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二十七章 许安琪的许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1976 2016-03-24 20:31:16

  白哨寒盯了她一会儿,不由分说就拉着她走进总裁办公室。

白哨寒狠狠的把她摔到办公室密间大床上,慢慢的走向她。

岳玉仙被摔的眩晕起来,手腕酸疼。

“呲。”白哨寒走到她面前,狠狠的把衣服撕开。

岳玉仙立刻清醒了过来,坐起来抓住床上的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惊恐的看着白哨寒愤怒的脸。

白哨寒瞪了她一眼把被子抓开,从锁骨向下看。

“你要干什么。”岳玉仙瞪大眼睛惊慌的看向白哨寒,他这是要干什么?

白哨寒依然没有理她,神色却缓和了许多,他撕开她的衣服只是要确认一件事:她没有被秦天朗碰过。

“我求你了,放过我吧。”岳玉仙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却感觉他没有刚才那么愤怒了。

“放过你?你怎么不放过安琪!”白哨寒目光一寒,放过她?让她跟秦天朗跟韩慕熙在一起吗?

“我说过了,真的不是我下的毒。”岳玉仙说着泪就掉了下来,他为什么不彻查这件事,为什么就不相信她。

“……”白哨寒盯着她默默的攥起拳头,她说过不会轻易的哭泣而现在只要看见他就会哭。

“求你了,求你查清楚好不好?”岳玉仙用白皙的小手抓住白哨寒的衣角,泪汪汪的看着他充满寒冰的眼睛,充满了悲伤跟委屈。

白哨寒忽然感觉浑身燥热,他皱着眉看着岳玉仙,没想到她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勾起他的欲火。

他皱了皱眉,突然狠狠的吻住她,将她按倒在床上。

许久过后,白哨寒穿上衣服,看了看岳玉仙。

她承受不住白哨寒早已晕了过去,熟睡中的岳玉仙眉头依然皱着,眼角的泪珠说着脸颊流了下来。

白哨寒俯下身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修长白皙的手指划过她有些憔悴的脸,这样一个女人又怎么会去杀人。

白哨寒收回手,眼睛里全是怜惜,他不相信是岳玉仙杀的,他一定要的找到真的凶手。

“送上来一套女士服装。”白哨寒拿出手机对着电话那头冷冷的说。

岳玉仙艰难的爬起来,白哨寒口口声声说恨自己那又为什么要碰她。她蜷缩起来失声痛哭。

她穿上白哨寒给她准备的衣服,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房间。

白哨寒不在办公室里,她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怎么面对白哨寒。

“萧晨。”岳玉仙出了办公室紧紧的抱住萧晨,她现在真的感觉好无力。

“你看上去很累,我送你回去休息。”萧晨也抱住岳玉仙。

“不用了,我还有工作。”岳玉仙松开萧晨,乘着电梯下楼。

岳玉仙刚离开,一抹黑色的身影走了出来。

“总裁,你这是何苦呢,折磨了岳玉仙也折磨了自己。”萧晨望着岳玉仙离开的背影忧愁的摇了摇头。

“我……必须保护她。”白哨寒低沉的呢喃着。

“可是,对方也许并不是针对你啊!”萧晨此刻并不把他当成高高在上的总裁,而是一个交情极深的朋友。

“不管他是不是针对我,只要有对她的生命有任何威胁我都不允许。”白哨寒坚定的说着,他觉得杀害许安琪的凶手也许是因为他的关系才受害的,许安琪为人善良对谁都好到不行不可能会拉仇家原因就只会是他。是他害死了许安琪。

白哨寒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却没有好好领悟许安琪死前说的话。

“……”萧晨没有说话,她静静的看着白哨寒心中一阵刺痛。她明白明明相爱的人却要互相伤害是有多痛苦,而她就只能默默支持。她忽然想到自己,冷笑起来,她还不如他们俩,他们两个至少还是爱彼此的,而她爱的那个人却……

“想起了他?”白哨寒看着她的表情明白她是想到了自己。

萧晨跟白哨寒是很好的朋友,白哨寒有什么事不会瞒着她,而他也很了解她。

“没有。”萧晨说完就绕过白哨寒走到办公室里。

白哨寒也不清楚她心爱的男人是何方神圣,只知道身份不一般,而萧晨从初三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

秦氏

“秦总你好,我是夏樱。”第二天夏樱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秦氏,此刻的夏樱深深的鞠了一躬眼神里充满了诚恳,她是真的很认真的对待这个工作。

“嗯,那你去设计部实习吧!”秦天朗上下打量夏樱,嘴角上扬诡异的笑了一下,然而夏樱因为兴奋并没有看。

“谢谢秦总。”夏樱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一路上议论纷纷,秦氏虽然没有White集团严格但是从来都没人靠关系进来,而这个女人这么平凡居然让董事长亲自接待,看来不能招惹她啊!

夏樱听到议论声自豪的笑了笑,她终于可以高人一等了。

心急展示自己的夏樱并不知道,楼上玻璃门后的秦天朗正在默默的观察着她。

“天朗……”一个高挑冷艳的女人从隔间走出来,她一身黑色的皮衣看上去显得更加冷酷无情。

“可以好好利用。”秦天朗笑了笑,继续看着夏樱。

“……是。”锦休微微一愣,无奈的低下头。

“锦休,你一定会永远支持我的,是不是?”秦天朗察觉到身后的女人并不情愿的声音,转过头拉住她的手,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

“天朗……”锦休听到他的话抬起头,闪烁着眸子刚想要说什么却又硬生生憋回去。“是,我会永远支持你!”

“很好,好好照顾自己,你以后对我还有很大的用处。”秦天朗听到她的话,仿佛踏实了很多,他缓缓的松开她走了出去。

锦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后,无力的用手撑着办公桌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

她冷笑一声‘许锦休,你还是执迷不悟吗?他只是把你当成一枚棋子,等到没用的时候就会毫不迟疑的丢到,就算这样,你还是要继续爱他吗?’

没错,她姓许,许安琪的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