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二十四章 特殊待遇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132 2016-03-01 19:26:09

  岳玉仙昨晚哭了好久,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肿肿的。

她忍着疼痛下楼,第一次都会很疼昨晚白哨寒那么粗暴,她想起来就浑身哆嗦。

而白哨寒正坐在餐厅里吃早饭,看见她下来,放下刀叉,冷冷的看着她“今天去White实习,从最低层做起。”

她手一颤,默默的点了点头。

现在的她根本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不要以为是总裁夫人就可以受到特殊待遇。”白哨寒冷冷的看着岳玉仙,一副嘲笑的样子。

“嗯!”岳玉仙抬头看了一眼白哨寒,随即又低下了头。

岳玉仙吃完饭上楼换了一个普通的职业装,就下楼去找张司机。

“夫人,少爷说小职员不需要转车接送让你去搭公车。”张司机恭恭敬敬的看着岳玉仙,夫人还真是可怜啊,身为总裁夫人还要去受这苦。

“我知道了。”岳玉仙皱了皱眉,转头走了出去。

她根本就不知道White在哪儿,四处询问快九点的时候才到了White集团。

White集团是白敬兵一手创办的珠宝公司,随着公司越来越壮大,White成了中国最大的珠宝公司,到这里上班一直都是别人的梦想,即使是当个小小的打杂的待遇都会不同。

“仙儿,怎么在门口站着?”秦天朗看着在门口发呆的岳玉仙,她的背影看起来好凄凉,她还好吗?

“你好,秦总。”岳玉仙看到秦天朗身体微微一震,友好的鞠了个躬。

“秦总?”秦天朗听到岳玉仙的称呼不悦的皱了皱眉,她跟他真的生疏了啊!

“天朗怎么了?”韩慕熙看见秦天朗愣愣的站在门口,跑上去打了他的肩膀并没有看见岳玉仙。

“韩总你好。”岳玉仙自从爷爷不让她跟韩慕熙谈恋爱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小仙儿?你怎么?”韩慕熙疑惑的看着岳玉仙的反应,他就被关了一个月仙儿怎么就生疏成这个样子了?

“韩总秦总,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岳玉仙吸了口气,不等他们说话就离开了。

“仙儿……”“慕熙,别追了!”秦天朗拦住韩慕熙不让他追过去,眉头紧锁的看着岳玉仙离去的背影。

“天朗,到底发生什么了?”韩老爷子在这一个月里封锁了韩慕熙的所有联系,简直就是去世隔绝的状态。

秦天朗顿了顿声音低沉“寒,他结婚了。”

“靠,这老头,寒的婚礼居然都不让我参加。”韩慕熙烦躁的扫了扫头发。

“寒,他是跟仙儿结婚了。”秦天朗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

“什么?”韩慕熙震惊的看了看秦天朗。

秦天朗也看着韩慕熙,用眼神告诉他这是事实。

“请问人事部在那里?我是来这里实习的。”岳玉仙望着庞大的公司左右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人事部。

“在18楼。”前台的女人上下打量着岳玉仙,忽然睁大眼睛,她她她她就是总裁夫人?

“哦,谢谢。”岳玉仙笑了笑,离开了。

“不用谢不用谢。”那个女人两眼放光,连忙摆了摆手,那场婚礼她有看到直播,那么盛大真的是世纪婚礼啊!总裁夫人真的好幸福。

“……”岳玉仙点了点头走到了电梯里面。

岳玉仙到18楼看见人事部,整理了一下行装,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她才吸了一口气进去。

“岳玉仙是吧?”人事部里只有一个40多岁的男人看起来很精明,他打量岳玉仙一下,拿出个资料对照了一下照片,确定是照片上的人才推了推眼镜慢慢悠悠的说道。

“是的。”

“你去资源部吧!帮着前辈们打印文件之类的。”男人想了想说完以后就继续整理文件。

“好,谢谢。”岳玉仙看着在忙的男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奇怪,总裁为什么安排夫人去干这种低级的事呢?”一大早总裁秘书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如果岳玉仙去实习的话,千万不能照顾,不能把她当做总裁夫人,要给她安排最低级的工作。

“你好,我是来实习的岳玉仙。”岳玉仙看着忙碌的资源部,鞠了个躬。

“给,这是你今天的工作,把这些数据整理在电脑上打印出来。”一个女人深深的看了岳玉仙一眼,抱起一摞纸递给她。

“啊?奥,是。”岳玉仙看着这么厚的纸皱了皱眉。

她无奈的坐在电脑面前,岳玉仙你要加油,要找到真正的凶手,再好好的生活下去。

(地点转换)

“白哨寒!!”韩慕熙知道所有事情之后愤怒的踢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刚出来就来我这里撒野?”白哨寒看也没看韩慕熙,只是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

“总裁,是韩总他……”“你先出去。”萧晨脸色苍白的看着冲进去的韩慕熙,这要是总裁怪罪怎么办?而白哨寒只是让她出去。

“是。”萧晨不安的看了白哨寒一眼便退了出去。

“寒,你明知道不是仙儿下的毒。”韩慕熙气愤的看着白哨寒,她那么漂亮怎么会去杀人,就算他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他也不会相信是岳玉仙下的毒。

“我不知道,酒是她递的,而她也承认喜欢我,那么她就是为了我杀了安琪。”白哨寒将钢笔狠狠的丢在桌子上冷冷的看着韩慕熙。

秦天朗看着已经气急的两个人缓缓的劝着。“寒,现在证据还不足你不可以枉自下定论。”

“证据?我不需要证据。”白哨寒冷笑一声,岳玉仙你还真是有能耐啊!让我这两个哥们儿都为你说话。

“你跟她生活那么久了难道不知道她的性子吗?她就算伤害自己也不会去伤害别人,怎么会去给许安琪下毒?”韩慕熙说着就要给白哨寒一拳却被秦天朗拉住。

“寒,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不过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秦天朗坚定的看了白哨寒一眼,拉着韩慕熙离开了。

“查清楚?呵呵……”白哨寒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一声,他的势力那么大,他都没办法查清楚,你要怎么查?

“萧晨。”白哨寒按了按太阳穴,他不是不相信岳玉仙,只是许安琪死的太离奇,他只能怪在岳玉仙身上。

“总裁,什么事?”萧晨走进来,看着脸色黑黑的白哨寒吞了吞口水,总裁是不是要发火啊?

“把岳玉仙叫上来。”

“是!”走出总裁办公室,萧晨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