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七章 第六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541 2016-09-21 17:23:12

  “菲琳郡主!”羽鳥这一声出来,立马全场都静了,抬头看了看前面的一班臣子。

“接着议”挥了挥手,示意继续。

“陛下,提起这菲琳郡主,身份尊贵,血统纯正,若说君后人选,必是此人无疑。”一个资历颇老的站了出来。

“这…陛下,菲琳郡主虽然位份尊贵,但是年纪尚浅,掌管后宫一向繁琐,可另择他人。”定韬一惊,最不想得到的结果。

“听闻,郡主之前在封城就巾帼不让须眉,气魄不输男儿,后宫之事又有太后扶持,必然不成问题啊!”

“陛下,琪朵雅母以子贵也是后位人选啊!”圣司看到情况不妙,上前想把话题扯回去,而安祭爵之事闭了闭眼,并不作声。

“琪朵雅身份低微不符,既然已有身孕,可入宫为妃嫔,但决不在后位人选。”

“定韬祭爵,若是为妃嫔并且已经有了子嗣都不在后位人选范围内,那么镶贵妃身为妃嫔并无子嗣岂不是更不在后位人选范围内了。”政辛将手里的折扇翻到背后。

“那么,既然都没有资格,就剩下菲琳郡主了。”羽鳥截下他们的议论,故意曲解了征信的意思,抬头看向政辛,政辛当然听得出来羽鳥话里的意思,不光是政辛,下面的群臣都懂了陛下的意思,定韬祭爵更是眉宇间一道深深的沟壑,络腮的大胡子看起来更是凶神恶煞。政辛连忙的说到。

“其实人选并不是只有…”

“传旨,草拟诏书,立安爵府珑樱菲琳为君后,请重华太后择期成礼。”

“陛下”政辛一手扶住桌角,喊出了声。

“陛下”圣司和定韬更是向前走了一步,定韬险些没站住。

“恭贺陛下”

其他重臣都看了看心照不宣的跪下接旨了,定韬也只能缓缓地下拜接旨,安祭爵在一侧吐出一口气,看了一眼圣司微微颌首接旨了。只有政辛还再震惊中没回神来!

“太后娘娘驾到。”艺奴率先走了出来。

“给太后请安“重华自后殿走了出来,政辛也不得已先跪下请安。

“给母后请安,儿臣已经下旨立菲琳郡主为后,请母后裁度吉日良辰大婚,一切礼数不可减免,”

“都起来吧!皇帝要大婚了,来人传我懿旨…”

“太后”政辛知道重华接下来要做什么,刚开口,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说下去。

“政辛。”羽鳥忍无可忍的呵斥了一声。

“好了,政辛一会儿到本宫那,本宫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想和你说说话。”重华看得出来政辛和羽鳥的矛盾,但是碍于场合,只能先稳住双方。

“传我懿旨,昭告天下,安爵府珑樱菲琳,身份尊贵,人品贵重,柔佳美德,允合母仪天下,择十月十五大赦天下,帝后大婚,入主中宫。”

“是”

“定韬,政辛。”羽鳥站在桌子面前,手指随意扒拉着桌子上的笔筒。

“臣在”

“臣弟在”

“十月十五,你们二人为大婚主司礼官,定韬负责祭天等仪式,政辛负责礼成司礼。”

“是”

“是…”

弘辉殿内还是一派喧嚣,琪朵雅也渐渐地融入其中,不似最初那般拘束了,渐渐地也敢与辛陶说笑一两句了。

羽鳥和政辛在两侧扶着重华走到殿门口就听到里面好不热闹,挥手示意正打算开口的大福不必通报,帛已在一侧守着,见到太后和陛下都回来了,跪下行礼也被羽鳥和重华制止了。

走进正殿,看到辛陶和菲琳玩的不亦乐乎,一旁的琪朵雅看着不住的笑还不忘一手扶住肚子。

政辛看到菲琳的样子更是五味瓶打翻了,又不好做声,重华倒是先乐了起来。

“我瞧瞧,这是干什么那?闹的这么欢?”重华话一出声,打闹的二人组都被点了穴似的定在那不动了,菲琳手里还揪着辛陶的小辫子,辛陶手还捂住脑袋弯腰的姿势,琪朵雅是最先看到这一行人进来的,所以扶住没有显怀的肚子跪了下去。

