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三十三章 初遇孔秋逸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3083 2016-05-09 23:00:56

  岳玉仙眯着疲惫的双眼缓缓的走着,她在飞机上一直是清醒的状态根本睡不着,也不知道是因为离开的兴奋还是晕机。

走到候机室,开始四处寻找,秦天朗说有人会接她,也不知道是谁。

忽然,她的目光锁定在了一个拿着白色板子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戴着黑黑的墨镜,大半夜的戴墨镜?口中叼着一根棒棒糖,一只脚来回的打着拍子,白白的板子上用黑笔重重的写着“岳玉仙”三个大字。额……她怎么感觉秦天朗给她找的人不怎么靠谱啊!

男人也看到了她,把墨镜摘掉,勾了勾唇玩味的看着岳玉仙。

岳玉仙吞了吞口水,好美的男人,跟白哨寒居然不分上下。硬着头皮走到孔秋逸面前。

她这一靠近就感觉这个男子从骨子里透着一股高贵神秘的气息,几乎是把她压的喘不过气。

“嗨!”孔秋逸把手中的白板子扔到一边,对着岳玉仙笑了笑。

“嗯!”岳玉仙紧张的看着孔秋逸,有些疑惑,这个真的是秦天朗派来的人吗?感觉还没成年的样子。

“你认识我吗?额……应该不认识吧!我叫孔秋逸。”孔秋逸低下头盯着岳玉仙的眼睛笑了笑,开始介绍自己。

“嗯,我叫岳玉仙。”岳玉仙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连忙低下头。

“你应该认识我哥,孔秋禹,首长。”孔秋逸看岳玉仙依然茫然的样子,解释了一下。

“……”听他这么一解释她倒是明白了,结婚典礼的时候见过,不过这个孔秋逸真的是孔秋禹的弟弟吗?孔秋禹看上去那么正经就跟关公一样不苟言笑的,而这个自称是他的弟弟的孔秋逸怎么感觉很轻浮一点儿都不正经。

“嘻嘻,我不是当兵的,我是医生,治疗癌症的。”孔秋逸看着岳玉仙没什么反应,挑了挑眉,他以为白哨寒看上的人会有多么与众不同,没想到这么无聊。

“医生?”

“怎么?你质疑我?”孔秋逸听着岳玉仙那仿佛受惊吓的声音,笑了笑。

“没没没。”岳玉仙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摆了摆手,她的确被孔秋逸的这个医生吓到了,看他的样子倒像一个混混。

“快走吧,我还要睡觉呢,睡不好的话明天就没力气玩了。”孔秋逸不想跟岳玉仙再说下去,他感觉再说下去他都要睡着了。回去得好好批评批评白哨寒,这是什么眼光,看上这么一个无聊的人。

“你不打算帮我拿行李吗?”岳玉仙看着孔秋逸离开的背影,不悦的追上去,这是什么男人啊?居然让她一个刚流过产的弱女子提行李。

“我?我为什么?为了接你我可是抛弃我最喜欢的床。”孔秋逸停住脚步,转过头来对着岳玉仙翻了个白眼。

“可你是男人。”岳玉仙不服气,这个男人怎么这样无赖。

“那又如何?我不喜欢管闲事,要不是秦天朗逼我,你以为我会来接你?”孔秋逸挑眉,有些好笑的看着岳玉仙。

“哼……”岳玉仙没好气的撇撇嘴,向前走去。

岳玉仙拎着行李箱忍了,她以为以后就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没想到,却是刚刚开始。

“喂,我饿了,去给我做饭。”凌晨三点,岳玉仙还在熟睡中,就感到一阵凉气,睁开眼发现孔秋逸正嘟着嘴,手中抱着她的被子。

“呀,孔秋逸,我可是你的客人。”岳玉仙顿时就感到火冒三丈,让她拎行李也就算了,她这才刚休息下,就让她起来做饭。

“我饿。”孔秋逸无视岳玉仙的生气,躺到岳玉仙的床上准备睡觉。

“这可是我的房间,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进来?”岳玉仙瞪了他一眼,用手推他下去。

“我醒来的时候要看到热腾腾的饭菜。”孔秋逸继续无视岳玉仙,翻了个身开始睡觉。

“你……”岳玉仙用尽全身的力气都推不动他,打算放弃,去给他做饭。

岳玉仙刚离开房间,孔秋逸就爬了起来盯着岳玉仙离开的背影皎洁的一笑。

岳玉仙走到厨房环顾了一下,他的家没有白哨寒的家那么大,却显得很温馨,不过,为什么家具都是新的?

