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番外一

红绡香榭 貂小貂 1339 2016-09-21 17:23:12

  番外一

注:本番外与正文进程无关联

庄严的宫殿内,大家都噤若寒蝉,明眼人都能感觉的出来这气氛不同寻常,打从早上帛已来到以后就变得如今这模样了,直到下午,羽鸟都一直把自己关在天硕殿内,时不时的死盯一眼桌上的信函,再一脸莫名其妙的转移了视线,再次埋头批阅奏章,所以往日烦心积累的政要,今天一并都解决了。

让帛已查了封城的事情,知道个大概,虽然了解这个郡主不是省油的灯,做了很多世家宗族出格的事情,可以说是欺行霸市的头目也不为过,咳咳,这么说也有点不当,毕竟是个姑娘家,好在都是男装出去抛头露面的,这些倒是并不出乎意料,唯一让自己在意的就是那个叫洛儿的,一个姑娘家,尚未出阁就领养了一个奶娃娃,是该说她神经大条啊!还是压根就没长心啊!她那张小脸倒是能卖得出去,哪个世家公卿会要一个呆着孩子的女人啊!想到这不由得捏了一把额头,眼睛再次盯着那个信函,上面清晰的写出了这个郡主在封城干的一切‘好事’!

“帛已”

“是”

“这信函上的所有消息,定陶那边也一定会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除了收养义子这件事情需要粉饰之外,其他的让那边模糊一下,怎么做你去亲自处理。”

羽鸟最后受不了的做了最全面的打算,就每一件事情是省心的,这以后怕是也每个肃静了,倒是有几分期待着妮子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在天涯海阁鼓捣珍珠粉的某妮子,这时鼻子酸酸的,一个喷嚏下去,这钵内的珍珠粉就四处飞扬起来鸟,原本想着做点珍珠粉面膜敷在脸上,毕竟容易水土不服,最近也总是四处乱跑,想着保养一下的,结果这会不用费劲敷上了,一个喷嚏就让珍珠粉全糊在脸上了。

“我去,呸!吐!”

“少爷,干脆你就吃了吧!弄了我一身,这可是新做的衣裳啊!还是世子从宫里带出来的衣料那!你看你!”

弥月本来就离得近,在一旁挑拣珍珠,结果也没能幸免于难。一边把衣服上的珍珠粉弹掉,一边抱怨着。

“呸,呸!一身衣裳有我重要啊!白眼狼!快点,进眼睛了!”

“我看看,我看看,哎呦!”

一听少爷的进眼睛了,弥月也不忙着弹衣裳了,立马把手帕拿出来,给少爷擦拭。

“你轻点啊!我说,睦月那?今天不是她在天涯海阁嘛?我都来着半天了也没见着她,干嘛去了?”

紧眯着眼睛,还不忘记找一个稳重的睦月来,被冷漠包围着,也比这强啊!

“少爷,这会儿怕是睦月在四处打探锦时大小姐的消息,哪有时间打理这边啊!听说,昨天听睦月提起锦时大小姐,说并不在少爷说的那个彭城,也没有回封城,华阳夫人说,自少爷走后,锦时小姐回去过一次,却也只小住了几日就又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华阳夫人恨得牙根痒痒,有没有办法,还递话过来说让少爷找到锦时大小姐,押回去要好好教训一下那。”

“那丫头才是作死那,哥哥今天不是要和政辛商议事情嘛?他们在哪里见面啊?”

“嗯嗯,说是在中午约在世子在都城的别苑里面见面。”

“看来你和南德相处不错啊!一开始还是那么剑拔弩张的,现在倒是消息互通啊!”巴拉巴拉眼睫毛上的粉末,侧目看向在自己身上忙活的弥月。

“少爷,乱说什么啊!这不是你和政辛郡王关系变好了,我这不得已嘛!”

弥月顿时手忙脚乱了起来,站直了身子,娇嗔着说完就扭头去拿茶点。

“啧啧啧,急什么啊!反正我们闲着没事,凑凑热闹去!”

“少爷,那我们快准备吧!”

“我说,你怎么这么乐啊?再说要准备是不是也得先让我换身衣服洗漱一下啊!”

“哦!那我马上去准备。”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