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三十二章 流产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407 2016-05-08 21:05:04

  寒风凛冽吹过岳玉仙,她冻得瑟瑟发抖,她只穿了单薄的睡衣,泪水不停的流了下来,捂着肚子趴在地上,地上的血水都冻成了冰。

天亮了,就在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白哨寒突然打开门,她以为他心软了,要救她。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我看着恶心。”白哨寒冷冷的说了一句,就开着车离开了。

岳玉仙心灰意冷,痛苦的捂着肚子。

“岳玉仙?”白哨寒走没多久,秦天朗开着车进来,看见门口那一抹红色的身影,跳下车冲到了岳玉仙身边。

他知道白哨寒一定会打掉她的孩子,没想到白哨寒居然这么残忍把她丢在外面。

十二月的天气,这是想杀了她吗?

“我送你去医院。”秦天朗毫不嫌弃的扶起她,就把她往自己的保时捷上带。

“谢谢。”岳玉仙虚弱的看了秦天朗一眼,沙哑着嗓子对着秦天朗说。

(医院)

“医生,她没事吧?”秦天朗看着从手术室里出来摇头的医生,心里一凉。

“怕是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了!唉……”医生有些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秦天朗心里一颤,岳玉仙那么喜欢小孩如果知道这个,该有多难受啊。

“没办法医治了吗?”秦天朗吸了一口气,不忍的问医生。

“……唉!”医生摇了摇头,无奈的走开了。

秦天朗捂着头瘫坐在了地上,是他害了她,是他伤害了那样无辜的她和那样无辜的孩子。

“对不起。”秦天朗对着手术室的门轻声说。

他从没那样自责,他害死了白哨寒的母亲,害死了白哨寒的父亲之后都没这样伤心过。

“去看看她吧!”许锦休不知何时站在了秦天朗的旁边,带着些安慰。

“我对不起她。”秦天朗一把抱住许锦休。

“她只是个棋子,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许锦休用手轻轻的拍秦天朗的后背。

17岁的时候他设计陷害了白哨寒的母亲让她出车祸去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像死了一只蚂蚁。

白哨寒的父亲心脏病住院,他每天都跑去医院表面上装关心,却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在白敬兵的药里添加慢性毒药,害死了白敬兵。

许锦休看着他做这种事,以为他不会有任何感情,一心只为报仇。

秦天朗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走向岳玉仙的病房。

推开房门,岳玉仙苍白的脸露在他面前,长长的睫毛上还有些许泪珠。以往红红的嘴唇现在已没了血色,仿佛一个死人那般躺在病床上。

“对不起。”秦天朗拉着岳玉仙骨瘦的手,脸上充满了自责。

(一个星期后)

“仙儿,你怎么在那里吹风?”秦天朗买晚饭回来就看见岳玉仙坐着轮椅在窗边,赶紧上前把她拽了回来。

“我要回白家。”岳玉仙直直的盯着前方,眼神空洞。

“……”秦天朗推着轮椅的手一颤,苦涩的笑了笑“好,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一直把她留在身边好好照顾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帮我订一张晚上的机票。”

“机票?你要去哪儿?”秦天朗听到岳玉仙要订机票很是惊讶。

“……”岳玉仙没有说话,眼睛依然空洞的盯着前方。

“仙儿,有什么事我帮你好吗?你不要这样。”秦天朗心疼的盯着岳玉仙,她越是难受他就越是自责,是他害了她。

“……”岳玉仙没说话,一滴泪水默默的流了下来。

(白家)

岳玉仙静静的看着自己生活过的地方,握着行李的手紧了紧。将自己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梳妆台上。

“把这个签了。”白哨寒把一张纸递给她,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的行李箱。她终于要走了,为何他会这样舍不得。

岳玉仙看了白哨寒一眼缓缓的接过他手中的纸。

股份转让?呵……他丝毫不关心她的身体,只想着她手中的股份。

岳玉仙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拿起笔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呼!”递给白哨寒签好名的股份转让合同,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终于要离开了。

“仙儿,不要走好吗?以后我照顾你。”秦天朗看着岳玉仙走出白家的别墅,赶紧上前去握住岳玉仙的行李,有些恳求的询问。

“去机场吧!”岳玉仙没有理会秦天朗,上了车面无表情的看着秦天朗。

“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国外啊?”秦天朗皱着眉看向岳玉仙,他是真的不懂岳玉仙在想什么,这才刚没了孩子为何还到处乱跑。

“走!”岳玉仙皱了皱眉,眼神里充满了坚定,她知道秦天朗是为了她好,可是白哨寒跟他那么好的朋友,难保以后不会遇见他。

“唉……到了法国会有人去接应你的。”秦天朗叹了口气,看着岳玉仙眼神里的坚定再也没办法劝下去,岳玉仙我希望你永远也不要回来了,我怕你再回来会再伤害到你。

“嗯,谢谢。”岳玉仙点了点头,秦天朗这个人情她会一直记得。

“这个你留着用吧,没有资金限制。”秦天朗上了车递给岳玉仙一张金卡。

“谢谢。”岳玉仙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接过了卡。她要这张卡只是不好意思拒绝秦天朗的好意,至于里面的钱她是不会用的。

一路上无话,即使是秦天朗找话题要跟岳玉仙聊天也都因为她的沉默而终结。

“好好照顾自己,以后要回来的话,不要忘记我。”秦天朗把她送到登机口,不舍的抱了她,他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但他是真的很珍惜岳玉仙这个朋友。

“……”岳玉仙也回抱了秦天朗一下,点了点头,走上了飞机。

秦天朗伤感的看着岳玉仙的背影,不要再回来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回来了,我不想再因为仇恨伤害到你。

坐在头等舱里的岳玉仙深深的叹了口气,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10个小时后)

“秦天朗,你是不是有病啊?大晚上的叫我来接机?”孔秋逸坐在法国巴黎的候机室暴躁的对着电话一头的秦天朗大吼。

“我不是很早就跟你说过了吗?”秦天朗皱着眉无奈的说,他对于这个孔秋逸也很无可奈何,孔秋逸现在的势力他至今都没有打探清楚,相反他的一切都在孔秋逸的掌控之中,要不是孔秋逸那不管闲事的性格,估计他现在早就对付他了。

“这白哨寒的老婆干嘛让我来接她?白哨寒呢?”孔秋逸伸了个懒腰,烦躁的说。

“他们离婚了。”秦天朗一想到岳玉仙流产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

“还不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逼他们,他们会变成这样吗?”孔秋逸冲着手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

“这还轮不到你管,你觉得如果不是你不喜欢管闲事的话我会留下你?”秦天朗脸色更沉,他居然又知道了自己的事!他到底有多少卧底啊?

“呵呵,我好怕哦!”孔秋逸冷笑一声,装作吓怕的口气。

“你……”

“秦天朗,呵呵,拜拜喽!小爷我要去接美人啦。”孔秋逸正想讽刺一下秦天朗,就听到飞机降落的通知,蹭的一下跳了起来挂掉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