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二十八章 当回傻子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669 2016-03-26 22:30:22

  夏樱坐着电梯,随着电梯上升她的心也在砰砰乱跳。在她听见秦董要见她的时候她兴奋的几乎跳起来。

“董事长在办公室吗?”夏樱走出电梯,向秦天朗的办公室里望了望,向秦天朗的秘书Anna询问。

“嗯。”Anna不屑的撇了她一眼,真不知道董事长看上她什么了,董事长从来都不进女色却唯独对这个虚伪的女人那么特别。

夏樱听出Anna的不屑,不过她没有在意,她要一点一点爬起来,让白哨寒喜欢上她。

没错,自从她认识白哨寒之后就疯狂的喜欢上了他,她发誓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接近白哨寒。

当当当。

“come in”秦天朗摆弄着手里的资料,淡淡的说。

“董事长,你找我?”夏樱走进来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

“站着干嘛?坐。”秦天朗看了看自己对面的沙发,示意她坐过去。

“谢谢。”夏樱点了点头,坐了过去。

“这个是对寒的父亲很重要的一套珠宝。”秦天朗把手里珠宝的资料递给夏樱。

照片上晶莹剔透的玉手镯,白皙透明,仿佛清澈的水,隐隐的透着点清蓝色。

看见这个玉的第一眼,夏樱就被迷住了,真的是很漂亮啊!

“这个玉价值连城,不过,最贵的不是玉而是玉的意义。这个玉,是寒的母亲留下的唯一一件物品。”提到白哨寒的母亲,秦天朗的神色微微一暗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

“那董事长给我介绍这些是为什么?”夏樱疑惑的看向秦天朗,他为何要跟她解释这些?

“只是给你介绍一下,可以增进你对玉的了解,还有设计上可以给你提供帮助。”秦天朗一挑眉,看来这个夏樱还不是那么蠢。

夏樱点了点头,她并没有怀疑秦天朗。

“这个玉将来会传给寒的妻子,也就是仙儿,到时候你也可以看看。”秦天朗表面看起来波澜不惊可内心却压紧把握。

“是吗?”夏樱不是滋味的又看了一眼玉手镯的图片,攥起了拳头,凭什么岳玉仙就可以拥有她想要的一切,凭什么!

“对啊,不过最近仙儿跟寒的关系不是很好,也许玉不会传给仙儿。”秦天朗扬了扬眉知道夏樱已经中了圈套。

“是吗?那玉就在白家的别墅里吗?”夏樱听到不会传给岳玉仙心里小小的窃喜了一下。

“当然不是,那么重要的玉怎么会在那里。”秦天朗笑着说,夏樱你果然中了圈套。

“那在哪里?”夏樱皱了皱眉,她试探性的问了问。

“……”秦天朗看了她良久“你问这个干嘛?”秦天朗要让夏樱毫无疑问的去为他做事,所以他就只能装作跟白哨寒交情极深。

“啊?额……我只是好奇,好奇这么贵重的东西会藏在哪里?”夏樱以为秦天朗知道了自己要偷玉连忙解释。

她这一解释反而让秦天朗高兴了,蠢女人就是蠢女人,这么容易就上钩。

“那么重要的玉当然是藏在白家老宅。”秦天朗故作理所当然的样子,很好,他就是要夏樱这样。

“白家老宅?在哪里?”夏樱头向前探了探,她还自以为秦天朗是中了她的陷阱,没想到的是秦天朗已经撒下天罗地网。

“……”秦天朗看了她良久,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实现准备好的手机。

秦天朗拿着手机摆弄了一会儿,夏樱这里就来了短信。

夏樱颤颤的拿起手机,她还在懊恼怎么没按静音万一秦天朗嫌吵怎么办,不过下一秒就完全没有了担心。

秦天朗把白家老宅的地图以及玉的具体位置全部发到了夏樱的手机上。

夏樱惊恐的看向秦天朗,她甚至怀疑秦天朗是不是傻了,她那样赤果果的目的他居然视而不见。

“怎么了?你不是好奇这玉藏在哪里嘛!难道我想错了?”秦天朗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既然已经被认为是傻子了那他就当回傻子吧!

