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七章 第二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378 2016-09-21 17:23:12

  “少爷,少爷,世子来了。”弥月叽叽喳喳的,菲琳再一次确定了弥月一定没办法养鸟,不然鸟一定装聋子自杀身亡,也不愿意承受着噪音污染。

“世子万安。”卓衣俯身下拜,弥月也在门口迎圣司进来。

“哥,你这身这是刚回来啊!用过膳了?卓衣看茶。”打量一下老哥的着装,啧啧,衣裳架子的身材,一定拿得出手。

“还没那,来你这蹭顿饭,都说你会吃,我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啊!”随性的坐了下来,弥月看状,立马大盘小盘的摆了上去。

“哎呦,你快跟着我哥得了,把握家底都提溜出来了。”看着弥月这么大方,噘着嘴就开始抱怨了,圣司在边上一听。

“哈哈,着一看好东西真不少,以后就天天上这边来蹭饭好了。”

“哥,你在宫里用到的不比这差吧!还上这来蹭饭,说,时不时有什么小道消息给我啊~!”抱起双臂,嘚瑟着看着老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啊!不对,也不能这么说,怎么说那?差不多就那样吧!

“真真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菲琳你就是太聪明了,都不好玩了。”

“还说我那,你要不打哑谜,我也不至于跟你绕圈子。”

“我倒真是没用膳那,来你这蹭饭也是事实啊!”看圣司绕回去了,也不打扰,随手招呼卓衣和弥月准备膳食上来,看着圣司在那边吃,自己在躺椅上晃悠,我就盯着你看,看你伸到什么时候。

圣司边吃便想着,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只得继续说写个家长里短的事情,菲琳就在歪着脑袋盯着看,时不时的说上两句,内容不外乎是鸡毛琐事。等到洗手喝茶后,见菲林还是一脸好奇宝宝的盯着自己,就小口的嘬着茶。

“说吧!那不说,我也要闭门谢客,回屋睡觉觉去了。”见酒足饭饱了,还不说,不说拉倒,给我出去,下次别想来这边蹭饭。

“咳咳,卓衣,弥月这里不用你伺候,下去吧!”没说什么要紧的话,倒是先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卓衣和弥月都看了看菲琳,菲林这边也是有些楞,随即就点点头,等到卓衣和弥月都下去了。

“哥,你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我想多半是宫里的事对吧!”踌躇着开了口,既然哥哥不能说,自己就开个头吧!免得哥哥难做,其实早在圣司进来又不肯说什么的样子上就知道了。

“菲琳,不瞒你说,我想也瞒不了你的,下个月朝中重臣会与皇室一道抉择君后人选,你要做好准备。”

“哥,我的想法想必你是知道的,如今琪朵雅已经是羽鳥的人了,为何不顺理成章的立她?我希望哥哥和父亲能够联合朝臣,一同力荐琪朵雅,而不是我,皇室中政辛以岭南郡王宗亲的身份附议,’到时可天下立定。”

“政辛郡王?菲琳,咱们兄妹间,可不许瞒我。”生死一听政辛的名字就觉得不对劲。

“政辛是我在封城的故交,交情上到时有几分,我也与他说定,想必不多时就与哥哥商议的。”看了哥哥一看端起一旁的羊奶抿了一口。

“暂且先不说政辛的事情,琪朵雅的身份只怕不能君后人选的,朝中对后位虎视眈眈的人不少,琪朵雅立后之说根本无力抗衡镶贵妃为后之论。”随即又补充道。

“况且定韬祭爵那边也在紧锣密鼓的商议,原本镶贵妃进宫承宠就已经是定韬那边更胜一筹了,着君后只能是出自我们安爵府的,菲琳你要体谅父亲,父亲大人也是很为难的,若有其他方法,也不会这么拖着。”心下再有不舍,可是也不得不来舍得了。

“哥哥,若是让琪朵雅认作义女如何?”身子向前倾睁大眼睛问向圣司。

“义女?”听菲琳这么一说有些烦乱,皱着眉头反问道。

“对,琪朵雅出身低微,可现在就差在这,若是我们安爵府给她一个身份那?给她一个珑樱的姓氏,不是叫昭和祭妃为姨母吗?干脆就称呼母亲大人如何?”

“菲琳,此事非同小可,换宗碟可是要族长父亲大人去办,再说这事实与滴嗣有关,必须请旨方可,我不认为羽鳥在明知道我们的想法之后会同意。”

“羽鳥,又是他,还有一个月,哥哥你先照着之前说好的那么办,这一个月能发生的事情多着那。”眼睛一转,上前跟圣司说着,就不信不走羽鳥那边的路子就没有出路了,哥哥说的是,自己也并不认为羽鳥知道我们要换宗蝶的话,会不知道我们的想法,知道我们的想法就一定不会同意这么做,到时候不免白忙活不说,还得害父亲碰灰。

“菲琳,我知道你很精明,做的不要太出格,哥会尽力的,但是你也要做好最坏的准备,还有一点,不要再靠近政辛郡王了。”圣司起身摸了摸妹子的头,说完就转身走了,只留下神情有些呆滞的菲琳在一边暗自伤神。

其实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本来胜算就很低,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那禁城宫里是什么地方,自己很清楚,只是不想这样的认命,不想这样的受摆布罢了。

刚回到寝室的圣司就见身边的小厮呈上一封信函,龙飞凤舞的洋洋洒洒一大篇,署名:岭南政辛,

一个月,这一个月表面上都是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涛汹涌。

“帛已,定韬祭爵那边你盯着有什么动静吗?”明日就是立后的朝议了,届时太后也会垂帘听论,择选新后。

“定韬祭爵那边近日日里清闲散漫,夜幕初绛便门庭若市,不时地会有政客草房,大多都是为立后做准备。”帛已一身玄衣杵在一旁回复到。

“哈~!这么心急啊!”羽鳥并没有多少表情浮现,只是漫不经心的感叹一句。

“而且定韬祭爵也知道了陛下和太后都属意安爵府的菲琳郡主,但是只知道着可能是一种设定,所以近日都在商议这种可能性的对策。”帛已又汇报着自己执导的消息。

“不急,定韬这边有动静,安爵府那边的动静那?到最后胜者为王嘛!”

“是,安爵府那边,也陆陆续续的有朝臣提出对应的谋略,只是…”帛已说到这停了下来,也不抬头。羽鳥听不到下文,战神看向帛已。

“只是什么?说。”

“是,世子和祭爵的动作似乎并不是以郡主为中心展开的。”

“你是说,圣司和安祭爵并没有主张立菲琳为后?”脸上立刻布上一层阴云,那个妮子,让所有人都玩弄在鼓掌间,倒是小看她了,竟然连祭爵和圣司都鼓弄到身前挡箭了,现在的羽鳥只觉得那个琪朵雅是个害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是,看圣司和安祭爵的几个动作大有这个意思,而且菲琳郡主也与皇室政辛郡王多有交流,似乎有联手之意。”

“下去。”

“是”没等帛已出殿门口,就听见里边的瓷器破碎的声音,接着大福就颠颠的进去收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