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五章 第五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1312 2016-09-21 17:23:12

  而此时的羽鳥的意识混乱起来,酒精的催促起了作用,随着细密的吻落在脸颊和脖颈上,琪朵雅已经沉沦起来,挣扎变得无力,满眼泪痕看着床幔,环抱住身上的人,多么就像这样在他身边,哪怕欺骗自己一回,在最后一刻羽鳥的嘴里溢出的名字让她的眼泪绝提了。

刚回到东厢的辛陶,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里天灯,因为看够了就先回来了,随手抄起一个想着也学学怎么做的,自己也想亲自做一个和政辛一起放放看。回来东厢,看到菲琳还没回来,纳闷起来,看到睦月走进来便问道。

“你们家郡主那?今晚上放天灯也找不着她,去哪里了?”

“长公主万安,我家少爷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原本在清庭殿附近的一个凉亭赏花,不想陛下看到了,就一起喝了几杯。”

“皇兄和你家郡主一起喝酒?嘿~!”听到睦月的话,顿时眼睛晶晶亮,双手一合,笑了起来。

“是啊!夜深了,我正打算拿着披肩去接回郡主的,长公主你是知道的,各府女眷都回了,镶贵妃也必然回去,去西厢必经的就是那个凉亭,要是碰见,这两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倒不如避一避。”

“镶贵妃?倒把她给忘记了。恩~你先不用去了”眼睛一转,这个碍事精。想了想随后对着身后一直服侍自己的侍从碧儿吩咐道。

“你去那个凉亭守着看到镶贵妃,把她请我这来,说今天我找她学学女红。”

“是”

睦月看碧儿走了出去随即补充道,“奴婢,去吩咐收拾一下东厢的侧室,夜本来已经深了,长公主若是还要与镶贵妃交谈,这东厢离西厢那边有些远怕是不能漏夜回去了,还是留宿一晚的好。”

“恩…也行,准备一下吧!”

“是”答完就退了出去。

“镶贵妃娘娘,长公主有请”

“长公主?这么晚?”突然被拦住的镶贵妃有些诧异道。

“是,长公主原本一早就回去了,想学学女红所以让奴婢再请镶贵妃,说贵妃毕竟是自家人,这个女红还是请教自家人的好。”

“长公主真是这么说的?”一向着个辛陶并不正眼看自己,突然让自己教她女红,倒是有点受宠若惊。

“奴婢不敢说谎,公主还说,娘娘天灯上的彩绘美轮美奂,想要秀下来,所以特地来请贵妃娘娘。”

“既然这样,本宫就走一趟。”

……

睦月提着短灯,在湖边看到菲琳,眼睛望着星光璀璨的夜空,睦月走到身边。

“不知道政辛殿下是不是也在观赏同一片夜空。”

回过神看了一眼睦月。

“弥月那个大嘴巴看来对你都招了!刚与羽鳥席间偶然说起政辛,才想起来,事情办妥了?”

漫步在湖边,虽然是深夜,但是皇家湖心岛倒是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不轨之徒造访。

“是,办妥了。”

“今晚之后注定有人欢喜有人忧”

“少爷,睦月多嘴说一句,少爷即使这样费力,恐怕也只能拖得了一时啊!”睦月在身边提着灯说到。

“我又何尝不知,但是这也只能是无奈之举,若有根除的办法,我又何必走这一步。”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睦月,你是最能看出我的心事的。”

“跟随少爷多年,倒也能看出几分,少爷对皇室的不招不惹,亦即亦离,将信将疑的用意,睦月能懂一二。”

“说实话,我只是不甘心,就这样成了政治的牺牲品罢了,能不能逃过也是一个未知数,哎~!。”

主仆两个漫步许久到了凉亭上坐定,刚才还是夜色把盏,现在已经是凄冷的独坐凉亭了,直到被睦月收买的清庭岛婢女来报,说是辛陶与镶贵妃睡下了,才起身回去,在外面许久,早就已经醒酒了,回去倒头就睡,明天还要应对一场血雨腥风,还是储存点力气的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