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十三章 孔秋逸脸红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976 2016-06-04 19:14:59

  “秋逸?你怎么来了?”白哨寒就看见冲进来的孔秋逸,疑惑的询问。

“艾薇儿,出来!”孔秋逸看了一眼白哨寒,就直接略过他向楼上走去。

“秋逸,孔秋逸!”白哨寒看着如此忽视自己的孔秋逸,有些恼火,也追了上去。

“把门打开!”孔秋逸熟门熟路的走到岳玉仙房间门口,使劲敲了敲门。

“你滚!”岳玉仙不耐烦的大叫,也不知道以凝怎么样了,千万不要出事啊!

随后赶来的白哨寒看着紧锁的房门,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门。

一开门只见床上坐着头发凌乱的岳玉仙,孔秋逸一把拽住岳玉仙的手,将她从床上拖了起来。

“这就是你一年来的成果?那还真是对得起安以歌的精心培养。”孔秋逸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不仅是岳玉仙被吓到了,就连在他身后的白哨寒都吓到了。

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正经了?

“我怕以凝出事。”岳玉仙被惊的语调都充满了委屈,小声的嘀咕着。

“那你爷爷呢,你爷爷就不管了吗?答应他要坚强,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孔秋逸松开自己的手,岳玉仙中心不稳的坐在地上。

“给我10分钟。”岳玉仙刷的看向孔秋逸,对啊,就这么一件小事她就没法承担了吗?不,她要坚强,不能让以歌对她的培养白费,不能让爷爷失望。

“……”孔秋逸瞪了岳玉仙一眼,拉着愣在一旁的白哨寒下楼。

“秋逸,你……”白哨寒本想问孔秋逸跟岳玉仙的关系,可是孔秋逸喜欢的是男人他也没有必要去担心什么。

“……”孔秋逸严肃着脸盯着白哨寒的眼睛,他已经读出他想问的是什么了,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什么关系?貌似什么关系都没有。

“走吧!”白哨寒看着孔秋逸平静的眼睛居然有些不忍心问下去,可是白哨寒还是被孔秋逸那清澈的眼睛欺骗了,他只是一个有些调皮幼稚的小孩,不应该质疑他的。

“……”孔秋逸看着白哨寒远去的背影嘴角向上一挑,白哨寒你终究是斗不过我的,你的仁慈优柔寡断早晚会害了你。

“是安以歌告诉你今天是她爷爷的祭日?”白哨寒坐在沙发上,找了个话题跟孔秋逸闲聊。

白哨寒突然在心底感叹一声,似乎自从他懂事那年他就感觉孔家对孔秋逸不一样,他们对孔秋逸不管不顾而孔秋逸那倔强的性格也从不会向孔老爷子低头。那样的成长环境里成长的他玩世不恭什么都不在意,可是他的真实性格连他哥哥都是不清楚的,他一直都知道孔秋逸不像外表上那么简单,却什么都调查不到。

“嗯。”孔秋逸随后坐在离白哨寒有一些距离的沙发上,轻声点头,又拿出手机玩起游戏来。

“你跟他关系很好?”

“不好。”孔秋逸忙着打怪头也不抬的回答白哨寒。

“你在法国的时候见过她?”白哨寒对孔秋逸的动作习以为常,但是这也仅限于孔秋逸。

“嗯!”孔秋逸料到白哨寒已经猜到很是大方的回答。在法国为了保护岳玉仙他几乎是封锁了她的所有信息,所以有多大的本事也找不到她,现在安以歌跟她站在一起,白哨寒自然会猜到她去了哪里。

“……”接下来两人无话,白哨寒坐在沙发上品茶时不时的看看打游戏打的火热的孔秋逸。

20分钟后,岳玉仙带着一脸的阴沉从楼上下来。

“我跟你去。”白哨寒看着一身黑衣的岳玉仙站起来捋了捋衣服,平静的看着她说。

“不需要。”岳玉仙冷声拒绝,大步走向门口不给白哨寒任何还嘴的机会。

“……”孔秋逸站起来跟在岳玉仙身后,头抬也不抬还在玩着游戏。

走出门口孔秋逸立马退出游戏,包了个棒棒糖含在口中。

“装模作样!”岳玉仙看着旁边变化如此之大的孔秋逸不由翻了个白眼。

“谢谢夸奖,这是我的习惯。”孔秋逸淡淡的说跟刚才的气质完全不同,如果说刚才是玩世不恭的富二代的话那么现在则是应对自如的高冷首席。

“习惯真差。”岳玉仙撇撇嘴,打开副驾驶车门就坐了上去。

“……”孔秋逸看着傲娇的岳玉仙轻笑一声也上了车。

起初岳玉仙以为他不知道在哪儿会问她,结果孔秋逸什么都没问熟车熟路径直开到了埋葬岳爷爷的附近,她不服气的哼一声,看来还真是小瞧了他的能力。

“他们是?”岳玉仙下车,却远远的看见她爷爷的坟前站着一个很是富态的妇人身后还跟着七八个黑衣保镖。

“……”孔秋逸走到岳玉仙身边平静的看着那位妇人不回答她的问题。

岳玉仙抬头看一眼孔秋逸的眼睛,他一副不想说什么的样子,她了解他如果不想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来的。

