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十九章 婚礼上的surprise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1795 2016-02-26 18:14:51

  第十九章

“不要再唱了。”岳玉仙唱到第四遍的时候,秦天朗突然扔下酒杯将麦克风抢过来。

“我觉得支离破碎你会心痛吗?我从来不存在,所以你不会爱……”岳玉仙没有理秦天朗只是一味的唱。

“仙儿……”听着她甜美凄凉的声音,心微微收紧,白哨寒你凭什么让她这样爱你。

“你只能为她绽放幸福的神态,祝福你们是我最痛的对白……”岳玉仙拿起酒杯又咕咚咕咚喝了一杯,之后接着唱。

看着已经醉倒的岳玉仙,秦天朗双手攥拳,叹了一口气将她扶起来送回了家。

“天朗?仙儿怎么了?”许安琪看着岳玉仙禁闭的双眼,紧张的问。

“她喝醉了。”秦天朗看着岳玉仙的小脸儿,略有些心疼的说。

“我把她送到房间里。”白哨寒皱着眉,将岳玉仙抱到自己怀里,向楼上走去。

“麻烦你了。”许安琪冲着秦天朗点了个头,也追了上去,在她影响里秦天朗是个很深沉的人城府深的可怕,在看见他那样深情的看着岳玉仙才明白。

“寒,你先看着她,估计等会会吐出来,我去给她熬醒酒汤。”许安琪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岳玉仙,心疼了一下,她是因为韩慕熙吗?

“嗯。”白哨寒看了看许安琪点头答应了。

“你是因为韩慕熙吗?那么喜欢他?”白哨寒看着她的脸,有些恼怒的说。

“唔!”岳玉仙转了个身脸对着白哨寒支吾了一声。

“……仙儿……”看着她的眉看着她的眼看着她的鼻子看着她的嘴,最后吻了上去,忽然白哨寒一愣,她居然在回吻他,不知不觉加深了这个吻。

门外的许安琪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连忙捂住嘴,跑下了楼,寒,你喜欢仙儿吗?那我要怎么办?我真的很爱你啊!

“对不起。”白哨寒看着岳玉仙离开了,他马上就要跟安琪结婚了,他不能再胡思乱想。

“安琪,你怎么了?”下楼发现许安琪眼圈红红的。

“葱太辣了,辣的。”许安琪擦了擦眼睛盛了碗汤就上去了。

“仙儿,把这汤喝了。”许安琪扶岳玉仙坐起来,将碗递给她。

“爸爸?”岳玉仙模模糊糊的把汤喝了之后,抓着许安琪的手,流下了眼泪。

“仙儿,睡觉吧!”许安琪听见她叫爸爸的时候眼眶湿润了,原来你也喜欢寒。

“对不起,对不起仙儿,我没办法把寒让给你,我也好爱他好爱他。”许安琪看着岳玉仙睡熟的样子,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

第二天

“啊!头好痛。”岳玉仙醒来,发现头撕裂般的疼痛。

“仙儿你醒了啊!”许安琪听见她声音连忙抬起头。

“安琪姐姐,你守了我一夜?”岳玉仙震惊的看着许安琪。

“我怕你半夜会吐,所以才……”许安琪揉了揉头发对着岳玉仙笑了笑。

“谢谢你。”岳玉仙感动的看着她,安琪姐姐真好,也许她真的应该祝福他们吧!

“说什么客气话,赶紧下来吃饭吧!”许安琪抚了抚岳玉仙的头就离开了。

“爸爸,有这样的妈妈我很知足了。”岳玉仙看着许安琪的背影开心的笑了,她是真的放下了。

下楼看见许安琪正在喂白哨寒吃饭,而白哨寒一脸的幸福,她深呼吸强迫自己笑着去面对。

“仙儿,你来啦!快吃饭。”许安琪看见岳玉仙立马站了起来,把盘子都推给了她。

“谢谢,妈妈。”岳玉仙笑着坐下来,若无其事的叫了一声妈妈。

“额……你这么叫我有点不习惯呢!”许安琪呆呆的看着岳玉仙,妈妈?,对啊,以后她就是岳玉仙的妈妈了。

“没事慢慢就习惯了。”听到她一声妈妈他心中微微一颤。

“哦!”许安琪挠了挠头坐了下来。

“寒,喜帖帮我寄到巴黎一份。”许安琪想了想对着白哨寒说。

“巴黎?”白哨寒皱着眉看向许安琪,如果寄到巴黎的话,应该赶不回来吧!

“嗯,对我很重要的一个朋友,这是地址,名字是Bertrand。”许安琪把事先准备好的地址递给白哨寒,她知道他不会来,但是她放不下。

“好。”白哨寒看了一眼那张写有地址的纸点了点头。

时间分割线:晚上

许安琪坐在自己房间里看着手机上Bertrand的电话号码,迟迟没有拨过去,她做了个深呼吸,拨了出去。

“怎么,有事?”不一会儿Bertrand接通了电话,清澈的声音震在许安琪的心里,他应该收到那个喜帖了吧?

“嗯,Bertrand婚礼你会来吗?”许安琪吞了吞口水,问

“你觉得呢?”Bertrand冷笑一声反问着许安琪。

“我希望你能来。”许安琪听着他冷冷的声音心里一震。

“呵,你真的不怕我吗?就不怕我会杀了你。”Bertrand捏着手里那个已经揉皱的喜帖,有些诡异的问。

“Bertrand你不会的,你不是那种人。”许安琪心里一冷,他不会的,那样温柔那样他不会的。

“呵。”Bertrand挂掉了电话,举起酒杯看着。

“主,还动手吗?”Bertrand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动手,当然要动手!明天是他们的婚礼对吧!”Bertrand冷冷的笑了一声。

“要在婚礼上动手吗?”对面的人一颤,他明白主的意思,主从来不对他说废话。

“呵呵,给他们一个surprise嘛!”Bertrand说完挂了电话,将红酒喝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