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六章 第四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217 2016-09-21 17:23:12

  再说辛陶从东厢逃出来后就跑到重华的清庭殿躲着了,而那个镶贵妃在西厢愤怒的砸了一地的瓷器,重华闭目养神一脸的平静,倒是一旁的辛陶有些沉不住气了,又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急的抓耳挠腮,重华眯着一只眼瞄了一下辛陶。

“你是有话要说吧!什么事情都藏不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重华挥了挥手屏退身边的人,只留下了艺奴在一旁侍候。

“母后,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一旁的辛陶听到重华的话立刻伏在膝睁着大眼睛问道。

“当然,你不就是想知道到底会怎么处理安爵府那个琪朵雅的事儿是不是啊?”

“母后,你跟皇兄是怎么决定的啊?难道真的要让那个琪朵雅入宫啊?”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这件事关系到了安爵府,所以难办了点,但是也不是没办法,那个琪朵雅不管是不是有意为之,如今都已经是你皇兄的人了,进宫为妃也是早晚的事情。”

“那~那母后和皇兄的意思是让琪朵雅进宫,而不是菲琳郡主?”绝对是要快哭出来了,可不能这样啊!

“谁说菲琳不让进宫啊!还是看你皇兄的意思是什么样的!我看嘛!我是不急。”

“母后,你要是都不管了,怎么办啊?那母后知道皇兄的意思吗?”

“这个吗?等回去就知道了!艺奴都收拾好了吗,该走了”摸了摸辛陶的头发,起身来整理自己,然后拉起辛陶走出清庭殿。

都陆陆续续的上船之后,为了避免和皇室的那几个有什么正面交锋,菲林和睦月就挑了一个最靠边的位置休息,可天公偏偏不作美,在仓里面闷得慌就拉开纱曼观赏着风景,正面碰到打着伞在盯着清庭岛方向远眺的琪朵雅,琪朵雅察觉身后的动静转身看向这边,这时再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回去,。

“菲琳姐姐,正巧姐姐也在观景,不介意的话妹妹略坐片刻。”正说着就走了过来。

“哪里的话,这边坐”自己大方的招呼着坐下,看她神思飘远,心底有了一丝歉疚。

“菲琳姐姐比我大一个月,又不嫌弃我出身低微允许我叫你一声姐姐,琪朵雅此次来都城除了姨母并无依靠,多谢姐姐垂怜。”

“都是一家人不必拘礼,如今在禁城,你我都是安爵府出来的,无论是言行体面还是恩荣得失都是代表着安爵府,自然要相互扶持,琪朵雅你天资聪颖昨日更得陛下召幸,哥哥跟随羽鳥陛下多年,我看得出来,你对陛下是有情的,你的福气在后面。”

“多谢姐姐,他日若是真如姐姐所言必不忘姐妹之情,只是…。”从琪朵雅言谈中倒是能看出一二,要说的话只怕就在这‘只是’后面才是吧,故意喝着茶装作不经意,也没有问后面的话是什么,要是想说还是你自己说的好。

“只是太后和陛下都中意的不是琪朵雅而是另有其人。”见菲琳并不搭话只能硬着头皮自顾自的说下去。

“哦?另有其人?琪朵雅,你还是多锻炼一下的好,毕竟这陛下的后宫佳丽众多,中意的妃嫔多不胜数,你记住,在帝王的后宫里面没有中意不中意之分,只有能不能用得上之分,你懂吗?”用力放下杯子,逼视着琪朵雅,看她的意思似乎能猜得出今天是冲着自己而来,毕竟他日入宫要关系着安爵府不得不多提醒她两句,那点小心思还是少搬弄的好,通通留在爵府门外,免得到时候惹出祸来牵连到安爵府。

“菲琳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动气。”这样的逼视只在今早上羽鳥哪里感受到过,如今在菲林身上又感受了一次,只能步步退了回来。见到琪朵雅软了下来,也松下肩膀,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小嘬一口,然后继续说道。

“你知道其中厉害就好,你一旦进宫要是想有个位份,就只能以与安爵府有关系的身份才能立足,那么你的言行必须要谨慎,免得连累父亲大人,到时候谁都保不了,我也是为你着想,帝王不是自家男人,你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才是人生的赢家,琪朵雅,我今天说了这么多你进宫后就会明白的。”在矮桌上双手上前握住她的手,说实话这样也算最大的忠告了吧!

“是,多谢菲琳郡主。”

直到到达弘辉殿,众女随着自己叩拜了重华太后和羽鳥,琪朵雅都是乖乖的不做声跟在自己一旁,还有两道射线在盯着自己,一道是那个被自己打了一耳光的羽鳥,这另一个就是临阵脱逃一脸担惊受怕看向自己的辛陶,无视,绝对要无视这兄妹俩,不然死得早,我的安稳太平人生一点都不想与他们挂上任何关系。

“恩,都累了还是早些回府休息一下吧!有时间再召你们进宫陪本宫说话,退下吧!”“是”

走出弘辉殿,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傍晚,睦月扶着自己走在出宫的路上,后面诺若扶着琪朵雅紧紧跟着。

“少爷,离开时候陛下和太后对昨夜的事情只字未提啊!”因为离得近,几乎就是附耳说的。

“这件事还没完”目不斜视的向前走着。

从清庭岛回来已经是3天了,不知道这个羽鳥打的什么主意,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害的自己生怕错过什么,都没去天涯海阁。

自从昭和知道了琪朵雅和羽鳥米已成炊,每次见到都是喜气洋洋的,可是已经是3天了,都没见宫里都什么表示,也不免忐忑起来,这件事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难不成陛下和太后就不顾念着安爵府吗?更是坐立难安的昭和在琪朵雅房间里面徘徊着。

“琪朵雅,在离开禁城的时候,重华太后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坐在一旁的琪朵雅三魂丢了七魄般倚着床柱,听到昭和的话也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目光有些呆滞的注视着地面。见琪朵雅这样,昭和心头更是着急,这帝王之家,要是没个名分,琪朵雅岂不是就完了嘛!

“别急,我嘱咐了圣司今天在宫里打探一下陛下的心思,这时是早晚的。”又怕琪朵雅出了什么万一,只能耐着性子好言相劝着,另一边也盼着圣司晚上回来能有个号消息。

“陛下,陛下是怎么打算琪朵雅的事情那?”圣司衡量着怎么开口,到最后觉得无论怎么开口都不如直接点问清楚的好。

羽鳥闻言抬起头看了圣司一眼,有转头撇了身边的帛已一眼,帛已颌首走到了圣司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