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白哨寒番外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3150 2016-05-16 21:49:45

  (中国)

“董事长,你已经一个多礼拜没去了!”萧晨心疼的看着忙碌的白哨寒,自从岳玉仙走了以后,他就日日夜夜的工作,一天最多睡3个小时。

“帮我买杯美式咖啡!”白哨寒拿起手旁的咖啡,摇了摇发现是空的,把空杯子扔到垃圾桶里吩咐萧晨。

“白哨寒……”萧晨把一份文件砸到白哨寒头上,愤怒的看着他。

“萧晨,别以为你跟我十多年的友谊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白哨寒被砸,刷的站了起来,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

“白哨寒,你这样值得吗?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让岳玉仙回来吗?”萧晨失去了理智,他现在真是无药可救。夏樱说她知道杀害他母亲的凶手是谁就让他答应她跟她订婚。而他的抑郁症越来越重,严重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什么。

不知几次,她都发现他站在天台上想要跳下去,要不是她及时发现,他估计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你告诉我,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她要离开我?”白哨寒摇摇晃晃的走到萧晨面前,抓住她的肩膀,他是真的不知道那天他做了什么,只记得他得知岳玉仙怀孕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接下来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

“我只能告诉你,她,永远都不会再原谅你。”萧晨也知道他是因为犯抑郁症才会打掉岳玉仙的孩子,才会对她那么残忍,可是等她要跟岳玉仙解释的时候,岳玉仙就已经不知所踪了。

她害怕她一旦告诉白哨寒发生了,他会再次失去意识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听到萧晨说岳玉仙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他受打击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倒在了沙发上。

“我明天帮你请一个心理医生。”萧晨无奈的摇摇头,坐在了白哨寒旁边。

这一个礼拜,她几乎寸步不离的盯着白哨寒,生怕他会犯抑郁症自杀。

“不,我要去找岳玉仙!”白哨寒皱着眉摇头,他也知道自己的抑郁症有多严重,他的抑郁症是遗传的母亲,自从他懂事起就没见过母亲真正开心过,每天不离药瓶。

“找到了又如何?你的抑郁症还会再次害了她!”更何况根本就找不到,她动用了所有白哨寒的势力去找岳玉仙,可是仿佛有一个人封锁了全部消息不让她找到岳玉仙。而白老夫人几乎什么都没留给白哨寒,却就留了他遗传性抑郁症。

“好,看病!”白哨寒痛苦的闭上眼睛,岳玉仙,你一定要等我,我治好病就去找你。

“好好休息一下吧!不然岳玉仙回来看见这样颓废的你,是不会原谅你的。”萧晨看着白哨寒,这几天她就只能靠岳玉仙这个名字才能让白哨寒听话。

“好!”白哨寒听到夏樱的话,想了想,对啊,万一岳玉仙回来看到他这幅鬼样子,会不会对他更加失望?

“联系最好的心理医生,明天我要见到。”萧晨看着白哨寒睡着才松口气出了董事长办公室。

“萧晨,我要见白哨寒。”萧晨刚要去休息,就被夏樱叫住。

“他正在休息!”萧晨不悦的看着夏樱,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夏樱这个女人,当初就是因为她,白哨寒才失去了理智害了岳玉仙。这下又用手段做了白哨寒的未婚妻。

“我才不信,快点,我要见他。”夏樱推开挡在门口的萧晨就要进去。

“白哨寒好不容易才休息下,你就那么见不得他好?”萧晨狠狠的抓住夏樱的胳膊,愤怒的看着她,也不知道她是有谁撑腰。

“哼……”夏樱想了想,这几天她来找他的时候的确发现他颓废了许多,转身离开。

“夏樱,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不是知道白老夫人的死因,只是你的目的永远都不会达到。”萧晨盯着夏樱的背影吼道。

“白老夫人,呵,不过是抢来的妻子!”夏樱转过身来,嘲讽的看着萧晨。

“你什么意思?”萧晨听到夏樱这样形容白老夫人一愣,抢来的妻子?这是什么意思?

“哼……”夏樱皎洁的一笑,转身就离开。

第二天

“董事长你醒啦!”萧晨看着白哨寒不安的做起来,赶紧上前。

“仙儿呢,不要离开我。”白哨寒伸手一抓,仿佛要抓到什么。

“……”萧晨咬唇忍着不让泪流下来,他又梦到了她!自从岳玉仙走后,他每每躺下就梦到岳玉仙离开他,这也就是他不想睡觉的原因。

“萧晨,我……”

“这个晏医生看病喜欢在医院里,所以董事长收拾收拾,我们这就出发。”萧晨打断白哨寒的话,她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是她不想听这些没用的道歉,她只希望他能健康起来。

“嗯,好!”白哨寒抱歉的看着萧晨,站起来缓缓的走到洗手间整理自己。

“……”萧晨叹了口气,他终于好好睡了一觉,白哨寒这是我作为一个朋友,真心希望你能好起来。

白哨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瘦的眼睛都开始深邃起来,就连下巴上都出了淡淡的胡须。谁能相信这是一个叱咤风云的董事长?

