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七章 周折空念大梦归 第一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1433 2016-09-21 17:23:12

  禁城的弘辉殿。

艺奴在重华的身后轻摇蒲扇,重华倚在桌旁。

“皇儿,这次叫你来也不是别的事情,最近见你鲜少进后宫,前朝的事情也不是那么扰人,皇儿至今还没有填个一男半女的,可是后宫的人都不喜欢?若是不喜欢,就选几个再收进宫来。”

“母后…,母后想说的是什么朕懂。”羽鳥只觉得头上筋在跳,没办法自己的老妈就喜欢这么捉弄自己。

“知道?知道还不快办!”一听羽鳥这么说,立马直起身,哪里还有太后的威仪,就差伸出手指点羽鳥的额头了。刚要倚回去,又想起什么。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别瞧着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迟迟不肯册封那个琪朵雅,还不是因为后位的事情,可偏偏菲琳郡主又躲得远远的。”

“母后,这后位的人选,朕只想给一个人。”随即羽鳥起身跪拜,重华看到儿子这样,倒是惊住了。

“你是说,安爵府,菲琳郡主。”

“是。”那个女人,不管是出于朝局的考量,还是反抗自己的私人恩怨,都不想让她这么轻易地逃开了。

“恩,也好,既然你注意定了,就这么办吧!到时候我来下诏。”知道羽鳥一定是心里有数了,不然断然不会这样坦白自己的意思。

“是,母后。”起身坐在桌旁,母子二人隔着桌子商议。

“那么那个琪朵雅你是如何打算的,不能这么晾在一边啊!近日我这儿倒是热闹不少,昭和祭妃三不五时的来给我请安,今天下午菲琳郡主也来这弘辉殿,力荐琪朵雅入宫,那个琪朵雅倒是怪可怜见的。”

“菲琳郡主也来宫里力荐?知道了!在后位未落定之前,那个琪朵雅先不必管,毕竟,不能先于君后进宫。”眸子一眯,那妮子倒是大方,自己的后位就这么转让了?

在回天硕殿的路上,因为想的入神,在一旁的花丛中突然就冒出来了,顿住脚步。

“陛下万福,臣妾的寝宫里面花束少了,想在园子里面挑选几种让花房准备,不想碰到陛下。”镶贵妃一脸娇俏,看装束和行迹倒是不像是傍晚时的样子,更像是新梳洗的,更何况园子的花种再多也没有御苑的多,这时候来这边的目的可想而知,但那又如何,那妮子想躲,可是把心思花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多了去了。

“爱妃,明日去御苑挑选,那边的样式多,更能装饰你的永康宫。”扶起柔软的腰肢,任由萧贵妃倒在自己身上。

“谢陛下,傍晚了,陛下可用过晚膳?臣妾那准备了陛下喜欢的木花汤和凉糕。”

“刚与太后说了话,还没来得及用膳,既然爱妃准备了,今晚就去爱妃那。”

“是,陛下。”欢声笑语伴着夜色朦胧就这样改变了前行的方向。

……

在知道羽鳥的意思之后,圣司有些若有所思的回到安爵府,刚到前堂,昭和就急步而来。

“圣司回来了,祭爵刚回来用膳,累了吧!”昭和上前拉过圣司就往偏殿走,刚到内间,坐定,还没等呈上茶点,昭和就迫不及待的问开了。

“圣司,怎么样,陛下是怎么说?”

“这样,陛下的意思我今天也大致了解了一下,正值立后的风波,此时线不能顾及到琪朵雅,等着下个月立后定了再酌情定琪朵雅的事情。”圣司听到母亲这么问,叹了口气,想起这件事就头疼得很。

“这样啊!还要下个月啊!不过总算有眉目了,也算放下一块石头了,这立后的事情,我倒也知道了一些,圣司你每日在圣前服侍,可探听到陛下和太后的意思?”

“这件事还没成定论,应该是朝中重臣的宗族。”看到母亲期望的眼神,就知道母亲的想法。

昭和见圣司并没有透漏什么,安祭爵也是讳莫如深的闭口不谈,识相的不再追问。随口吩咐身边的人。

“准备给世子洗漱,膳食。”

“不必了,我想去看看菲琳,母亲早些休息,琪朵雅的事情不必挂心,陛下和太后不会不管的。”

吃了一记定心丸给昭和,倒是释怀了不少。待到圣司离开后,就去告知琪朵雅了,至少那孩子也该放放心了,不能这么消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