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番外一(5)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302 2016-09-26 16:20:03

  瞄了菲林的小脸一眼,又直直的向下看去直到桌子上的手指,鼻子哼出一口气,很不屑的开口。

“脸倒是国色天香,这身材可是让人望而却步,也难怪你穿男装会这么和谐了。”

说完又扭过头继续看外面的花花世界,手指有频率的扣着桌面,嘴角丝丝上扬,这也算报了一箭之仇。后面的帛已隐隐抽动的肩膀,弥月更是张大了嘴。

“要是找完美的女人,也只是你招招手的事情,啧啧,口味真重。”

听到这么贬低自己,菲林搂不住自己的小宇宙了,故作可惜的说到,看向对面有点渐变的脸,又无比叹息的说到。

“想镶贵妃,珠圆玉润,要什么有什么,已经是个中翘楚了,其他的佳丽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这都没能让你满意,啧啧啧,看来这阅人无数的帝王业和其他男人一样吃锅望盆,啧啧啧!”

说完用手扶了扶胸前,这呼吸真不舒服。

“放肆。”羽鸟是真的有点被惹毛了,直直的瞪着她,似乎要喷火了。

“再放肆的事情都做过,也不差这一回两回了。”

菲林没有一点畏惧回蹬回去,还扬起脑袋不让自己落于下风,哼,就你有气势?这一触即发的架势,让后面的帛已和弥月慌了心神,帛已说实话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胆敢当面斥责羽鸟的除了太后,可真就没有别人了。

“你不要妄想激怒我,否则你真当你安爵府这个后台硬到能保你?”

阴沥沥的表情,的确让菲林有点胆颤,但是天生的骄傲让她不能让自己低头,硬是直直的望过去。

“我从来就没指望过安爵府能保我什么,这么多年来,我只相信我自己,你若是聪明的就不该把我和安爵府混为一谈。”

“呵~!”羽鸟气急反笑,帛已听到这样的笑声只觉的冷汗都要下来了。弥月更是想走又不能走的样子,自己家的少爷毛病又犯了,这样是没好处的。也不看看对方是谁啊!这又不是封城,可怎么办才好啊!

羽鸟缓缓站起身,一脸的冷笑,自己是疯了,才会找她做君后,她要是进宫,那他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头回被这么顶撞。看着羽鸟站起身,菲林也不甘示弱的也站起身,她们的身高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平视也只能看到羽鸟的下巴。菲林继续不怕死的说到。

“说到痛处了?你不过拿安爵府威胁我,又不缺女人,活该自己找罪受。”

“啪!”

弥月顿时在后面喊出了声,又极力捂着嘴巴,扑了上来,挡在菲林身前,帛已更是惊住,上前站在羽鸟身旁。

“少爷,少爷,疼不疼,你说话啊!”

就在那一巴掌打下来的时候,菲林就知道躲不过,也没想到力道是如此的大,扭身扑到后面的架子上,将架子撞倒。

“你敢打我。”没有理会弥月的关切,回头冷静眼眸中满是冷漠,弥月扶起菲林。

这边的动静颇大,弄得所有人都望向这边,羽鸟刚想说什么,却看到眼前的人竟然刚站起来还没站稳就身子一软倒了下去。晕倒了?这么容易就晕倒了?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菲林倒下时耳边还依稀听见弥月的叫喊,最后一个镜头就是羽鸟一脸惊吓把手伸过来的样子,奶腿的,这因为这个裹胸呼吸一直困难,终于出事了吧!

该死,羽鸟上前半蹲着扶住倒地的菲林,她身体到底有多弱,有点懊恼自己刚才的举动,竟然动手打了她。

“帛已…”

“是”

等菲林再次醒来,一睁眼就是俏丽的床帐青幔,眼睛环顾四周,房间里面简洁明了,很雅致,虽然很简洁,但是细看每样东西都很考究。

“咳咳!”

一有动静,弥月就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少爷,你可算醒了,吓死宝宝了。”

“别嚎了,给我来点水,这是哪里啊?”

“诶,少爷,你等会。”迈着惊天动地的步子就跑出外间拿水去了,菲林这时才看到自己身上就穿了内衫,想必是弥月给自己收拾的吧!能完整的呼吸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扶了扶胸口,用力吐出几口气。就听见弥月端着水进来了,小嘴也没停下。

“少爷,这是帛已大人在宫外的府邸,因为离得不算远就送到这了,吓死我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就打算回去找世子去请御医了。”

“这样啊!罪魁祸首那?打完了人就跑了?感情他是‘王法’就能随意的逃逸?”

“少爷,下次也不要这么做了,他是王,顶撞他受伤吃亏的只会是你啊!”

接过水喝了两口,你妹的,这一巴掌我记你一辈子,总有一天我要讨回来,给我等着。哼。愤恨的喝了两口,让弥月拿来衣服。

走出房间的时候,看到漫天的星斗,天哪,我这是睡了多久啊!都这个时辰了,帛已从一旁走了出来。

“郡主,身体可还有不适?”

“哼,弥月我们走。”

笑话,你和你主子一丘之貉,帛已虽然和哥哥要好,但是,帛已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选择自己的主子,他就是这种人。我跟你说话,让你回宫禀报?

帛已见郡主并不搭话,也没有任何波澜,只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就伫立在一旁看着主仆两人离开了。

刚踏进自己的院落,就看见如月走了过来,拉过了弥月就数落了一番。

“都什么时候了才回来。少爷,世子差人来问你回来的消息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还有政辛郡王也多次叫人递消息想要见你,天色渐渐晚了见还没有你的消息就递了一封信来。”

“哥哥和政辛那边的事情我知道,可是我谁都不想见。”

说着就拿过信封走了进去,至于这内容嘛!用后脚跟去想都知道是什么。

天硕殿***羽鸟立在窗前,怔怔地看着外面凋零的落叶。

“回陛下,臣等诊断郡主并无大碍,请陛下放心。”

富丽的地毯上跪着三个官员,都带着医箱,向前面的人禀报着。

“没什么大碍?怎么会轻易的晕倒?”

眉头一皱微微转身看向趴在地面上的人,显然对他们的回答并不满意。

“陛下,这郡主的体制原本就弱,气血不和所以气色总显得苍白,这次晕倒应该是急火攻心气血翻涌,一时承受不住导致,臣等已经议定配方每日给安爵府送药进补。”

“嗯嗯,下去吧!”

听完医官的描述,看来这一切还真是自己弄得,挥手让他们都下去,帛已从殿外进来。

“帛已,是朕下重手了?”愣愣的问向帛已,门口的大福听着只是晃动了一下眼球,帛已顿住脚步,思虑了一下。

“郡主醒来已经回府了。”

决定还是不要说什么的好,毕竟现在说实话不太好。

“哦……!一定很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