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六章 第六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1498 2016-09-21 17:23:12

  起身装束整理了一下,直到走到花圃,看到立在架子下的政辛那挺拔的身姿,怀着复杂的心情走了过去。

“多日不见,什么时候到都城来的?也没先说声,好设宴款待啊!”随意的坐下捡起一个葡萄往嘴巴里面放。

“有几日了,你远在清庭岛所以没能再喝一杯。”和往日一样的温和的笑容,但是却挂起了一丝凄凉。

“你知道了啊!”放下手里的葡萄,眼睛四处看了看。

“是说知道了你去清庭岛的事,还是安爵府上的外戚小姐被宠幸的事,还是说安爵府的郡主是准君后的事情。”政辛直视着对方眼睛,不让有一丝的逃脱。

“你怎么会…?”听到政辛说的最后一件事,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他,怎么会,这件事情难道已经人尽皆知了吗?连在岭南的政辛都能知道,脑子一时间乱了起来。

“我怎么会知道的,你是想说这个吧?”今天的政辛不同以往,阴测测的一面让自己陌生。

“是辛陶说的吗?”一连数日,虽然没见那个辛陶,但是政辛在都城这么长时间,辛陶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就一定会来见他的。

“你在乎吗?告诉我你在乎吗?如果我说是。”政辛看到菲琳没有否认准君后的事情,有些失控的握住菲林的双肩询问着。

听到政辛小心翼翼地问着自己,听得出来还带着一丝丝哀求,但是喉咙像是被堵塞住,想说什么但是就是说不出口。

“政辛,你冷静点,冷静点。”推开政辛握住自己双肩的手,说实话自己对于这件事情并没什么把握。

“那么你告诉我你愿意吗?”看对方并不正面回答自己,逐渐冷静下来怕吓到自己一心呵护的人。

“我不愿意。”虽然不知道对错,但是能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愿意,如果说要嫁给那个羽鳥的话。

在自己万万没想到的是,听到自己说不愿意的政辛,竟然看着自己笑了,虽然并不灿烂。

“政辛,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你见多识广,大部分的府、道你都清楚,我要你以郡王的身份上述章,以陛下幸安爵府外戚女既成事实为由,又是立后之际,着请陛下册封琪朵雅入籍安爵府入宫为后。”站起身从上俯视贴近政辛,直视着他的眼睛。

没有想到菲琳会这么做,倒是有些意外。

“当然,不会让你这么孤军深入的提出,你放心,朝中有大多数人会附议。”

“朝中?”

“没错,你我的关系,我就明说了,朝中的言臣这边我哥哥圣司一定会以安爵府身份游说,再加上你一个郡王我相信必然事半功倍。”

“菲琳,据我所知那个被陛下所幸的女人身份不高,只怕压不住的。”

“我早想到了,朝中早有一部分主张立镶贵妃为后,必然以这个理由反驳,倒不必担心,当今陛下和太后不会任由定韬祭爵独大,镶贵妃可以说是根本就不在羽鳥和重华太后的考虑范围内,明着有安爵府的势力抗衡,暗中有皇室相助,还怕不成吗?干嘛这么看着我?”刚说完,转头看过去,却见到政辛一脸探究的看向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好气的反讥道。

“没有,只是没想到,菲林你还有这么一面,让我有点惊讶罢了。”随即笑着说,心里倒是有些钦佩起来。顿了顿又补充道。

“不过,我有点明白陛下和重华太后为什么一定要你做准君后了。”若有所思起来,看来这件事情就是在赌,胜率极微。

“胡说八道什么那你,中暑了吧!来多喝点茶。”

政辛坐在庭院里面,把玩着手里折扇,打开、合起、再打开。就这样想了很久,从辛陶的口中知道了重华太后和羽鳥的意向,根据目前的朝局,后位人选的裁决也是该如此,经过今天与菲琳碰面,总觉得羽鳥召幸琪朵雅可能是菲琳做的手脚,若是出身与她能相当的话,那么这件事就会好办的多,可是偏偏就差在这。想到这不免有些头疼的扶额。

“南德,今天有谁来过”

“郡王,今天都城的几个王公字第有来过,倒也没什么,下午的时候,辛陶长公主来过,见你不在就离开了。”

“恩恩,我知道了。”

正在南德要离开之际,突然又被叫住。

“明天给安爵府的世子送去请帖,说我要跟他商议的是菲琳郡主的事情,不要声张。”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