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二十六章 在秦天朗家醒来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798 2016-03-22 22:39:13

  偌大的公司里就只剩下岳玉仙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整理资料。

“滋滋滋……”手机的震动声显得格外清晰,岳玉仙把实现移到手机上,表钟指到11点,岳玉仙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

“仙儿,抱歉啊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夏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个歉。

“没关系,怎么了?”岳玉仙有气无力的询问,她连午饭跟晚饭都没吃,这些资料才整理完。

“我退学了,你能不能给我在White找个工作?”夏樱试探性的询问。

“可是……”

“你是不是不想帮我?你都嫁给白哨寒了难道这件事还会困难吗?”夏樱没有耐心听岳玉仙说完,她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不是的!”岳玉仙慌了,夏樱根本不知道她跟白哨寒的关系已经变的那么僵硬。

“算了吧!你有权有势了就不把我当朋友是不是!”夏樱嘲讽的说。

“我……会帮你的,不过White的要求真很高,白哨寒也不会允许空降兵。”岳玉仙现在就连自己都保不住,要想帮夏樱简直是难上加难。

“所以……”

“我可以跟天朗哥哥说一下让你去秦氏。”秦氏是仅次于White集团的珠宝公司,夏樱学的是设计,应该很有用。

“太好了,谢谢你啊仙儿,我就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夏樱一听是秦氏虽然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但毕竟是那么大的珠宝公司,语气立马变的温柔。

岳玉仙无奈的放下电话,夏樱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通过自己的努力。

她找出秦天朗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会儿拨了出去。

“天朗哥哥,你睡了吗?”秦天朗很快就接了电话。

“仙儿?怎么了?”

“……我有件事要麻烦你。”岳玉仙犹豫的说出这句话,她已经给秦天朗填了很多麻烦了,真的不好意思再麻烦他。

“我在秦氏楼下的酒吧,来陪陪我。”秦天朗缓缓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岳玉仙皱眉,关掉电脑离开了公司。

走到秦氏,她左右看了一下一个豪华的酒吧吸引了她的视线‘miss’酒吧,miss这个词既有想念的意思又有错过的意思,岳玉仙想到这里低下了头。

“天朗哥哥……”她进到酒吧,发现秦天朗举着被子观察里面的红酒。秦天朗的城府很深,她甚至从来都没听说过他的家庭跟他身上的任何事情。即使是白哨寒也总会有几个八卦新闻然而他却一条都没有,这也正是秦天朗的神秘之处,据说秦氏是凭空出现的一个公司,秦天朗自从高三的时候就创建了秦氏,这些年发展成中国第二的珠宝公司,足以证明秦天朗的实力。

“来了啊!”秦天朗没有看岳玉仙,只是又拿了一个空酒杯,给她倒了一杯红酒。

“嗯!”岳玉仙皱了皱眉坐在了秦天朗旁边,她总觉得今天秦天朗给人的感觉很高深莫测仿佛在筹划什么的样子。

“什么事?”秦天朗依旧没有看岳玉仙一眼,仰头把一杯红酒喝下。

“额……内个,能不能让我同学去你公司工作,她真的很有实力。”岳玉仙一时被秦天朗吓到,温柔如水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却让人感觉战栗。

“喝吧!”秦天朗笑着看向岳玉仙把那杯红酒递给她。

“啊?哦好!”岳玉仙知道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只好端起酒杯一仰而尽。

只是她没有看见秦天朗别有意味的笑容。

“如果再有什么困难就找我,我……永远支持你。”秦天朗又倒了一杯酒递给岳玉仙。

“哦……好。”岳玉仙笑着答应,突然感到眼前一片模糊,这是什么酒,酒劲好烈。

“别醉了,白哨寒会担心的!”秦天朗看到她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会的,他都恨死我了!”岳玉仙迷迷糊糊的说了出来,又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头,她这是在胡说什么呢!这酒到底是什么,怎么感觉身体都轻飘飘的?她酒量虽然不是很好但也不会喝一杯就醉吧。

“呵呵。”秦天朗笑了笑又递给她一杯红酒。

“这是什么酒啊?好烈!”岳玉仙拿过酒喝掉,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很舒服。

“酒呢,是普通的红酒,里面的东西嘛……”秦天朗扶过已经昏迷的岳玉仙,神秘的用手摸了摸唇角。

“她?在睡觉!”岳玉仙揉着刺痛的头,听到有人打电话的声音。

她缓缓的坐起来,看见秦天朗站在窗边拿着她的电话正在对着电话那头说着什么。

“你……”岳玉仙睁大眼睛,她昨天明明跟秦天朗在酒吧怎么会跑到床上去?

