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三十六章 孔秋逸,朋友之间要互相帮助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798 2016-05-15 16:59:25

  (中国)

晚上11点多(法国比中国的时间晚7个小时,所以中国现在是晚上),夏樱伸了个懒腰看着自己完成的设计图,一股强大的成就感涌上心头。

关掉台灯,一抬头就看见董事长办公室还亮着灯,夏樱皱皱眉,秦天朗还没走?

走到董事长办公室敲敲门,半天没人应,她轻轻的推开门,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奇怪了平时董事长办公室总是锁着的,今天怎么没锁,而且连灯和电脑都没关。

她疑惑的走到办公室的前面看着桌面上凌乱的文件,她无奈的摇摇头,开始整理起来,突然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她疑惑的捡了起来就看到照片上高贵美艳的脸,这个不是白哨寒的母亲吗,秦天朗干嘛留着她的照片?

她找出夹着照片的文件,就看见一份死亡文件,里面记录了白哨寒的母亲的死因。她顿时手脚冰冷,额头上直冒冷汗。

“看什么?”不知何时秦天朗已经现在了夏樱的身后,幽幽的说。

“啊!”夏樱吓得把文件都扔到了地上,害怕的看向秦天朗。

“这个文件?”秦天朗好像懂了什么,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文件。

“你你你,你杀了白哨寒的母亲?”夏樱看着秦天朗阴冷的表情,紧张的向后退了几步。

“呵呵!”秦天朗冷冷的笑了一声,把文件放到桌子上,一步一步向夏樱逼进。

“为什么?”夏樱看着秦天朗一步一步逼近,也跟着后退。

“你问为什么?好啊,我告诉你,因为,她也是我母亲!”秦天朗说出她也是我母亲的时候夏樱就傻了,白哨寒的母亲也是秦天朗的母亲?

“你说什么?”夏樱震惊着询问,估计这件事白哨寒都不知道吧!

“呵呵,你没必要知道这么多。”秦天朗转了转戴在右手上的尾戒,冷笑一声,他的难堪历史又怎会让她知道。

“你想干什么?”夏樱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秦天朗越发的紧张,冷汗刷刷的流了下来。

“如果明天少了一个夏樱,应该也不会有人太在意吧?”秦天朗笑着,显得阴冷可怕,把夏樱逼到了墙角,左手不知何时多出一个匕首。

“天朗……”许锦休刚进来就看到,秦天朗左手高高的抬起,下一秒就要将匕首捅向夏樱的心脏。

“……”秦天朗听到呼唤声,举起的手顿了顿,看向许锦休。

“别杀她,她有利用价值!”许锦休快步跑到夏樱前面,把她护在身后。

“哦?说说看!”秦天朗放下匕首,挑眉看向许锦休。

“你你,你不是死了吗?”夏樱没有感受到刀子落下的疼痛,缓缓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前面长得跟许安琪一模一样的女人,瘫坐在了地上。

“你闭嘴!”许锦休冷冷的对着夏樱说,蠢女人就是蠢女人。

“天朗,咱们就把这个女人安排在白哨寒身边好了。”

“她?这么蠢的人又能帮到我什么?”秦天朗用食指指着那个瘫坐在地上流着一把鼻涕的夏樱。

“当然可以,白哨寒不是很讨厌她吗?咱们就把她嫁给白哨寒,结婚后夫妻财产平分,咱们就可以慢慢通过她得到write集团。”许锦休实在不忍心看秦天朗杀人了。

“嗯,把这个吃下去。”秦天朗想了想,答应了,从抽屉里掏出一个药丸递给夏樱。

“这是什么?”夏樱想都没想就吃了,只要不杀她,什么她都吃。

“每个月都要来我这里拿解药,不然你会心脏衰竭至死。”秦天朗灿烂的一笑,许锦休说的没错,像这样一个女人也许真的对他有利用价值。

“我知道了,知道了。”夏樱狠狠的点点头。

“你放心,你不就是想要跟白哨寒结婚吗?我会帮你实现愿望的,可是你要无条件听我的。”秦天朗蹲下来,用手狠狠的攥住夏樱的下巴。

“是,都听你的!”夏樱现在真是怕死了秦天朗,她以为秦天朗是好人没想到却是这样阴暗。

(法国)

“走吧!”孔秋逸站起来,淡淡的对着岳玉仙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孔秋逸,以后有什么伤心的事就跟我说吧,朋友之间互相帮助!”岳玉仙追上孔秋逸,一脸温暖的说。

