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十八章 我从来不存在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1466 2016-02-26 16:24:08

  第十八章

“安琪。”白哨寒开着车飞奔到了白家,看见许安琪就狠狠的抱了上去。

“寒,怎么了?”许安琪疑惑的用手拍了拍白哨寒的背。

“安琪,如果所有人都反对咱们在一起,你还会爱我吗?”白哨寒紧紧的抱住许安琪,他真的很怕失去她。

“我爱你,即使是世界上所有人都反对,也会爱你。”许安琪也抱住白哨寒,笑了笑。

“那咱们结婚,马上就结。”白哨寒松开许安琪,坚定的看着她。

“我会给爸爸妈妈打电话的,是不是伯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许安琪明白,这个世界上除了白敬兵没人可以限制住白哨寒,即使是白伯父反对她也不会放弃的。

“不要管他,我现在就准备婚礼现场,这周日我就要娶你。”白哨寒说着就去打电话。

“Bertrand,我要结婚了,你知道吗?”许安琪仰起头看着洁白的墙壁,Bertrand是她见过最完美的男人,但是她却不爱,因为越完美就越危险。

岳玉仙从医院出来,在路边走着,她没有打车,她不想那么快回去,黑黑的马路愣是一辆车没有,就像她现在的心,孤独寂寞。冷风吹过,发丝飘舞着。她想起第一次见到白哨寒,他不屑的表情,想起她爷爷去世的时候陪着她伤心,想起她被人欺负时拉着她离开,想起他为了救她愿意自己中毒,想起毕业晚会上跟她跳的世纪之舞。白哨寒,这一切让我相信,爱上你不是个错误。

“岳玉仙?”秦天朗拉下车窗,看见路边蹲着的女生,皱着眉头。

“天朗哥哥。”岳玉仙听到有人叫她立马站了起来看见是秦天朗的时候,失落的叫了一声。

“上车,我送你回家。”秦天朗听出来她话中的失落并没有在意。

“我不要。”岳玉仙摇了摇头并没有上车,她不想回去,因为看见白哨寒幸福的神情她会心痛。

“好,不回去。我带你去个地方。”秦天朗笑了笑给她打开了车门。

“嗯。”岳玉仙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好好发泄一下吧!寒周日的时候会结婚。”秦天朗开着车,看着一边愣愣的岳玉仙。

“!!!”岳玉仙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秦天朗,原来他们后天就结婚了啊!

“……”秦天朗没有看她,只是一个劲的笑。

“进去吧!”秦天朗把她带到了一个KTV打开包间的门让她进去。

“……”岳玉仙看着周围嘈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秦天朗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喝酒。”秦天朗打开红酒塞给岳玉仙倒了一杯。

岳玉仙皱着眉看了看秦天朗,一杯酒全部喝了下去。

“难受的时候就要喝酒,一醉解千愁。”秦天朗也喝了一杯,就又给岳玉仙倒了一杯。

几杯酒下肚,岳玉仙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拿起麦克风就开始唱

《我从来不存在》

我好想说我太累了

决定多喜欢都不爱了

头低下来了

眼睛模糊了

心灰了

这是对盼望的回答

想要微笑但是心情复杂

我觉得支离破碎

你会心痛吗

我从来不存在 所以你不会爱

没余地说伤害 因为我是空白

你只能为她

绽放喜悦的神态

祝福你们是我最痛的对白

我从来不存在 谁在乎我不在

没余地说伤害 没勇气再期待

自己一路走来

最后又孤独离开

我有灵魂

我也需要爱

有谁会明白

你幸福满满的眼神

我看在眼里绝顶残忍

却没有资格

也没有理由

去憎恨

也许我爱得太过分

忘了有些事不可能发生

我是个彻头彻尾

不相干的人

我从来不存在 所以你不会爱

没余地说伤害 因为我是空白

你只能为她

绽放喜悦的神态

祝福你们是我最痛的对白

我从来不存在 谁在乎我不在

没余地说伤害 没勇气再期待

自己一路走来

最后又孤独离开

我有灵魂

我也需要爱

有谁会明白

我从来不存在 所以你不会爱

没余地说伤害 因为我是空白

你只能为她 绽放喜悦的神态

祝福你们是我最痛的对白

我从来不存在 谁在乎我不在

没余地说伤害 没勇气再期待

自己一路走来 最后又孤独离开

我有灵魂 我也需要爱

有谁会明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