岳玉仙哭丧着脸打开一个又一个柜子,居然全部都没有开封,终于在一个大柜子里发现了堆积成山的——方便面。

“你煮泡面也可以,吃了3年了,多吃一天也没关系。”不知何时孔秋逸已经现在厨房门口,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岳玉仙。

“你是说,你吃了3年方便面?”岳玉仙不可置信的指着那堆方便面问他,她那么穷都没有吃3年方便面。

“是啊!我穷嘛!”孔秋逸勾唇笑了笑。

“你去屎吧!”岳玉仙万分嫌弃的瞪了他一眼,解下已经系上的围裙。

“你去哪儿?你不会因为我太穷所以不要我了吧?”孔秋逸以为她要放弃做饭,没想到她直接走到门口开始穿鞋。

“我去买食材。”岳玉仙瞪了他一眼,亏他还是学医的呢,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方便面这东西吃多了会致癌的。

“你会法语?”

“不会。”

孔秋逸听到岳玉仙淡定的回答,差点没倒地,不会法语还敢出去?

“走啊,我不会法语,需要你!”岳玉仙看着一旁看热闹的孔秋逸,不耐烦的说。

“我说了,吃方便面。”孔秋逸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上楼了。

“孔秋逸,你不是学医的吗?难道你不知道方便面吃多了会致癌?”岳玉仙站在门口对着楼上的孔秋逸大吼。

“无所谓,反正我会治。”孔秋逸慵懒的声音穿了下来。

岳玉仙无奈自己出去买食材,一边走一边咒骂孔秋逸,她一个刚到法国的人怎么会知道哪里有买菜的。

“La beauté(美女)”突然几个表情猥琐的男人站在岳玉仙面前上下打量她。

“你们要干什么?”岳玉仙看着那些人惊慌的大叫。

“Encore un étranger de fille!(还是个外国妞啊!)”那些人看着岳玉仙更加兴奋。

“救命啊!”岳玉仙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他们不像什么好人,于是转身就跑。

“Ne courez pas!(不许跑)”男人们见岳玉仙跑了,立马追了上去。

不知跑了多久,就感觉眼前一黑跌了下去。

她做了个梦,一个很美的梦,梦里没有白哨寒那张冷酷的脸,只有她的爷爷和她想象中的父母,一起开开心心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

睁开眼,洁白的天花板,墙上各种各样的油画映入她的眼帘。

“你醒啦!”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岳玉仙一惊,她难道没在天堂?赶紧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床前坐着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你,你这个变态不要过来。” 岳玉仙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她记得她是被一群人追赶,突然就晕了……

“哈!”面具男咧开嘴笑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当成变态。

“你别碰我!”岳玉仙看着面具男就要向自己靠近,赶紧向后退了一大步。

面具男猛的一压,把她压在身下。岳玉仙盯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吞了吞口水。

“我要是想做什么就不会费劲的把你从那些人手里救下来。”面具男用手握住岳玉仙削瘦的下巴,强迫她盯着自己的眼睛。

“哦哦,那你赶紧下去。”岳玉仙听到他的话松了口气,还好她没有被他们玷污。

“不,我好心救人却被当成变态,所以我很不高兴。”面具男摇了摇头,一副我不开心的样子。

“我,对不起嘛!”岳玉仙郁闷的看着他,她怎么这么倒霉,遇上孔秋逸这个神经病就已经无语了,现在居然又遇上一个无赖。

“嗯哼!”面具男缓缓的从岳玉仙身上爬下去,点了点头。

“我可以回家吗?”岳玉仙也坐了起来,她现在真的好想离开,至少孔秋逸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是这个变态就不一定了,面具下的脸不一定是怎样的,也许丑的要命,所以才戴着面具生活。

“你觉得可能吗?”面具男露在外面的唇轻轻一挑。

“……”岳玉仙顿时就泄气了,瘫软在床上。

“你刚流过产?”面具男看着她的动作,却怎么都想象不到她居然受到这样的伤害。私人医生帮她诊断的时候,他还吓了一大跳。

“……”听到这里岳玉仙黯然失色,叹了口气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孩子是她的痛,她在医院的那段日子,每每看到有刚出生的婴儿就恨不得抢来。

“发生了什么?”面具男皱着眉问道,不知为何这个女孩激起了他的保护欲,难道是很久都没有回国的原因吗?让他对中国女孩儿这么感兴趣。

“……”岳玉仙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扭过头去,她总觉得这个面具男子的眼神充满了柔情,她跟他又不熟,他那么关心她干嘛?

“吃吧!”面具男看岳玉仙的表情知道她不想说,于是端来一碗面递给她。

“谢谢。”岳玉仙接过来,对着面具男点了点头。

她刚要吃,面具男就一把抢过筷子,夹起面条放在嘴边吹了吹又送到了岳玉仙的嘴边。

“我喂你,好好吃吧!”面具男看岳玉仙没有动作,解释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