“我不需要朋友!”孔秋逸看也不看岳玉仙,径直的向前走。

“……”岳玉仙停住脚步,楞楞的看着孔秋逸的背影,我靠,这真实的他还真是冷血啊!以前居然装的那么好她连怀疑都没怀疑过他。

话说孔秋逸以前的日子居然还不如她,她穷是穷但是有自由和思想啊,可是他只能被逼着过安排好的生活,怪不得他会变成这样。

“仙儿,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岳玉仙发呆的时候,安以歌笑着出现在她面前。

“去哪儿?”岳玉仙回过神看到安以歌那张美轮美奂的脸又忍不住花痴起来,原来她也有花痴基因。

“一个很美的地方!”安以歌灿烂的一笑。

“……”岳玉仙再次看呆,真是个妖孽啊!

“怎么了?不高兴?”安以歌看着岳玉仙呆滞的表情心生疑惑。

“没有!”岳玉仙有些恼怒的对着安以歌大吼,一个男人长那么漂亮真是拉仇恨。

“……”看着岳玉仙扭头就走,安以歌在风中凌乱,他有做错什么吗?

4个小时候后

“这里是?”岳玉仙看着脚下成片的紫色,心中一软。这不是她在图片中才能看到的成片的薰衣草!

“普罗旺斯。”孔秋逸揪了一朵盛开的薰衣草放在鼻尖下闻了闻。

“嘁……”岳玉仙不满的看了一眼孔秋逸,本以为是跟安大妖孽的二人世界,结果孔秋逸借口着屋子太闷就跟过来了。

“创作烦躁的时候就会来这里放松一下。”安以歌看着岳玉仙笑了笑,低下头享受的闻了闻花香。

“好香……”岳玉仙用手抚了抚薰衣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感受着风。

微风轻轻抚过,轻轻的吹起岳玉仙的白纱裙,精致的皮肤也衬得白皙水嫩!紫色的蝴蝶也被吸引了过来,围着岳玉仙翩翩起舞。

安以歌看着岳玉仙大脑一片空白,她好美,好脆弱好想让人揽入怀中。

孔秋逸也看向岳玉仙,宛如仙子的她也让他心中一颤,她居然这么美!

岳玉仙睁开眼睛看见四处围着紫色的蝴蝶“啊!救命啊!”

安以歌看见岳玉仙脸色变的苍白,大声呼叫,赶紧停止联想,赶走蝴蝶将她揽在怀里。

“噗嗤!”孔秋逸疑惑的看着岳玉仙,突然明白过来什么,禁不住笑了出来“岳玉仙,你还真是煞风景!”

“去你的,我最怕小虫子了!”岳玉仙的脑袋从安以歌怀里冒出来没好气的看着孔秋逸。

“哈哈!”安以歌松开岳玉仙也笑了笑,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她是怕蝴蝶,怕虫子。

“你也笑?”岳玉仙没有欣赏美男的心情,气急败坏的看着安以歌。孔秋逸嘲笑她她也就忍了,现在安以歌这个暖男居然也嘲笑她。

“自己做了还怕别人笑?”孔秋逸走到岳玉仙旁边不屑的嘲讽她。

“……”岳玉仙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这个孔秋逸自从身份暴露后就开始恢复本来的面貌,得到机会就要骂她一顿!

“你个双面人,用不着你教训我。”岳玉仙气的脸色由白到红,真是士可杀不可辱。

安以歌听到岳玉仙说孔秋逸双面人,紧张的看向孔秋逸,深怕他会生气,结果孔秋逸还是那个表情,丝毫没有生气。

“是,我是双面人,而你是胆小鬼。”孔秋逸轻挑眉梢挑衅的看着岳玉仙。

“别吵了,我们先去找个靠海的酒店住下。”安以歌哭笑不得的看着打的不可开交的俩人,他们在一起还真是不吵都不行。

“哼!”俩人同时轻哼一声!

“晚上,我给你烤肉吃。”安以歌搂过生闷气的岳玉仙,有些讨好的说。

“好啊!”岳玉仙顿时笑了出来,等下,她刚才是不是又发脾气了?万一安以歌嫌弃她怎么办?

岳玉仙想到这儿就懊恼,以后她得好好做淑女了,安以歌那么温柔跟她都成反比了。

孔秋逸看着岳玉仙离去的背影,淡然的一笑,她居然不怕自己,当初许安琪知道他的性格跟势力之后直接躲得老远再也不敢惹自己!而她还敢跟他吵架,就不怕他一气之下害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