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十一章 下一次就是脖子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3001 2016-05-29 19:16:11

  “秋逸,这是怎么回事?”孔秋禹看着气氛不对,疑惑的凑到孔秋逸身边。

“榆木脑袋!”孔秋逸瞪了孔秋禹一眼接着说“标准的狼多肉少嘛!”

“狼多肉少?”孔秋禹毕竟是从小在军队里长大的老粗不懂这些个情爱。

“龙颜香一定知道,你去问她。”孔秋逸不屑跟这样一个爱情白痴谈话。

“颜香都不屑跟我说话。”孔秋禹垂下头,气馁的叹气。

自从孔秋禹十岁那年见到龙颜香,就一见倾心,到现在都喜欢了十三年了,可龙颜香连一个正眼都不曾给过他。

“……”孔秋逸想起龙颜香就忍不住笑!几年前她被自己骗到军队中当兵,现在应该恨死他了吧!

孔秋逸当年为了躲避龙颜香的死缠烂打,就骗她说自己要跟哥哥一样去当兵,结果她就真的上当了,为了他也去当了兵。不知道现在见到他会不会想捏死他。

而岳玉仙这边跟白哨寒的口水战也告一段落,当然,是白哨寒这个历经沙场的商人获胜。

安以歌不舍的看着岳玉仙,眼神里充满了坚定,他是不会放弃她的。

“……”岳玉仙自知理亏,她也不曾想过,白哨寒居然没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他当时那么厌恶她为何不签字?

“所以,艾薇儿小姐,请自重!”白哨寒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黑骑士一样的安以歌。

“白哨寒,你这么做就不觉得很卑鄙吗?”岳玉仙愤愤的看着白哨寒。

“不觉得!”白哨寒轻轻的一笑,转身离开。

“以歌,对不起!”岳玉仙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安以歌,充满歉意的低下头。

“我不怪你,我会想办法帮你离开他的。”安以歌用手捧住岳玉仙白皙的脸,温柔的笑了笑。

“嗯!”岳玉仙看到安以歌的笑容就更加羞愧。

岳玉仙向远处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正直直的盯着自己,她眉头微微一皱,她有惹过那个女人吗?为何要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盯着自己?

晏轻璇哀怨的盯着岳玉仙,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何能让白哨寒这样的人失去理智?

“艾薇儿小姐,很高兴再见到你。”萧晨打断岳玉仙的目光,伸出手。

“很高兴见到你,萧晨。”岳玉仙看着眼前的萧晨,充满了笑意,右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很好,我很高兴。”萧晨一句话让两个人同时笑起来,所谓的默契不过如此。一句话包括了一年来的不舍跟相见的喜悦。

晚会结束,岳玉仙面无表情的被白哨寒带走,她就知道这次回国跟白哨寒一定会有接触,该来的真是躲都躲不掉,避也避不开。

“没有任何变化,还是你走时候的样子。”白哨寒笑着为岳玉仙打开别墅的门。

“……”要是搁一年前她也许会幸福的笑出声,可是她现在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行李,我已经派人去取了!”白哨寒看着岳玉仙面无表情的略过他,有些失落,但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又能怪谁!

“把这里的东西都扔出去,换上全新的法式风格,所有的都要最好的。”岳玉仙还是无感,走到她之前的房间,扫了一眼转过头看着白哨寒。

“岳玉仙!”

“白先生,我叫艾薇儿!”岳玉仙料到白哨寒会生气,淡淡的一笑纠正。

白哨寒的心狠狠的一颤,他刚刚还特地嘱咐张婶把她之前的房间好好整理一下,把之前他们的合照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希望能让她回心转意,结果她看都没看一眼就让他扔出去。

“怎么白先生?这么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岳玉仙妩媚的走到白哨寒旁边,手抚上他的胸脯,挑逗的看着他。

“……”他紧紧的盯着她的动作,他居然感觉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不是,来人,把这些东西都扔出去,换上法式风格的。”

他最后还是应了,也是,过去的就是过去的了,他凭什么还想让她记起来。

“谢谢,白先生。”岳玉仙向后站了一步,客气的对白哨寒点了点头。

“你一定要这样称呼我吗?”白哨寒不满的看着她,他居然没想到一年居然能让她变化这么大。

“是,白先生,一个小时后,我希望能看到我新的屋子。”岳玉仙点头,说完就走进了浴室。

“……”白哨寒懊恼的看着岳玉仙的背影,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她就不会变成这样。

(一个小时后)

