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二十九章 盗取白玉手镯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013 2016-05-01 21:17:20

  “许安琪她是谁害死的?”许锦休对许安琪的死一直很疑惑,秦天朗没有必要杀她,那她是谁害死的?

“我也正在查。”秦天朗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谁有这么心细竟然连半点线索都没有。

“嗯!”许锦休点了点头,有点低落。她从来没见过那个双胞胎姐姐。

“这个人真的很厉害啊!一点线索都没留下,就连下的毒药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种类。”秦天朗一直都在努力的找那个人,那个人把他的全部计划打乱,令他很不甘心。

“她怎么会惹到这种人?”许锦休皱了皱眉,秦天朗的势力她不是不知道,就连秦天朗都查不到看来这个人不简单。

“我猜测可能是白哨寒的仇人,不然就是她的情债。”秦天朗虽然跟许安琪不熟可是他知道,以许安琪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有仇人。

“……”许锦休没说话,只是深深的低下了头。

(法国)

“你找我?”bertrand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婚礼上新娘意外中毒去世。”孔秋逸有些好笑的看着bertrand,眼神里全是讽刺。

“你想说什么。”bertrand听到孔秋逸的话皱了皱眉,他竟然知道是他做的了。

“你觉得我能说什么?”孔秋逸挑挑眉,绝美的脸上显得更加具有诱惑。

“……”bertrand没说话只是眯起丹凤眼,直直的盯着他。

“哈哈,你紧张什么?我向来不管闲事的。这次来只是证实我的猜想。”孔秋逸看着bertrand的神情大笑。

“……”bertrand喝一口咖啡,紧张的心平静了下去,“像你这种人,活着不会很累吗?”

“累吗?我可活了20多年了!”

“许安琪可是你从小到大的朋友,你居然说这是闲事?”bertrand知道孔秋逸向来以不管闲事来做事,没想到他居然连朋友的死活不当回事。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自己的事都是闲事,就连我哥哥也是如此。”孔秋逸轻松的一笑,bertrand心里却异常愤怒,这样一个人活得真的不会很累吗。

“你是怎么知道是我杀的。”bertrand压下心中的不满,有些好奇的问。

“猜的。”孔秋逸抿了一口咖啡,依然平静的看着bertrand。

“跟你说话真的很累。”bertrand不满,他难道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忍着吗,居然还这样说话。

“我并没有留你啊!”孔秋逸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bertrand轻哼一声,转身就离开。

“唉,这许安琪一走都没人跟我一起玩了,她也是活该,我都已经明确告诉她bertrand很危险,可是呢……果然,不能多管闲事啊!”孔秋逸盯着bertrand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

孔秋逸无聊,拿起玻璃桌上的报纸,忽然一个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眼前一亮。

“白哨寒大婚?”细长的眉毛微微皱起,脸上也没了刚才玩世不恭的样子。

“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没有我呢!”突然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用手托起下巴仔细的看了下去。

(中国 White集团)

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走进岳玉仙的办公室。

“仙儿……”夏樱看着正在对着电脑发呆的岳玉仙甜甜的叫了一声。

“夏樱,你怎么来了?”岳玉仙回过神,有些慌张的看着夏樱。

“当然是谢谢你呗!”夏樱咧开嘴笑了笑。

“呦,岳玉仙,你挺忙啊!总有人来找你。”岳玉仙对面桌的女人冷冷的讽刺。

“快下班了,我们走吧。”岳玉仙无措的看着那个女人,却又无可奈何。小声的跟夏樱叨咕。

“好,我要好好请你吃一顿饭。”夏樱灿烂的一笑挽住岳玉仙的手臂。

“嗯好!”岳玉仙也不客气,开朗的对着夏樱一笑。

“呵呵。”夏樱轻轻的笑了一下,眼底尽是算计。

夏樱刻意挑了一个靠近白家老宅的位置,趁岳玉仙不注意在她的杯子里下了安眠药。

没多久岳玉仙经不住困意倒了下去。

夏樱把岳玉仙拖到女厕所,把岳玉仙的外套穿在自己身上,将马尾辫散了下来,这样在晚上根本就看不清人脸。

夏樱带着口罩搭出租车到白家老宅,然而白家老宅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严密,偌大的宅子里没有几个守卫,可是老宅清冷阴森的气息让她毛骨悚然。

她深吸一口气,按照手机里的地图开始寻找。

“这个,就是白老爷的书房?”她用手电筒上下照了照刻着纹理的红木门,犹豫一会儿,她难道真的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吗?

她狠狠的摇摇头坚定的走了进去。

她以为这里会是机关重重,没想到她又是白紧张一回,到处是紫檀木的家具,透出淡淡的书香。正中间的墙上一个女人的画像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好美的女人啊,那种独一无二的气质仰视着一切充满了自信。

这个应该就是白敬兵的妻子吧?把妻子的照片挂在书房的正中间,他们应该很恩爱吧?

“呼!”她回过神,意识到现在不是欣赏美女的时候。

而保险箱就在画像下面的正中间,她赶紧走上前去。

密码?难道是这个女人的生日?

密码输入错误!!!

难道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密码输入错误!!!

难道是白哨寒的生日?

密码输入错误!!!

夏樱瘫坐在地上,密码到底是什么啊?

她忽然想到了些什么,赶紧输入一串数字。

密码输入正确!

“滴滴滴!”保险箱开锁的声音让夏樱紧张的心一下放到了肚子里。果然,是白老夫人去世的日子。人,总是要想办法折磨自己,永远记住自己最痛的那一天。

她颤抖着手打开保险箱,里面尽是有关白老夫人的东西,她的头发,用过的香水,各种各样的照片。终于在保险箱的隔层最深处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首饰盒。

“哇!”她打开首饰盒,一个晶莹的白玉手镯出现在她眼前,发着淡蓝色的光芒,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她小心翼翼的拿出手镯冰冰凉凉的触感刺激着她。

回过神,赶紧带上手镯,将首饰盒放回原处,逃也似地出了白家老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