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三十四章 他喜欢的不是女人?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779 2016-05-11 23:51:57

  “这些墙上的画都是你收藏的?”吃过饭,岳玉仙爬下床,参观面具男的家,她这才发现面具男的家还真是不一般,整个家参观下来,累的她脚都该断了。这哪是家啊?分明就是个城堡。

“算是吧!”面具男若有所思的点了个头,用手摸着下巴。

“这个不是那个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bertrand的作品吗?”岳玉仙瞪大眼睛盯着墙上一张巨大的画,林允儿曾经给她看过bertrand的照片,可是她只注意了他的作品。他的作品算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可是据说他性格古怪,自从出名之后再也没参加过任何设计比赛,也不跟任何公司合作。一件天使羽衣简直是闻名全世界,那么多大款土豪想看那件bertrand设计出来的天使羽衣却都被拒绝了。

“嗯!”面具男淡定的点点头,仿佛丝毫不在意那张价值几百万的设计图。

“听说他的设计图,还有画是从来不外卖的,你是怎么得到的?”岳玉仙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张设计图。

“我……跟他有些交情。”面具男笑了笑,盯着岳玉仙,看来她也是学设计的。

“真的?我可以见见他吗?”听到面具男跟bertrand有交情,她简直开心的要死,她居然看到bertrand的作品了,这是多么荣幸的事啊!

“……”面具男挑挑眉,没有说话。

“喂,面具男,你能帮帮我吗?”岳玉仙没有听到面具男的回答,不满的看向他。

“我叫安以歌。”面具男不再理会岳玉仙,直直的向前走去。

“安以歌?安以歌,你等等我。”岳玉仙看安以歌远去的背影不舍的看了设计图一眼追了上去。

“你很喜欢bertrand的作品?”安以歌转过头看着气喘吁吁追着自己的岳玉仙。

“是啊!他真的好厉害。”岳玉仙拍拍胸脯,舒缓自己的呼吸。

“你叫什么?”

岳玉仙嘴角一抽,这话题跳跃的有点儿大吧?她还期待这个安以歌跟她说一些有关bertrand的呢!

“我没名字,我要忘了以前的一切。”岳玉仙情绪低落的说。

“那,我帮你取名字吧!”安以歌没有追究岳玉仙的过去,开始冥思苦想。

“随你!”岳玉仙满不在乎的撇撇嘴,一个名字而已,她不在乎。

“艾薇儿!”安以歌拍了拍手,眼睛盯着岳玉仙,让她评价这个名字。

“嗯,艾薇儿!”岳玉仙没有多想,随意的点了个头同意了。

“滋滋滋……”突然安以歌的手机响了,他盯着手机屏幕皱了皱眉。孔秋逸?他有什么事找自己?

“有电话?那你去接吧,我去前面逛逛。”岳玉仙看安以歌盯着手机屏幕发呆,以为是自己在不方便接。

“哦,好。”安以歌点了点头,接通了电话。

“你又找我什么事?”安以歌的语气变的冰冷,不悦的说。

“我马上到你家,接我可爱的朋友。”孔秋逸轻快的说着,丝毫不在意安以歌的情绪。

“你朋友?”安以歌皱眉,孔秋逸的朋友什么时候跑到他这里来了?

“对,就是那个傻白甜,你救下来的那个女人。”孔秋逸拍了拍方向盘,汽车发出响亮的滴滴声。

“你怎么知道?”安以歌一直都知道他势力很大,却不知道他居然能这么快查到这里。

“我本想不管她的,结果有朋友告诉我,她在你这里,所以我就来你这里玩几天,顺便把她带回去。”孔秋逸狠狠的踩下油门,将前面的劳斯莱斯超了过去。

“我不欢迎你。”安以歌皱着眉,冷冷的对着电话一头的孔秋逸说。

“不需要你欢迎,如果我想,你那个小城堡立马就会变成一片废墟。你那么多收藏品,你总会舍不得吧!”孔秋逸邪邪的一笑,他想做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白哨寒都拿我无可奈何,就凭你还不够资格跟我斗。

“……”安以歌沉默,以孔秋逸那么疯的个性的确会这么做。

“迎接我吧,bertrand,对了,我还是更喜欢叫你的中文名。小歌歌……”孔秋逸妩媚的声音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安以歌身子颤了颤赶紧挂掉了电话。

“你跟孔秋逸什么关系?”他大步的走到岳玉仙旁边,语气没有刚才的温柔,充满了严肃。

“孔秋逸?没什么关系,我来到法国之后,他照顾我。”岳玉仙撇撇嘴,孔秋逸哪里是在照顾她啊?分明就是她在照顾孔秋逸。

“嗯!”安以歌点点头,心中却是一阵波澜,能让孔秋逸照顾的人一定是不简单的,孔秋逸不喜欢女人,那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历?

