。

“你怎么可以……”

“如果你是怕白哨寒知道这事才来找我的话大可以放心,我做事一向彻底。”孔秋逸实在没兴致听她说下去,这样一比果然还是岳玉仙比较有意思,既不虚假又有担当。

“谢谢!”晏轻璇如果这时候还觉得他是混混的话那就说明她傻了,她鞠了一躬,识趣的离开,这样神秘的人她还是少惹比较好。

“晏国公主……苏乔,去查查。”孔秋逸吩咐他一个得力助手,这个晏国不简单,晏轻璇明明已经年满18周岁了,按照晏国的惯例公主如果年满18周岁就会被封为长公主学习晏国的管理,为何她还在当心理医生?

“是!”苏乔应了一声。

(白家)

白哨寒刚进门就感觉心情又糟了好多。

“白哨寒,昨天那么大的晚会你为何不告诉我,你有没有把我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夏樱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看见白哨寒走进来,就像愤怒的小鸟一样扑倒他身边大声质问。

夏樱凭借知道白老夫人的死因成功逼迫白哨寒答应跟她订婚,几乎是嚣张了一年,鼻孔几乎是朝天。

“解除婚约!”白哨寒略过夏樱丑恶的嘴脸,一脸疲惫的坐在沙发上。

“你说什么?你不想知道你母亲的死因了吗?”一听白哨寒要解除婚约夏樱立马急眼,几乎是冲到白哨寒面前。

“不重要了,如果妈妈在也不会愿意我为了她牺牲我的幸福。”白哨寒轻轻的叹一口气,在他心里她回来了,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你说什么?”夏樱尖锐的大吼大叫。

“当当当……”白哨寒还没说什么,岳玉仙慵懒的揉着粉红色的头发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脸愤怒的夏樱。

“打扰了,你们继续!”她轻轻的一笑,走到餐厅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鸡尾酒。

“你!!!回来了?”夏樱目光紧紧的盯着岳玉仙自然的动作,有些紧张的的看着她,她回来秦天朗为何不告诉她?

“……”岳玉仙看也不看夏樱直接坐到白哨寒对面悠闲的看着一旁散落的杂志。

“仙儿,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夏樱讨好般的坐到她身边,挽住她的手臂开始熟络。

“白哨寒未婚妻,原来未婚妻小姐对待小三都是这么友善啊!”岳玉仙盯着她,嘲讽的一笑。

“岳玉仙!”白哨寒听到岳玉仙的嘲讽很是恼怒,小三?她就那么形容她自己?

“白先生,我说过我叫什么,难道你听不懂?”岳玉仙冷冷的说,看见夏樱的第一秒浓浓的复仇心里就涌上她的心头。

“仙儿,你不要这样。”夏樱听到岳玉仙说的那声白哨寒的未婚妻很是喜悦,她重要爬到岳玉仙的头上了!

“滚开,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岳玉仙狠狠的甩开她的手,夏樱重心不稳跌倒在地,而岳玉仙的话更是让她心里一慌,她难道知道是她把她害成这样的?

“我……”夏樱赶紧挤了两滴泪水,衣服委屈的样子看着岳玉仙,她知道白哨寒绝对会为了岳玉仙跟她解除婚约,所以她现在就只有装柔弱。

“够了,你给我滚出去,以后再敢出现在我面前的话你就死定了。”岳玉仙冷冷的打断夏樱的话,这种虚假的讨好求饶她真是一点儿都不想听。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夏樱看到自己的柔软政策不起作用就直接撕破脸,一个大巴掌就要落在岳玉仙精致的脸上。

“滚出去!”白哨寒抓住夏樱的手,把她推到在地。

夏樱被疼的眼泪刷刷向下落,吃力的站起来,几乎是扶着墙离开的,可见白哨寒用了多大的力气。

“下午我们去看爷爷。”白哨寒说完就要过来抓岳玉仙的手,只不过她一个转身躲过白哨寒伸过来的手。

“不劳烦白先生。”岳玉仙看也不看白哨寒拿着喝一半的鸡尾酒上了楼。

“……”白哨寒楞楞的看着自己落空的手,难道自己跟她真的没可能了吗?

两个小时过去

“孔秋逸啊!”岳玉仙躺在床上,将手机打给孔秋逸。

“嗯!”孔秋逸轻轻的哼一声,显得格外不耐烦。

“你在干嘛?”

“你就想问这个?”孔秋逸皱着眉头,她是忒闲的没事干吗?不是说今天是她亲爷爷的祭日吗,不去祭拜倒有闲心关心他。

“我跟以歌说好的下午去祭拜爷爷,可是他却迟迟不来,电话也打不通,所以……”岳玉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她也知道孔秋逸的性格,麻烦他不好,可是她是真的很担心安以歌。

“他不能去了,安以凝出车祸在医院里。”孔秋逸无奈的告诉她,看来知道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车祸?在哪家医院?”岳玉仙吓得从床上蹦了下来,焦急的询问。

“我送你去祭拜你爷爷。”孔秋逸伸了个懒腰,拿上车钥匙就向楼下走去。安以歌跟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在一起的,可是他这么不喜欢管闲事却不希望岳玉仙越陷越深。

“不要,我要去看以凝。”岳玉仙立马拒绝,虽然安以凝很是泼辣可是看着她本心不坏。

“嘟嘟……”孔秋逸挂了电话,真是有胆大的,明知道他的手段还依然不听从他的。

“呀,孔秋逸,呀!”岳玉仙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立刻火冒三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