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十章 重逢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897 2016-05-25 00:00:20

  “……”岳玉仙坐在劳斯莱斯里看着一个一个的走进礼堂的邀请者,她竟然会有一些紧张。

“有我在!”安以歌看着迟迟不肯进去的岳玉仙,温暖的手抓住了岳玉仙有些冰凉的手,安慰的看着她。

“嗯!走吧!”岳玉仙点了点头,扬起一抹微笑下车。

一些碰巧到来的贵族都被岳玉仙惊艳到了,居然还有这么美若天仙的人,更为惊艳的是她身上的礼服。

安以歌站到岳玉仙旁边,岳玉仙则是很自然的挽起安以歌的手臂,带着一抹高傲的笑容走了进去。

“哇,真是郎才女貌啊!”“对啊,你看到没?那个女人身上穿的礼服,肯定价值几千万!”“那个男的是我见过最帅的人了!”

岳玉仙听着身后议论声嘴角向上一挑,郎才女貌?这个词真是贬低了她跟以歌。价值几千万?以歌设计的怕是几亿都不卖。最帅的人?应该是最帅的神吧!

走进礼堂,各式各样的人接踵而来。

“!!!”茫茫人中岳玉仙突然就看见那个慵懒的身影,在礼桌旁品尝红酒。

岳玉仙简直控制不住脚步直直的向着那个身影扑去。

“你干嘛?”孔秋逸正放下酒杯就要批评一旁聊的正欢的白哨寒,一个身体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孔秋逸,好想你啊!”岳玉仙双手环在孔秋逸的腰间,不顾形象的用头蹭了蹭他的胸脯。

“……”孔秋逸无语的看着像猫一样的岳玉仙,不顾四周投来的目光也用手抱住她。

“仙儿……”白哨寒看了一眼依偎在孔秋逸怀里的粉红色头发的女人,以为是他惹的情债,突然又反应过来,孔秋逸喜欢的不是男人吗?为何会抱着一个女人?又仔细一看差点晕倒,这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岳玉仙吗?

“……”岳玉仙抱够了,挣开他充满清香的怀抱,突然意识到这是在礼堂,白哨寒举办的慈善晚会,环顾四周,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看。

“回过神了?”孔秋逸看着岳玉仙眼里的懊恼,勾唇一笑。

“我……”岳玉仙看着心灾乐祸的孔秋逸,尴尬的低头,她刚才是干了什么?看见孔秋逸,所以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扑了上去?

“岳玉仙!”白哨寒一把扯过还在孔秋逸腰间的岳玉仙的手,深情的看着她。

“先生,松手!”岳玉仙盯着白哨寒火热的眸子愣是没有半点情绪,冷冷清清的说。

“岳玉仙。”白哨寒不理会岳玉仙的反抗跟冷淡的言语只是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

“对不起,艾薇儿小姐!”秦天朗看见岳玉仙的时候也是一愣,她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会跟设计师bertrand一同进来?怎么会穿着珍贵的天使羽衣?怎么会跟孔秋逸关系那么好?一连串的疑问在他脑海里盘旋。

可是归根到底,他还是比白哨寒理智,看着岳玉仙不怎么高兴,他赶紧扯开白哨寒紧紧抓着岳玉仙的手,礼貌的道歉。

“没事!”岳玉仙看着自己被抓红的手腕,心中苦涩,他这紧张的样子又是做什么?

“艾薇儿?”白哨寒收回看向岳玉仙的目光疑惑的看着秦天朗。

“嗯,法国小有影响力的设计师。”秦天朗点了点头,他现在对于岳玉仙也知道的不多,要不是之前孔秋逸无意间告诉他岳玉仙现在叫艾薇儿,那么他就一无所知。

“秋逸,她?”孔秋禹几乎是震惊的看着岳玉仙,他从来没见过有女人可以接近孔秋逸半步。每次那些女人刚要贴过来的时候都被他打到一边。

然而现在孔秋逸不仅让她抱他甚至他还回抱了。他以为孔秋逸终于喜欢上女人了,然而看清那个女人的脸后更为震惊,这个不是白哨寒的前妻吗?秋逸怎么会跟白哨寒的前妻混在一起?

“嗯,白哨寒前妻。”孔秋逸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

“哥,你可得好好说说白哨寒,这都什么破酒啊?”孔秋逸万分嫌弃的把酒杯放到桌子上,对着还在呆愣的孔秋逸吐槽。

“你说,她就是我妻子?”白哨寒听着孔秋逸的话,心情在一次没法平复。

他本来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可是听完孔秋逸的话又开始打量起已经回到安以歌身边的艾薇儿。

“前妻。”孔秋逸笑了笑,看着白哨寒紧张的神色。

“不,是妻子。”白哨寒肯定她是岳玉仙之后,笑了笑,把手中的红酒一仰而尽。

“离婚协议书,你没签!”孔秋逸也毫不意外看着白哨寒喝完的那个酒杯,难道是他嘴太刁?为什么白哨寒不觉得这酒难喝?

