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二十章 幸福的死去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1894 2016-02-27 03:41:27

  第二十章

白色纱裙拽地,上头绣着白色的玫瑰图样,精巧典雅。裙摆处压着黑线绣成的波纹,缀着粒粒珍珠,华贵夺目。而上衣胸前则饰着黑色缎带,在末尾处绑成蝴蝶结的模样。一串雅致的珍珠链系在脖上,更显出其修长。那长及地下的头杀下,隐者三千青丝,轻笼成发髻,装饰着一顶小巧的王冠,而耳垂上,则挂着一对带着银色流苏的钻石耳饰。那带着长长地蕾丝手套的手上,正握着有白百合和粉色玫瑰组成的花束的许安琪含笑看着不多的宾客,可是她并不在乎,只要跟白哨寒在一起她什么都不在乎。

“白哨寒先生,你愿意娶许安琪小姐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神父慈祥的笑着,看着这对新人。

“我愿意。”白哨寒看向许安琪不假思索的说出来那三个字。

岳玉仙听着白哨寒说出那三个字,神色暗淡了下去。

“许安琪小姐你愿意嫁给白哨寒先生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神父看向许安琪,笑了笑。

“我愿意。”许安琪喜悦的看向白哨寒,寒,这一刻我真的很幸福。

“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神父庄严的宣布,说完之后开始鼓掌。

因为白敬兵的权利,来的宾客少之又少,只有许安琪的家人来了,剩下的便都是朋友。

“白哨寒,以后可要好好照顾我女儿啊!”许安琪的妈妈拿起酒杯欣慰的笑着,她一直都不是个封建的人,也不在乎白敬兵同不同意,只要女儿开心就好。

“那是当然。”白哨寒也端起酒杯碰了碰许安琪妈妈的酒杯喝了下去。

“小姐,请你把这杯酒递给许安琪小姐。”一个服务生突然走过来,将一杯红酒递给岳玉仙。

“嗯?”岳玉仙疑惑的接过来,想看服务员的脸,谁知服务员头低的更低,马上就走开了。

“妈妈,给你酒。”岳玉仙疑惑的看着服务员离开的背影,回头的时候许安琪已经把长长的婚纱换成了礼服,就把刚才服务员给她的红酒递给了许安琪。

“嗯,咱们干杯。”许安琪接过来,笑了笑

“祝你跟爸爸长长久久恩恩爱爱。”岳玉仙也笑了笑碰了许安琪的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

“额……噗……”许安琪喝下之后,捂着肚子吐出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安琪,你怎么了?安琪……”白哨寒连忙跑到许安琪旁边蹲下来扶住她。

“是他是他……”许安琪突然想起Bertrand的脸“不要怪仙儿,她很喜欢你,不是……”那句不是她下的毒还没说完许安琪的手就垂了下去。

“安琪,你没事的,我送去医院。”白哨寒抱起许安琪,冷冷的看了岳玉仙一眼,跑了出去。

安琪姐姐怎么会知道她喜欢的白哨寒,怎么会?突然当她反应过来,白哨寒抱着许安琪已经走远了。

“我送你去医院吧!”秦天朗并没有随着白哨寒一同去医院,他不放心她。

“好。”岳玉仙并不知道还有人,回头一看,赶紧拉着秦天朗向外走。

地点切换

“总裁总裁你怎么了?”白敬兵脸色苍白,嘴里大喘着气,手僵硬的四处乱抓。

“快把哨寒跟仙儿叫来。”白敬兵捂着胸口沙哑的声音吩咐着老王。

“总裁,我先给您找医生。”老王说着就向再跑去。

“别去,我命不久了,快去找寒他们。”白敬兵用力拉住老王,眼里全是恳求的神情。

“总裁,是,我这就去。”老王抓住白敬兵的手,痛苦的低下头,去给白哨寒打电话。

“少爷,你快带着小姐到总裁这里来吧,总裁快不行了。”老王颤颤巍巍的拿出手机,一副哭腔跟白哨寒说。

“总裁,少爷这就来了。”老王看着白敬兵苍白如纸的脸,泪就掉了下来。

“爸。”白哨寒才知道许安琪的死讯,就接到了老王的电话,连忙跑到了白敬兵的病房。看着脸色苍白的父亲一动不动。

“快叫医生啊!快啊!”白哨寒抓着一边呆呆的老王,有些愤怒的大吼。

“不要叫,寒,让我好好看看你。”白敬兵沙哑着嗓音,向白哨寒伸出了苍老嗯手。

“爸,你不能有事啊,爸。”白哨寒看着这样虚弱的父亲,眼眶湿润了,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母亲他不想再失去一个父亲了。

“好孩子。”白敬兵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爷爷,爷爷。”突然门被打开,岳玉仙跟秦天朗冲了进来,岳玉仙跑到白敬兵病床前拉住了他的手。

“丫头,你来啦!”白敬兵强扯出一丝微笑,用手拍了拍她的手。

“哨寒,答应我娶仙儿。”白敬兵拉着岳玉仙的手看向白哨寒,有些恳求的看着他。

“……”白哨寒听后冷冷的看向岳玉仙,眼底的嘲笑跟讽刺不带一丝温度。

岳玉仙听到后震惊的看着白敬兵,又看向白哨寒,他的眼神让岳玉仙一阵害怕,她从来没见过他这种眼神,那是恨。

“这是我死之前的唯一要求。”白敬兵读出白哨寒拒绝的意思,撑着身子又大声的说了一遍。

“……”白哨寒依旧看着岳玉仙忽然冷笑一声“我答应你。”

“要幸福。”白敬兵抓着岳玉仙的手缓缓的躺了下去,这一躺便再也没有起来。白敬兵去世的时候是笑着的,笑的很慈祥很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