“你认识他?”岳玉仙清澈的眸子看向安以歌,难道这个安以歌的身份也不一般?

“嗯,等一下他会过来。”安以歌点点头,望着岳玉仙的眼睛有些恍惚,安琪也有这样一个清澈平静的眸子,没有任何污点,单纯善良。

“不会要接我回去吧?”岳玉仙惊恐的盯着大门口的方向。

“你讨厌他?”安以歌看着岳玉仙的表情,心中一喜,她不喜欢跟孔秋逸住在一起?

“反正不喜欢,在他那里只能吃泡面,而且还要我伺候他。”岳玉仙气愤的说着,她刚刚流产,正需要好好修养,结果他还指使她去做这做那。

“以后我照顾你。”安以歌低下头直直的看着岳玉仙,眼神里充满了柔情。

“……”岳玉仙看着突然放大的脸愣住了,他的眼睛好漂亮啊,细长细长的,充满了温柔,像水一样柔软。

“好吗?”安以歌看岳玉仙没有反应,用修长的手攥住了岳玉仙的手。

“啊?”岳玉仙赶紧挣开安以歌的手惊慌的看着他,他这是要跟她告白?可是她才刚认识他啊,难道法国人都是这样的?

“没什么,我带你接着参观吧!”安以歌温柔的一笑。

“好!”岳玉仙看着安以歌那温柔的样子顿时感觉对不起他。

“我背你!”安以歌走了几步,看着跟在身后的岳玉仙一瘸一拐的样子,蹲了下来,用手示意她到他背上来。

“不用了,我可以的。”岳玉仙愣了愣,狠狠地摇了摇头。

“上来!”

岳玉仙拗不过安以歌的坚持只好爬上了他的背。

岳玉仙趴在安以歌宽大的背上静静的听着安以歌为她介绍墙上的作品。岳玉仙突然感到很安心,她明明认识安以歌没多久,他却对自己那么好。

“其实,我就是bertrand。”不知过了多久,安以歌停在那张岳玉仙很喜欢的那张设计图前面,淡淡的说着。

“……”

“岳玉仙?”安以歌没有听到岳玉仙的回应,扭过头看背上的人,原来是睡着了!他忽然有些失望,这件事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嗨!呦,岳玉仙!”孔秋逸突然从一个门跳出来,看见安以歌背上的岳玉仙,很是震惊的看着她。

“安静。”安以歌看见孔秋逸没有任何表情,冷冷的说。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怎么?勾搭个许安琪把她害死了,这下连岳玉仙也不放过吗?”孔秋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盯着安以歌背上的岳玉仙。

“许安琪那是她自己作死,明明知道我不会放过她,还依然要违背我。”安以歌提起许安琪眼神中充满了阴暗,他以为她是他的幸福,没想到她早已心有所属还把他抛弃。

“啧啧,她还没见过你那个样子吧?”孔秋逸不以为然,用手指了指安以歌背上的岳玉仙。

“……”安以歌顺着孔秋逸的手望向岳玉仙,她睡的很安详,仿佛像个瓷娃娃一样,一碰即碎。

“她发生过什么你知道吗?”孔秋逸不屑的看着安以歌,女人有什么好的,柔柔弱弱的处处需要别人保护。

孔秋逸不喜欢女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对女人产生排斥,也许是母亲那低声下气的性格让他产生了厌恶,也许是他从不接触任何女人。他喜欢的一直都是男人,可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男人让他动心。

“……”安以歌挑挑眉,示意孔秋逸说下去,他对这个女人真的很感兴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发生了什么?

“算了吧,我从不管闲事,你自己问就好了。”孔秋逸突然笑了笑,摊摊手离开了。

“……”安以歌丝毫不感到意外,他知道以孔秋逸的性格是不会告诉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