“……”白哨寒笑了笑又喝了一杯,喝完孔秋逸更郁闷了,一定是白哨寒的酒太难喝了!以后再也不喝白哨寒的酒了。

一旁晏轻璇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平静的眸子盯着岳玉仙,手狠狠的攥了起来,尖锐的指甲捅进肉里也毫不在意。自从她出现之后,白哨寒就再也没看过她一眼。

没错,她爱白哨寒,一年多来她做了他的私人医生,除了睡觉在一起外剩余的时间几乎都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还不能把岳玉仙从白哨寒的心里挤出去?

“她是岳玉仙?”韩慕熙也惊讶的看着落落大方的岳玉仙,她嫁给白哨寒以后他就放弃了她,真心的祝福白哨寒。没想到白哨寒居然不要她的孩子还把她赶走,要不是秦天朗一直拦着他,估计他那会儿又要跟白哨寒大吵一架。

“是啊!”萧晨笑着看岳玉仙的一举一动,她过的很好,真是太好了。

“刚才怎么那么激动。”安以歌看着有些窘迫的岳玉仙,并不在意她抱了孔秋逸,因为他知道孔秋逸不是他情敌,没必要担心他。

“一个激动就……”岳玉仙扶额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安以歌笑了笑拉着岳玉仙去拜访在中国很有实力的设计师。

“刚才是我失礼了!”白哨寒端着一杯红酒,走到岳玉仙身边笑着说。

“没关系,白先生。”岳玉仙平静的点了个头。

“白先生?就这样称呼你唯一的丈夫吗?”白哨寒听到岳玉仙的称呼轻笑一声,靠近岳玉仙耳边小声说。

“……”岳玉仙瞪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白哨寒。他这是什么意思,她明明已经跟他离婚了。

“不懂吗?”白哨寒声音突然放大,一副好笑的样子看着她。

“一年前,我们的婚礼可是现场直播!”白哨寒看岳玉仙还是愣愣的,又开口解释。

“我明明已经签了离婚协议。”岳玉仙听他这么一说,立马就紧张了。

“你签了是没错,我呢?”白哨寒笑,她这下应该懂了吧!

“!!!”岳玉仙慌了,她怎么会知道白哨寒居然没有签字。

“……”安以歌一直站在岳玉仙不远处静静的听白哨寒跟她的对话。手陡然收紧,原来她嫁的人是白哨寒——许安琪真正爱的人。

岳玉仙埋怨的看向孔秋逸,他一定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她?

孔秋逸也看向岳玉仙,冷冷的一笑,岳玉仙,你忘了。我可是从来不会管闲事的。

看着孔秋逸那略带讽刺的笑容,她的心里很是酸涩,是啊,她有什么资格去埋怨别人,况且孔秋逸的原则就是不管闲事。

“你想怎么样?”岳玉仙恢复平静,淡淡的询问。

“既然是妻子,当然要跟丈夫在一起!”白哨寒理所当然的一笑,挑眉看着岳玉仙。

“……”岳玉仙不知如何反驳,猛的灌了一杯酒极其不爽。

“白先生,这样的话就没意思了。”安以歌看着岳玉仙的动作,心狠狠的抽动,上前拉过岳玉仙的手臂,严肃的盯着白哨寒。

“bertrand先生,请问你跟我的妻子是什么关系?”白哨寒冷冷的看着安以歌的举动,岳玉仙是跟他一起来的身上还穿着他设计的天使羽衣,这是不是说明他们两个在一起?想到这儿白哨寒的手攥起了拳头。

“这跟白先生没有关系吧!”安以歌默默的拉住岳玉仙冰冷的手,她总是怕冷,医生说这是流产后没有好好处理留下的后遗症,即使是烈日炎炎的夏天她也总是会觉得冷。

“bertrand先生,请你对我的妻子放尊重。”白哨寒看着安以歌紧紧的拉住岳玉仙的手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扯过岳玉仙,拉到自己身边。

“白哨寒,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离婚协议你没签是你自己的事,跟我又有何关系?”岳玉仙大步远离白哨寒冷冷的看着他。

孔秋逸在不远处含笑看着这场两男争一女的戏,果然,女人就是祸害,能让这样冷静的男人明争暗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