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番外一(4)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267 2016-09-26 09:28:21

  圣司匆忙回到府里,直奔着妹妹寝阁走去,看到卓衣上前就问到。

“郡主回来了吗?”

“回世子的话,郡主,早上带着弥月出去还没有回来。世子若是想见郡主,不妨去天涯海阁找找看”

卓衣不慌不忙的回答道,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世子这么急着找郡主,但是规规矩矩的说了出来。

“嗯,还没回来,这丫头。”

卓衣就看着世子嘟嘟囔囔的转身离开了。至于政辛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南德,你探听到郡主在哪里了吗?”

“王爷,刚才事发突然,差人去跟着的时候已经不见郡主的踪迹了,我已经去吩咐下去,打探着郡主是否回府或者天涯海阁,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知道了,有消息报我。”

此时的政辛已经是往日里那风度翩翩一丝不苟的模样了,皱着眉头,‘唰’的一下把扇子收起,起身就出去了,起身时那带起的风力,让南德不由得吸口气又种种吐了出来。

这边都找的不亦乐乎的主角却在安爵府不远处的小茶楼不起眼的小角落悠哉的吸溜的品茶,还不时的自言自语上一两句。

“这弥月去拿衣服拿到哪里去了啊!”

说着又嘬上两口,不错,到底是都城天子脚下,小茶楼的东西也不差,就是物价贵了点。还埋怨弥月磨蹭,一打眼就看到楼下街市上弥月那个小身影的样子,一路小跑,抱着一个小包袱,跌跌撞撞的钻进茶楼了,收回目光,转头盯着楼梯的位置,人没到,这蹬蹬蹬和马拉松的喘气倒是先到了。

“少~少爷,我拿来了,好险被发现,还是让如月递出来的那。”

“我还以为你干嘛去了!让人抓小黑屋了啊!这么久,你那份茶点都让我吃了。”

“哎呦!少爷,你也不说给我留点啊!对了,世子回府就在找你。”

“你怎么告诉如月的?”

“嘿嘿,我没来得及跟如月说什么,只是让她别走漏我们的消息。”

“聪明,包袱拿来我看看,店家,我要一间客房。”

等换完衣服,弥月就一连星星眼,菲林看的嘴角直抽抽。

“少爷,你穿男装真是俊美啊!政辛郡王是嘀仙的人物,少爷也毫不逊色。”

“说什么那?我都快不能呼吸了。”菲林上去就是一杵子,刚才穿衣服,这个裹胸太紧了,紧的感觉呼吸都不能完整,只可以呼吸一半,就吐出去了。

“是少爷的又变大了,这也是以前用过的裹胸衣,再说不紧一点,穿男装又有什么用那!”

“呼~!!!行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站在这宽阔的街道上,齐齐地向上望去,弥月无语凝噎。

“少,少爷,你是喝花酒喝上瘾了吗?”

“胡说八道什么那,我打听过了,这可是都城有名的歌舞场,价格奇高,现在是下午,还没正式开场,不过白天就白天的好处,这里清静,素雅,晚上热闹非凡,歌舞升平的,还有你不要误会了,想歪了,这里都是艺伎,是文人墨客常来的地方。”

一个大白眼抛过去,无视弥月那好奇乱晃的脑袋。

进去找个靠窗的位子微微眯着眼睛,点了一壶绿茶,几盘精致的点心,听着琵琶和琴声合曲。

羽鸟一上楼就看到了一身男装倚着窗子,嘬着茶点,一脸享受的菲林,中午政务处理完,镶贵妃就到宁苑来缠着自己,往日倒是乐得自在,可今天却心烦的很,圣司不是今天当值,不能陪自己下棋解闷,无奈带着帛已就出来走走,帛已又推荐这里,说是雅致,没想到倒能碰到她。

“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菲林正细听着曲调,不亦乐乎,突然上方就有个声音质问自己。不耐烦的睁开眼,奶奶的,谁这么扫兴。一看来人,惊讶是有的,也有带你不知所措,我去他怎么来这里,一个帝王没事跑出来干嘛?旁边的弥月只在安爵府偷偷的在门外见过一次羽鸟,这次一上来就认出了帛已,开始对羽鸟还有点疑惑,后来想起来了就捂着嘴巴从椅子上站起身,后退着。

“呼,额……好兴致啊!”说完菲林一脸纠结,纠结该怎么称呼。羽鸟转身走到桌子对面,帛已上前拉开椅子。

“爷”

“嗯”

“这种地方是你一个女儿家来的嘛!”

这么一问,我去你管天管地,还管起我来了,你真当自己住大海边,管的太宽了吧!

“我说,这位爷,你看不出来我穿的是男装吗?再者说,这里又不是那种寻花问柳的地方,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就算是寻花问柳的地方我也去过很多次的。”

羽鸟听这妮子这么顶撞自己,黑着脸听了前半段,听到她说去过,她说她去哪里?那种地方还经常去?

一脸奇怪的瞪着菲林,后者的火也被勾起来了。

“你这样像什么样子!”冷冷的说道。

“你要是看不惯,大可不必看,我也没打算要活给你看。”

在气头上的菲林,也没有什么君臣理念了,直接你呀你呀的!闻言,羽鸟挑了挑眉毛,却也没说什么责怪的话。然后在觉得不是争执的地方情况下,两人都默默的看向窗外,耳边悠扬的曲调,也没能唤回他们的思绪。

菲林承认,她生气了,真生气了,这点小事倒是不至于生气,但是这前前后后,要不是对面这个想要捏死她的人自己哪有这么烦恼。

而羽鸟也承认,他生气了,这个妮子让他总是这么气愤,良久,帛已和弥月也事不关已的在后面一张桌子默默的注视着这边。

“怎么说,你也是来的早了,再有三个时辰,这边才是热闹的,想不到宫里的莺莺燕燕还是不够,甚至要到宫外猎艳?”

菲林觉得不出这口气,她会憋死,索性就想到什么说什么,来挖苦他。

羽鸟正在努力的安慰自己,不和她一个女人一般见识,不和她一个女人一般见识,这是这妮子是一定要以热火自己为目的吗?猛的扭头看过去,对面这个可不怕他的眼神,自顾自的依旧喝着茶,盯着他等下文。

“……你想做什么?”

盯着良久,羽鸟吐出这几个字,已经是极限了。

“只是好奇,你就这么不满足?”

摆着自己认为最天真的脸,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到。羽鸟觉得她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要气死自己的。

“你这个女人,脑子里装了些什么?怎么这么学不乖?”

“嗬~!后悔了?像我这样的女人,你既然看不惯了,干嘛还死霸着不放?难不成,你喜欢这张脸?”

说着用手背轻拍自己的脸颊。羽鸟极力隐忍,这里虽然清静,不引人注目,但是在这边争执终究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