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六章 第二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1636 2016-09-21 17:23:12

  “看着可怜,想来是皇儿醉酒而幸,既然这样等回去就着手入宫事宜吧!起来吧!”重华看着伏在地上的琪朵雅,也不多加追究原委,反正这宫里多一个少一个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倒是这个人出自安爵府,这倒是有点棘手。

身边的镶贵妃一听太后要让办理厨工的事情了,立时眼睛瞪得铜铃大,不可置信的看向太后和羽鳥,但就是没办法说什么,毕竟这里不能使自己造次的地方,辛陶听着重华太后的决定,也想了想。

“母后,琪朵雅出自安爵府,安爵府的家世不能轻率啊!还是再多加思虑的好!”辛陶心里有点急了,这安爵府是必然要入宫一位的,一直想着都是菲林郡主是不二人选,要是这琪朵雅进宫了,安爵府的这个郡主可怎么好?她若是因此不必进宫,可不是自己所愿啊!

“母后,这件事朕会想办法处理的,母后不必担心,”

羽鳥眯了眯眸子,也不看立在重华身边的琪朵雅,总觉得这件事蹊跷的很,就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的,但是这件事的蹊跷总觉得和那个女人有说不清的关系。

琪朵雅在听到重华太后说话的时候,听到要让自己入宫,心下一喜正要谢恩,可是辛陶在一旁接的话,那分明就是在提醒着安爵府的人入宫,身份上不能是自己一样。眨了眨眼睛,抿着嘴巴低着头看向别处。

这边睡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某人,在睦月的眼神追杀下,终于被打扰醒了,废话,要是你睡觉背后有一道XX光射线一直唰唰你,你也得醒,刚睁开眼睛,转个身就看到立在一旁的睦月。

“少爷,日上三竿了,起来梳洗之前还是先去洗个澡吧!刚放好了水,现在估计能用了。”

“恩…。。”转个身子,被子一蒙继续呼猪头。立在一旁的睦月看到此刻的少爷,额上的筋蹦了蹦,一把上去拽住被子角顺势掀开。

“少爷,那么早间的膳食和你房间内的零食我就做主送给辛陶长公主了。”

这一句话真奏效,立马一蹦三尺高起身来。

“你敢。”

睦月看着屡试不爽的招式有应验了,上前去帮着更衣,等到洗漱梳妆完毕。

“少爷,刚刚少爷还没醒的时候,辛陶长公主和镶贵妃一同去给太后请安去了。”睦月端上一杯牛奶,岛里面没有奶羊只能用这个了。

“哦~!那么现在…”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句,嘴里还嚼着就笑了起来,想起来什么刚说就听见外面吵嚷起来。

“菲琳,珑樱菲琳。”辛陶像踩着风火轮似的就冲进门来,雷闪火闪的私下看了一下,看到菲琳愣着看向这边的时候,就三步并做两步,双手一拍在桌上呼哧呼哧的喘了两下,哪里还有什么公主风范。‘吧嗒’菲琳手上正往嘴里送的紫薯饼就掉了,看着那叫一个心疼。

“长公主万安”睦月俯身行礼。

“喊什么?火烧房梁你也不见得会这样吧!怎么了?”抽出手帕擦了擦手,倒了一杯奶抿了一口,又顺势给辛陶倒了一杯递过去。

“要是真的火烧房子了,我就不跑了,在一边看着烧,今天早上,我和母后去皇兄那,可是皇兄昨晚上竟然和那个琪朵雅在一起,那个什么琪朵雅,是什么来历啊!”眼睛瞪得溜圆,随手冲着睦月挥了一下示意起身,就拉过椅子坐下了。

“什么?陛下和琪朵雅在一起?你是说陛下昨晚上召幸的琪朵雅吗?”一脸惊讶的看向辛陶,仿佛这件事是头一次听说一样。

“对呀!这怎么会那,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皇兄怎么也不可能不要你要她啊!这个琪朵雅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的,她到底是什么人啊?。”看面前的菲琳也是震惊的脸,有点更加打抱不平起来。

“哈~!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这一点倒是没想到那。”随即又收回惊讶淡定了说起来,似乎在想些什么似的对着辛陶说。

“琪朵雅,是安爵府昭和祭妃母家的外甥女,近日一直在安爵府陪伴昭和的,至于她的出身,来安爵府之前的地位我不知道,上次百花夜宴也随着昭和祭妃一同赴宴。”

“我就知道,避暑之前还隔三差五的求见母后,狐媚子~!这可怎么好啊!”一脸气氛的拍了拍桌子,受伤的玉镯叮当的响。

“什么怎么好?既然已经是陛下的人了,此时定然是人尽皆知了,还能怎么办?着琪朵雅有时我们安爵府的人,陛下就算是看安爵府也没可能就这样撂在一边,你急什么?”把奶送到嘴边,眼睛瞄了一旁的辛陶一看。

走到东厢门口的羽鳥正好听到辛陶与菲琳后面的话,身边的大福看到陛下停了下来,也识相的后退了两步,羽鳥思虑一下抬步踏进东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