她翻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

“醒啦!你昨天晚上喝多了。”秦天朗笑着看了看她,把手机放到她旁边。

“嗯,可是你为什么不把我送回家?”要是白哨寒知道自己彻夜未归还在秦天朗家过夜,一定更讨厌自己的。

“岳玉仙啊,你还真是好意思啊,拜托我做事还要送你回家吗?”秦天朗开玩笑的说着。

“额……那谢谢你,没有让我露宿街头。”岳玉仙挠了挠头也跟秦天朗开起玩笑。

“刚才一个叫林允儿的人给你打电话,她打了好多,实在没办法我才接了。”秦天朗撇了一眼手机,解释的说着。

“奥。”岳玉仙起身就要离开。

“我送你。”秦天朗拉住岳玉仙。

“不用了,我同学的事麻烦你了。”岳玉仙挣开他的手,鞠了个躬就转身离开了。

秦天朗别有韵味的笑了笑掏出自己的手机。

“威廉,随时监视着岳玉仙,她的行程都要跟我汇报。”秦天朗对着电话那头吩咐。“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趣啦!”

岳玉仙坐上公交车给林允儿拨了过去。

“允儿,昨天晚上的事你别乱想啊!”

林允儿皱了皱眉“什么昨天晚上啊?”她自从White集团离开就没有跟岳玉仙联系啊!

“你不是早上给我打电话嘛,是一个男人接的。”岳玉仙皱了皱眉,难道秦天朗是骗她的?

“没有啊!我没有给你打过。”林允儿撇了撇嘴,这个迷迷糊糊的丫头不会又是搞混了吧?

“啊?”岳玉仙疑惑,既然不是允儿打的电话,秦天朗为什么说是她,不是允儿的话那是谁给她打的电话?

“我说,不是我!”林允儿以为她没有听清又重复了一遍。

“哦哦,允儿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先挂了啊!”岳玉仙忽然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岳玉仙快步走向White集团,刚要进门却发现职员卡丢了。White的安全系统第一,员工都有职员卡,就连保洁工都有专属的职员卡。没有职员卡公司的门根本就打不开。岳玉仙急得直跺脚,怎么可以这么马虎呢!

正在岳玉仙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阵幽缓的皮鞋跟高跟鞋的声音,仰头一看发现居然是白哨寒跟萧晨。

“……”岳玉仙愣了愣看着白哨寒鞠了个躬,公司里的人见到白哨寒总是鞠躬问好,毕竟白哨寒喜怒无常谁都不愿意惹祸上身。

“……”白哨寒看也没看她,径直走了进去。

“快,跟上。”萧晨一脸哀愁的看着岳玉仙,小声的让她跟着她走。

“哦。”岳玉仙点了点头跟了上去,白哨寒似乎不是很高兴啊,平常见到她总是会嘲讽挖苦一下她,今天居然装作没见到她。

“说,昨天去哪里了?”萧晨把白哨寒这尊大佛送到办公室顿时松了口气,转过头有些生气的看着岳玉仙,她做秘书容易吗,只要总裁一生夫人的气,她立马就要当炮灰。

“我……”岳玉仙惊讶,难道那个电话是萧晨打的?

“我说祖宗啊,早上总裁给你打电话为什么是秦总接的?”萧晨一想到白哨寒听到电话里的声音脸立马就变了,不过怎么样总裁心里还是有夫人的,惨的就是她了,一路上给白哨寒报告工作差点没让白哨寒给骂死。

“我……昨天喝多了。”岳玉仙低下头,没想到是白哨寒打来的,怪不得他理都不想理她了。

“喝多了?你居然跟秦天朗一起喝酒?你才刚结婚啊,怎么可以彻夜不归。”萧晨一脸黑线,虽说总裁对仙儿不是很好,但是也不能躲着他啊!

“对不起……”岳玉仙捏了捏手指头,不安的道歉。

萧晨叹了口气刚想要说话,总裁办公室的门砰的打开,白哨寒一脸冰冷的走向岳玉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