只好硬着头皮走向妇人,还没走进就被一个强壮的保镖拦住。

“……”妇人转过头来看着岳玉仙,做了个手势,保镖放下拦住岳玉仙的手示意她过去。

“你是这里人?”妇人温和的笑了笑,柔和的声音缓缓的问岳玉仙。

“不是。”岳玉仙看着妇人精神有些恍惚,为什么她会给自己带来暖意?

“也是。”妇人有些凄凉的一笑,眼前的这位姑娘鲜艳的粉红色头发,身穿价值不菲的衣服又怎么会是她那可怜的女儿。

“……”岳玉仙看着她伤心的样子,自己的心也是一阵刺痛,她是谁为什么会那么惆怅的站在爷爷的坟前?

“走吧!”妇人转过头深深的看了岳爷爷墓碑上的遗照,转过身上了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

岳玉仙目视劳斯莱斯离开,心里酸痛。

“你猜的不错。”劳斯莱斯离开,孔秋逸走到岳玉仙身旁肯定她的猜想。

“!!!”岳玉仙震惊的看着孔秋逸,她猜想什么了?真是是她想的那样吗?她真的是自己从未谋面的母亲吗?

“你觉得哪个有钱人会开车来到这个小山沟祭奠你的爷爷?”孔秋逸看了一眼岳玉仙,蹲下身看着墓碑上岳爷爷的遗照,还真是跟晏国的国王长得很像。

“那,那,她为何不早点来找我们,如果她早点来爷爷也许就不会,就不会……”听完孔秋逸的话,岳玉仙的泪水就止不住的往外冒,有些抽搐的抱怨道。

“你这是问我?”孔秋逸有些不满岳玉仙的语气,他本就不该管这事的,结果她知道真相后还一副埋怨的看着他,这是怪他没有早点告诉她吗?呵!她凭什么?他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原则去帮她,她倒好居然还怪上他了。

孔秋逸站起来冷冷的看了岳玉仙一眼,就要离开,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他没有闲心再去做。

“……”岳玉仙看着孔秋逸眼中的嘲讽,心顿时就慌了,她刚才做了什么?她居然还敢怨孔秋逸!

她懊恼的低下头,忽的转过身从背后抱住孔秋逸的腰阻止他离开。

猛的被抱住,孔秋逸的心也咯噔一下停止跳动,他,他这是被人抱了?

“对不起,你本来就不应该管这事的,是我欺人太甚了。对不起。”岳玉仙紧紧的搂住孔秋逸头贴在他有些瘦弱的后背上,却感觉异常安心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没,没关系。”孔秋逸被抱的紧张,早就把刚才的生气抛到了九霄云外。

“以后你想告诉就告诉,不告诉我也无怨无悔,对不起啊!”岳玉仙依然紧紧的抱着孔秋逸,后悔的感叹。

“没关系……”孔秋逸用手想挣开岳玉仙紧紧环住的手却愣是紧张的说不出一句话。

“我被抛弃过一次,所以我很怕被抛弃,所以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可以打我骂我,不要抛弃我好不好?”岳玉仙说着,滚烫的泪水就流了下来,滴在孔秋逸纯白色的衬衣上,而孔秋逸猛的一颤,紧张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出了抚养他长大的佣人这是他第一次跟女人这么亲近。

“……好……”孔秋逸长长的深呼一口气,点了点头。

“谢谢你。”岳玉仙轻轻的笑了,却依然没有松手。

“我知道了,你,你可以松手了吗?”孔秋逸别扭的扯了扯岳玉仙,满脸通红。

“哦,好。”岳玉仙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迷恋的抱着孔秋逸,赶紧松手,尴尬的走到孔秋逸面前。

“我天,孔秋逸你脸好红,还出了好多汗……”岳玉仙惊讶的看着孔秋逸红彤彤的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奸诈的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孔秋逸,你不会是第一次这么跟人亲近吧?”

“……”孔秋逸刷的一下脸又红了,居然还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

“哇,那你……”岳玉仙诱惑的挑了挑眉,直直的看着他。

“……”孔秋逸别开脸。

“哈哈,不逗你了。”岳玉仙大笑几声,转身走到岳爷爷坟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