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十四章 许安琪驾到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1806 2016-02-25 17:08:34

  第十四章

学校的礼堂里金碧辉煌,桌子上摆满了香槟和糕点,学生们交谈着,而白哨寒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他穿着一身黑色,淡淡的神情里,有一丝骄傲,有一丝冷漠。黑色的晚礼服,衬托出了他的高贵,他的优雅。端起一杯红酒,在手中晃了晃,深邃的黑色眼睛看着晃动的液体,如同一幅完美的画一般。

“寒?你一个人?仙儿呢!”韩慕熙四处找了一下却没有看见他期待的那个身影,话音刚落,礼堂的大门就被人轻轻推开了。

一只纤纤玉足迈进了厅内,在黑色细绳高跟鞋的衬托之下发出莹莹白光,众人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气! 香肩半露,胸前一颗色泽纯正的祖母绿宝石散发着幽幽的光晕,长长的同色宝石耳坠随着轻移的莲步缓缓而动,更将肌肤衬得犹如凝脂一般。 弧形优美的抹胸更让纤腰盈盈似经不住一握,高绾地黑色发髻与现场的气氛相得益彰,勾勒出完美的曲线。长裙下摆处细细的褶皱随着来人的脚步轻轻波动,在晕黄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来的仙子,所有人的目光注射在她身上,她有些窘迫的低下头。

他站起来将红酒放在桌子上,走到她面前,唇角向上挑起。

“很美。”白哨寒笑了笑,伸出了手。

“白哨寒。”岳玉仙听到他的夸赞害羞的低下头,将手放到他手上。

白哨寒笑了笑拉着她向前走去。岳玉仙无视所有人的羡慕跟嫉妒随着白哨寒走。

“那么,由我来开场舞。”白哨寒扫了周围一圈。

她的裙裾开始翻飞起来,乳白色的大裙,在幽深的光影里带出了一种神秘而令人窒息的蓝影,裙上的钻石被灯光照的闪闪发光。裙摆是重的,悬感带出了立体的效果,露小截雪白的腿,还没来得及看清,就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收住,留给人要多少回想有多少回想的遐思了。腰突然收得挺直,却在下窝处有一道弧,是那种俏丽,并且明目张胆地有了一种诱惑。鞋跟轻轻点地,掠水的蜻蜓一般,轻轻地就那样抚一下,而鞋尖撑着地面,左左右右地画着弧,一个一个的圆圈圆满地描出。她盯着他,他也盯着她,一个转身又一个转身,稍纵即逝的一回头,眼睛还是四目盯着,就像被焊锡牢牢地粘住了一样,公然的坦白的调情,忘记了世间所有的其他。

“……”一曲下来所有人都看的呆在了原地,她美得无可救药,他冷峻的面容如上帝精心的雕琢。

“寒!”一声清脆的开门声一个小巧的女生走了进来,黑色的鸭舌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能感觉出她一定很漂亮,惊人的漂亮!硕大的黑色墨镜使得大家只看得见她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透着一股无所不知和天下无敌的自信,身着白色带一点紫色的上衣,下衣是淡紫色的短裙,裙摆在摇曳着。

她跑向白哨寒,一把抱住了已经愣住的白哨寒。

“想我没?”女子摘下鸭舌帽仰起头,看着他,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皮肤显得惨白,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栗色的长发随着帽子的拿下,散到了女生的肩上。

“小琪,真的是你啊!”白哨寒看了她良久,以后紧紧的抱住了她。

“她,就是许安琪。”韩慕熙走到岳玉仙旁边,揽住她肩膀,在耳边小声提醒。她,原来就是许安琪啊,爸爸唯一爱过的女人。

众人看见秦天朗警告的眼神,便都各干各的去了。

“跟我走。”韩慕熙看见她眼底的泪珠拉着她就向外面走去。

“……”岳玉仙想过许安琪会回来,没想到今天看见她跟他抱在一起还是会心痛。

“想哭就哭吧!”韩慕熙把她带到学校的天台,这里没有那么多人。

“不要,我为什么要哭。”岳玉仙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希望能把眼泪憋回去。

“不要再骗你自己的心了!你喜欢寒。”韩慕熙用手摸她的脸颊,心中抽搐着,他看到她这个样子真的好心疼。

“!!!”岳玉仙惊讶的看着韩慕熙,泪顺着脸颊便流了下来。

“你跟他不可能,你们永远都只能是父女。”韩慕熙低头吻住岳玉仙的眼泪,看着她红红的眼睛,虽然这样说很绝情,但是许安琪的回来,也应该让她阻止对寒的感情。

“……”岳玉仙看着他,眼泪又掉了下来。

韩慕熙用手帮她擦掉了泪水,低头吻住了她,她睁大眼睛,并没有推开,也许他说的对,她跟白哨寒不可能,许安琪回来了,她不应该再喜欢他了。

岳玉仙闭眼接受了他的吻,韩慕熙欣喜,她没有推开他,不知不觉加深了这个吻。而楼下咔嚓一声,却没有人注意。

“我爱你。”许久韩慕熙放开她,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她听后,身体颤了颤,她一直都知道韩慕熙喜欢她,没想到听到他说出来,心里会这么难受。

“跟我在一起,我帮你忘掉白哨寒。”韩慕熙抱住岳玉仙,之前他有过许多女人却都不曾爱过,自从认识了这个女人,他发现他是真的很爱她。

“好。”良久她点了点头。

“太好了!”韩慕熙抱住她的手更加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