岳玉仙揉着刚刚吹干的头发走出浴室,就看见全新的房间,欣慰的一笑。

关上门,躺在床上,黑黑的夜里,让她感觉很不真实,这个房子她曾发誓再也不回来了,没想到居然还是躺在了这里。闭上眼睛准备休息,忽然一双大手抚上她的肚子。她浑身一颤,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她坐起来,一按遥控器顿时整个房间灯火通明。

她冷冷的看向一旁的白哨寒,他赤裸着上半身,温柔的看着岳玉仙。

“既然白先生喜欢我的床为何不早点说,我可以让给你。”岳玉仙下床看着白哨寒笑了笑。

“我爱你!”白哨寒坐起来看着岳玉仙,他现在真的很害怕失去她,当他看到晚会上岳玉仙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臂时,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那种感觉就仿佛失去了全世界一样。

“哦?我知道了!那白先生就在这里休息吧!”岳玉仙也惊讶他会轻易的说爱她,但也只是吃惊而已,她已经对白哨寒没有半点感觉。

“仙儿……”白哨寒看着岳玉仙就要离开,心顿时就慌了,赶紧跳下床从背后抱住她。

“白哨寒,这一切都晚了,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岳玉仙不挣扎只是淡淡的说着。人都是这样,等失去的时候才会回过头来珍惜,只是她不想给他回来珍惜的机会。

“不晚,不会晚的。”他松开岳玉仙,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清澈的眼睛吻了下去。

继而手就要脱岳玉仙的睡衣,她猛的推开他,将一把锋利的匕首对着自己的手腕狠狠的割了下去。

白哨寒震惊的看着岳玉仙,然而她接下来的话又在他的伤口上撒上了盐。

她说“白哨寒,这样的我你应该没有任何兴致了吧!”

他赶紧叫来了私人医生,心痛的看着医生为她输血和止血,她宁愿用这样的方式也不想让他碰她。

“白先生,如果还有下次,就是脖子。”医生走后,岳玉仙带着一抹笑意看着包扎整齐的手腕,看着一脸挫败的白哨寒。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他悲痛的看着岳玉仙,点头走了出去。

“明天还得去看爷爷,不应该挂彩的。”看着白哨寒走出去,她松了口气,又发愁的看着手腕上的绷带,她这么做也是想警示白哨寒,她愿意配上一切去躲避他的触碰。

酒吧里

“你别喝了!”晏轻璇看着醉的不成样子的白哨寒,赶紧抢走他的酒杯。

“放手!”白哨寒晃了晃昏迷的头,冷冷的对着晏轻璇大吼。

“对你的病有危害。”晏轻璇也不示弱,将桌上的所有酒扫到地上,站起来同样对着白哨寒大吼。

“想喝就喝呗!”孔秋逸慢悠悠的走过来,拿着一瓶酒精浓度最高的威士忌,递给白哨寒。

“你!”晏轻璇愤怒的看着孔秋逸,每次遇到这个男人都没什么好事,总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我?我很好。”孔秋逸挑眉,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她。

“我真的很讨厌你。”

“我也没让你喜欢我。”孔秋逸坐到白哨寒旁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威士忌,放在灯下观察。

喝了一杯威士忌的白哨寒,突然感觉浑身燥热,仿佛要燃烧起来,疯狂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白哨寒,你怎么了?”晏轻璇正要反驳孔秋逸就看见脸通红的白哨寒。

“要谢谢我哦!”孔秋逸放下盛着威士忌的高脚杯,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你给他下药了?”晏轻璇走到白哨寒身边拍他的后背,她一阵心慌,白哨寒现在被下药,会不会……

“看你也挺不容易的,却什么都得不到。”孔秋逸笑着看她有些娇羞的表情。

“白哨寒带走的那个女人呢?让她来。”晏轻璇不自然的看了白哨寒一眼,她虽爱慕白哨寒,却不喜欢趁人之危。

“艾薇儿?呵,如果我没猜错,就是因为艾薇儿拒绝了白哨寒的触碰,他才来这里借酒消愁的。”孔秋逸看到白哨寒的样子时就明白了一切,看来就只有岳玉仙才能把他变的这么堕落啊!秦天朗应该早就知道她是他的弱点了吧,为何不利用这个弱点让白哨寒一招毙命反而把她送到法国呢?

“……”

“这是房卡。”孔秋逸将一张卡递给晏轻璇,灿烂的一笑。

“……”晏轻璇犹豫的接过孔秋逸递过来的卡,显得很不自然。

“我可真是越来越善良了!”孔秋逸缓缓的离开,感叹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