“给陛下请安,给太后请安,给郡王请安。”

“啊!母后,皇兄万福”辛陶更是找到了救星似的扑了上去。菲琳见状看了一同来的政辛一眼,也俯下身去。

“都起来吧!看看你们闹的”

起身后,疑问的眼神瞄着政辛,看了两眼见没什么回应,便瞪了起来,小样,还敢装高冷,等我出去整不死你,几日不见装什么大尾巴狼。身后刚坐定的羽鳥看在眼里,只能理解为眉目传情,用力拍下茶具,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齐刷刷的瞄到自己身上了。辛陶一进门就一直注视着政辛,可见政辛并没有看向自己,顺着目光看去,用后脚跟去想,都知道是谁,可是政辛只是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随后就没有什么动作了,这令辛陶挺纳闷的,难道转性了?知道自己才是最好的了?

重华转头看向一旁的菲琳,“菲琳你过来。”

琪朵雅在一旁站着,见这次太后叫的却不是自己,只得怔怔的看菲琳走到太后身前。

任由太后拉过自己,仔细打量,就感觉自己像是准备出售的猪肉一样,接受最后一道检验才能装箱。见重华拉着自己左看看右看看转着圈圈的看,在没蒙圈之前终于解放了。

“恩…”转头对着羽鳥点了点头。

“珑樱菲琳接旨,朕已经传告天下,赐安爵府珑樱菲琳母仪天下之权,与十月十五入宫。”羽鳥好暇一昧看着硬了的菲琳和风化的政辛。

“哈哈!太好了,我就说嘛!你一定是我嫂子。”辛陶一听皇兄终于出手了,蹦着就扑到菲林面前说到,这下好了。

琪朵雅听到这样的结论有点不知所措,虽然自己有自知之明不配做君后,但是羽鳥一进门开始就没有分给自己一眼,有泪只能往肚子里面吞。

“怎么?菲琳以后就是君后了,你不谢恩吗?”重华也不是没看到政辛和菲林的互动,但是木已成舟。

“谢太后,陛下”看了看一旁的人,看了一圈,最后恍惚的叩谢了恩典,起身就坐下不在言语了。政辛看到菲琳像是布娃娃一样失去了勃勃生机,走了出来。

“太后…”

羽鳥知道政辛想说什么,立刻眼睛射过去堵了政辛一肚子的话。

“政辛,朕已经下旨你做司礼官,还有十多日,你是忙起来的,君后就是你的皇嫂,交给你办朕放心。”字字珠玑,羽鳥的提醒,政辛懂,无奈只能如此。

“是”

“这琪朵雅还怀着皇嗣,皇儿斟酌着封个什么名号啊?”重华看了一旁默不作声满面委屈的琪朵雅一眼,琪朵雅立即走上前,行了一礼。

“臣女不敢奢望依仗皇妃之尊,只盼望着侍奉太后和陛下,平平安安的为陛下诞下后嗣。”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我见犹怜,可此时的菲琳已经抽光的所有力气,更无暇顾她了。

“后宫之事,还是等大婚后由君后主持猜度!”羽鳥看向琪朵雅,有转头看向呆坐的菲琳,若是说以前只是用余光来扫讯,现在更是肆无忌惮的注视了。

“对啊!琪朵雅也该有个名分了。”辛陶转头看着羽鳥,顺着目光看过去见羽鳥只一味看着嫂子。

听到大婚这个敏感的词眼,刺疼了呆住的某人,回神。

“臣女不适,向太后,陛下请退,失礼了。”边说着,边扶着座椅缓缓起身,一时间都看向这边,只见还没等站直,就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意识中最后只有众人的惊呼,和政辛扑到面前呼喊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