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首席残忍妻

第四章 爷爷

冷酷首席残忍妻 天使以歌 2335 2016-02-24 00:48:08

  第四章

(贵族大学)

“额,请问大一24班在哪?”岳玉仙到了学校转了很久也没找到班级于是抓了一个女生问道。

“我带你去,我也是24班的。”女生甩了甩马尾辫对她说。

“奥,谢谢,我叫岳玉仙。”岳玉仙友好的笑了笑。

“我叫夏樱,以后就是朋友了!哈哈!”夏樱挽住她的手臂开心的说。

“好啊!”岳玉仙笑了笑,没想到刚进学校就能认识一个朋友。

“哇,你看是韩慕熙啊!”走着走着夏樱突然指着一个男生激动的大叫。

“韩慕熙?”岳玉仙顺着夏樱的手指看去,发现韩慕熙正在靠着墙跟一个男生交流。

“嗨,小仙儿!”韩慕熙看见岳玉仙,嬉皮笑脸的向她走了过来。

“嗨!”岳玉仙看了看他打个招呼就想拉着夏樱走开,结果看见夏樱一副被帅呆的样子盯着韩慕熙看。

“哎,不要对我这么冷淡嘛!我知道你要来这里上学所以一大早就来这里等着你的。”韩慕熙搂住岳玉仙的肩膀一副受伤的样子,对着岳玉仙撒娇。

“奥奥,谢谢你!”岳玉仙挣开他的怀抱,拉着夏樱就走了,她跟他又不熟这样搂搂抱抱的让她很不习惯。

“真好玩!”韩慕熙盯着岳玉仙远去的背影,妖媚的一笑。

“玉仙,你跟韩慕熙认识啊!”夏樱看着韩慕熙的表情,好奇的问。

“嗯,算是吧,也不是很熟。”岳玉仙想,也许不应该跟他们有那么多接触,看夏樱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是风云人物。

“哇,真的很帅啊!好羡慕你。”夏樱闪烁着眸子,看着岳玉仙。

“他,很出名?”岳玉仙停下来,好奇的问她。

“当然,全校女生的爱慕的对象,白哨寒,韩慕熙,秦天朗。”夏樱抓着岳玉仙的手,花痴的说着。

“……”果然不能多接触啊!

“仙儿,你千万不要去招惹白哨寒去,他不好惹。”夏樱神秘的说完,就拉着岳玉仙继续向前走。

“不好惹?为什么?”其实岳玉仙很想跟白哨寒友好相处,但是却不知道怎样去靠近跟了解他。

“听说他有洁癖,不允许别人触碰,除非很亲密的朋友家人。”夏樱把岳玉仙带进一间教室,拉着她坐下。

“这样啊!”岳玉仙叹了一口气,看来要接近这个爸爸,还真是不容易啊。

“你来的正是时候,下个月学校组织野外探险,到时候我罩着你哦!”夏樱一想到野外探险就激动。

“探险?”

“对啊,一年一次,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听说过了,很好玩的。”到时候就可以看到那白哨寒他们,哇,肯定帅呆了!

“好吧好吧!”岳玉仙并不对那些感兴趣她只想稳定她跟爸爸的关系,毕竟以后要一起生活在一起。

(医院里)

“老王,联系到仙儿的亲爷爷了没有?”白敬兵自从知道岳玉仙还有一个亲爷爷,就一直想见他一面。

“总裁……岳先生岳先生他,已经去世一个多月了。”老王派人到岳玉仙说的那个地方一打听,发现岳老爷子居然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

“什么?赶紧赶紧打电话给仙儿,叫她去看她爷爷!”白敬兵一听差点没晕过去,激动的吩咐看完,仙儿还不知道她爷爷去世了,这孩子真是命苦啊!

“总裁,打不通啊!”老王打给岳玉仙居然是关机状态。

“给哨寒打过去。”

“什么?去世了?”白哨寒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阵惊讶。

“是啊,少爷你快带着小姐回家吧!”

“嗯,我知道了。”白哨寒放下电话,也不管老师径直走了出去。

“哇,是白哨寒啊!”“对啊!哇……”白哨寒一踏入岳玉仙的教室就听见女生们的花痴声。

“走。”白哨寒抓住岳玉仙的手就向外走去。

“你是谁?你要干嘛?放手。”岳玉仙甩开他的手,想起他说过在学校不能装作认识他,无辜的瞪着大眼睛。

“你……你再说一遍。”白哨寒愤怒的咬牙,这女人真是笨的要死。

“不是你说不可以装作认识你吗。”岳玉仙被他愤怒的眼神看的有点害怕,小声的嘀咕。

“没空跟你废话,快走。”白哨寒不满的疯了她一眼,就拉住她走了。

“爸爸,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啊?”白哨寒拉着岳玉仙上了红色的兰博基尼,岳玉仙还在疑惑,到底发生什么了,爸爸这么激动。

“你亲爷爷,去世了。”白哨寒系上安全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

“……”爷爷,爷爷,爷爷你不可以去世啊!

“你要是想哭就哭。”白哨寒看着她红红的眼圈,心里不忍,安慰着。

“……”岳玉仙仿佛没听到一样,冷漠的看向窗外。从小就是爷爷把她养大,爷爷怕她在乡下吃苦才把她送到的城市里,她还没有报答爷爷,爷爷怎么可以去世呢。

“要不要听歌。”白哨寒从来没有安慰过别人,这种情况下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岳玉仙依然没有理会白哨寒,两个小时了,她一句话不说也不流泪,只是神色平静的看向车窗外。

(岳云鹏墓前)

“爷爷,我来看你了!对不起,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就去世了。”岳玉仙跪在墓前,脸上挂着残忍的微笑,虽然是笑着但白哨寒知道她是有多么难受。

“爷爷爷爷爷爷,我又有一个爷爷了,他对我很好,仙儿会很幸福,仙儿不会让你担心的。希望爷爷您能在天堂快乐,爷爷您辛苦了一辈子,这下终于可以,可以休息了!”岳玉仙声音呜咽,忍着不哭出来。

“对不起,让你跟我待这么久。”一个小时过去了,岳玉仙站了起来,对着白哨寒笑了笑。

“想哭就哭,别忍着。”白哨寒抱住岳玉仙,用手抚了抚她黑色柔顺的长发,他第一次见到这样坚强的女孩,心里难受却面带微笑。

“可是,可是我答应过爷爷,不能哭,眼泪是弱者的,爷爷希望我坚强。”岳玉仙抽泣着,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

“如果不哭出来心里会很难受,相信我,哭吧!”他本可以不管她,但是看到她硬生生憋着眼泪,不让流出来的样子感到心里很烦躁很难受。

“呜呜呜……”岳玉仙也抱住白哨寒,大声的哭了,一哭就是半个钟头,仿佛把这几年的难受委屈一次都发泄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呋呋……”岳玉仙放开白哨寒抹了抹泪,抽搐的道歉。

“天也黑了,明天再回去吧!”白哨寒看了看她确定没什么事后,才向她家里走去。

“我去给你找一件衣服吧!”岳玉仙追上白哨寒,看着他已经湿了大半片的衣服愧疚起来。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车上睡。”白哨寒看了看岳玉仙简陋的房子。

“谢谢你。”岳玉仙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也许是家里太简陋了,爸爸都嫌弃了。

“嗯。”白哨寒点了点头,上了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