“不是不是,谢谢你。”夏樱连忙摇了摇头,又低头仔细看地图。

“不客气,不就是一个位置嘛!保险箱的密码我也知道。”秦天朗双手抱胸,很大方样子看着夏樱。

“是吗?”夏樱一听他的话眼前一亮,都说秦氏董事长城府深到不见底,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嘛!

“怎么,这个也好奇?”他秦天朗就是要等着夏樱一步一步主动到他的圈子,心甘情愿为他做事。

“啊?哦呵呵!”夏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秦天朗挑挑眉眼神变得深沉“他那么爱那个女人,密码当然是他们结婚纪念日。19930321。”

看着秦天朗那么轻松的把密码说出来,夏樱再一次陷入疑惑,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好了,等会儿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走吧!。”秦天朗见自己的任务已经达成,就没必要留时间给夏樱提问这些。

“是,董事长再见。”夏樱也清楚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必要提问那些与她无关的事了。

秦天朗看着夏樱走后,表情恢复到那个冰冷无情的样子,他突然笑了,笑的很诡异。你们为什么都要那么蠢,我还没有大的动作,你们就快让我消灭了。白哨寒,就差你一个了,可是我却不想让你那么轻易就死去,我要好好的折磨你。

“锦休,今夜去分散白家老宅的警卫。”秦天朗看着缓缓走出来的许锦休,转了转玉扳指。

“你怎么会知道夏樱今夜就会去盗玉?”许锦休皱着眉,这个男人还真是神秘,她居然用了五年的时间也没有把他摸清楚。

“一块已经在嘴边的肥肉,你会怎么做?”秦天朗任何事都不会瞒着许锦休,因为他知道她的人和心都是他的。而他就是要好好利用她那颗爱他的心。

“……”许锦休没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当然是马上吃掉!”

“何必呢?”许锦休不想让他为仇恨活着,她只希望他能幸福快乐,这样看来真的是很难啊!

“你在动容?锦休,别忘了你是被许家抛弃的人,如果不是我找到你,你现在还在乞丐窝!你难道就不恨你的父母?你明明跟许安琪是双胞胎姐妹,而他们唯独要许安琪而抛弃你。”秦天朗的眼神变得嗜血,他以为许锦休跟他一样会被仇恨蒙蔽,但是她却在动容。

“秦天朗,你住嘴!你没必要每次都用我的伤口来逼我妥协。”许锦休大吼,整个人都在抽搐。

“你觉得我应该感恩戴德?应该抱着你的大腿报恩吗?你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如果不是我跟许安琪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我可以给白哨寒带来伤害,你会来救我吗?你会吗?”许锦休红着眼,崩溃的大吼大叫。

秦天朗毫不生气甚至连惊讶都没有,只是拿起纸巾擦去她的眼泪一副轻松的样子看着她。

“你不应该知足吗?你知道我的一切,我的真面目,作为身边唯一一个女人,不应该知足吗?”秦天朗用手轻抚她的脸颊,嘴角的笑意充满寒意。

“是吗?你就这么相信我不会移情别恋?不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爱的人?”许锦休听着他的话浑身颤抖,狠狠的打掉秦天朗的手。

秦天朗用手搂住许锦休的腰,使她的身体跟他紧紧贴在一起。

“我相信,你不会。”他低头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又用嘴吻了吻她的耳垂。

没等许锦休再说话,秦天朗吻住她的唇。

许锦休被吻得大脑嗡嗡响,五年来第一次这样接近秦天朗。她感到自己的心墙顿时崩塌,就算明明知道秦天朗的目的也心甘情愿陷进去。

“看吧,你的身体是不会说谎的!”许久,秦天朗放开许锦休,他低声笑着。

“……”她低头,懊恼刚才非但没有推开他反而接受了。

“锦休,我帮你报复许家,你也帮我折磨白哨寒,好吗?”

他终于还是把目的说了出来,许锦休吸了口气点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