白哨寒低下头,打开喷头让水说着头流下来,他不能再这样了,这样就只能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让他的敌人高兴。

半个小时后,萧晨惊讶的看着一个精神饱满的人从董事长办公室走出来。她忽然欣慰的笑了,他终于恢复正常了!

“走吧!”白哨寒对着萧晨笑了笑,从今天开始他也要好好活着,让岳玉仙看见一个完美的他!

“是,董事长!”萧晨顿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这样才是他嘛!那个死气沉沉颓废的白哨寒就去死吧!

坐在车上,白哨寒百般无聊的看着晏医生的资料,到底是什么医生居然这么大谱连他都请不动,只能登门拜访。

看见晏轻璇的照片,白哨寒皱起眉头,为什么他总觉得照片上的人这么熟悉?

“这个晏医生什么来历?”白哨寒指着电脑上晏轻璇的照片问一旁的萧晨。

“我这就查!”萧晨看了一眼照片上绝美的女子,其实她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就感觉这个人似曾相识,跟一个她认识的人很像。

“很漂亮!”萧晨听到白哨寒夸晏倾城吓了一大跳,他居然夸一个女人漂亮!

“谁允许你找这样一个女子!”萧晨以为白哨寒想夸她会挑人,结果他冷冷的来了一句。

“她是全国最好的心理医生了!”萧晨哀怨的看着白哨寒,她花了多少心思才把人家请过来的,结果他居然还怪她。

“分明就是个花瓶……”白哨寒鄙视的看了一眼萧晨。

“……”萧晨无语的看着白哨寒,怎么今天才发现他这么腹黑啊!

(医院!)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所谓的全国最好的心理医生?”白哨寒表情凝重的看着萧晨,在这儿都等半个小时了,结果那个晏轻璇4还是迟迟不肯出现。

“额……我再联系她!”萧晨擦擦头上微微冒出的冷汗,这个晏医生难道不知道她的病人是白哨寒吗?居然还敢这样迟到!

“砰……”萧晨刚要打电话给晏轻璇,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就闯了进来。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晏轻璇理了理乱糟糟的刘海,走到办公桌前。

“我需要的是一个讲诚信的医生,你,不合格!”他盯着那个莽撞的女人,脸色臭臭的!

白哨寒看着晏轻璇的脸居然被惊艳到了,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装扮,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充满了灵气,小小的鼻子和嘴巴,简直称得上天斧神功。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她很美却不耐看,而岳玉仙美得很耐看,也许第一眼不会被她迷到,可是却越看越有滋味。

“不合格?怎么就不合格了?”晏轻璇看着白哨寒离开的背影,可笑的说了一句。

“光是守时这一点,你就不合格!”白哨寒听到晏轻璇的嘲讽,皱了皱眉,转过身看着她。

“是吗?可是我还有很多合格的地方,你就全部忽略不见?”晏轻璇随意的坐在桌子上,挑眉不屈服的看着白哨寒。

“我是个商人,诚信是最重要的,没了诚信,一切免谈!”白哨寒很喜欢她不屈服的性子。

“可是,我是个医生,看病的时候不可能只看生病的地方吧?要全面的了解病情啊!好的坏的!”晏轻璇轻笑一声,走到白哨寒旁边。

“……”

“当然,心理医生那么多,不必只找我!”晏轻璇紧紧的盯着白哨寒的眼睛。

“……”白哨寒瞪了晏轻璇一眼,转身就想走。

“不过,你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漂亮的心理医生!”晏轻璇得意的一笑。

“……”白哨寒向外迈去的脚一颤,停了下来。她居然这么自恋!

白哨寒看向那个还在得意中的晏轻璇,鄙夷的看着她,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自恋的人,居然还敢当着他的面自恋。

“怎么?白哨寒先生后悔了?”晏轻璇含笑看着白哨寒似笑非笑的脸。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真的好帅,明明眼神中充满了疲倦,却还是那么有气势。

“晏轻璇小姐,我希望你真的像萧晨介绍的这么好!”白哨寒突然笑了,这个女人真的是自恋的可爱。

“那是必然!”晏轻璇轻轻的笑了一声,他这是接受她了,果然,对待特殊的人就应该用特殊的方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