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五章 第三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125 2016-09-21 17:23:12

  正在西厢阅读史料的羽鳥看的入神,外面圣司和帛已在宁苑地盯着若有大事直接送书来这,但还时不时还想着怎么收服那个难办的女人,正捏着眉心时候。大福走了进来。

“陛下,服侍长公主的人来,说是长公主跟菲林郡主打起来了。”

“哦~!打起来了啊!”心不在焉的随口说着,当意识反应过来立刻站起,声音也大了一码“打起来了?”

“陛下,来人原本你想去报太后的,但是怕打扰太后休息,又怕事情闹大,所以就来悄悄地告诉了奴才”路上快速的走着,身边的大福也加快脚步跟着解释道。羽鳥一言不发,这两个中午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挺好的那,晚上又请求同住一个厢房,这怎么才一会儿就打起来了。

羽鳥踏进东厢庭院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侍女在东厢内室门前一脸焦急的样子,咬了咬牙走进去,看到君主来了,所有人都齐齐下跪,并没有理会别人,‘啪‘的一声推开房门,正打的不亦乐乎的两个人,并没有停手,事实上都没分出一眼看向这边。

深吸一口气,能听到自己的神经断裂的声音,大福看到现在羽鳥,立马把所有人都带出东厢了,里面是要打架还是要杀人现在已经跟自己没关系了。

“你们在做什么?”浑厚的声音吼出声,立马两个忘我的女人都停下来了。

“像什么样子?”看着两个人凌乱的妆容和衣衫,直直的看向了菲琳,今天倒是又见识了另一面的她,花荣凌乱,衣衫斑驳,两鬓的橙色簪花也掉落一只,与平时武装起来的样子,带有自己特点的样子更显得耀眼。

听到吼声回神看到来人,便分开整理自己的衣服了,默契的事都没有说话,静了一会。

“之前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辛陶你说”收回眸子,整理了一下思绪。

“我?怎么先问我啊!皇兄,太不公平了吧!”辛陶一看,怎么直接盘问起自己来了。羽鳥自己一时也没注意天平的两端自己是无意识的偏向另一端的。

“额…因为~因为零食,对,因为零食,她抢我零食。”看着现状,两人都明白不能说是因为一个男人吧!所以就自己先找个理由糊弄过去,随即眼一瞪看向辛陶,敢说不是你看着。辛陶在收到讯号之后立马附和道。

“对,对,我就吃了她一点零食,她就来抢,所以…”

羽鳥听到这话,心里哭笑不得都有点佩服起来了,这样的惊喜真有点吃不消,应该说根本没遇到这样的事情。

因为大福把服侍的侍女都带出去交代了,所以这件事也就在羽鳥这里划上了一个句号。

接下来的几天出了在忍受羽鳥那高覆盖率高折射率的眼神袭击外,还苦于没有机会下手。琪朵雅更是出了晚间休息时候,其他时间沉默着寸步不离,连睦月看着都有些不耐烦了,在正午被太后传召共进晚膳后,百无聊赖的漫步在曼珠沙华的海洋,迎着湖边吹来的风,睦月也只是远远地跟着一同享受这片祥和,把餐桌上那话里藏锋的不协调统统忘掉。啊!至于琪朵雅在知道太后只传召我一人的时候,就低着头回去休息了。而重华太后对自己说的那些意味深长的话更是让自己焦躁起来。

“少爷,有些事情拖得越久越难办!”睦月原本还在黄昏中欣赏花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身边来了。

“我很清楚,再不下手就迟了。”看着远处模糊的湖边岸线辣的那么长,思索起来。

“少爷,前面不远拐进去就是陛下居住的西厢花园”睦月不动声色的提醒到。

“快临近八月了,十多日来想必很多宗眷想家了,八月又是团圆月,今晚都要去放天灯的。”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

“倒没注意,西厢花园在这边,那不是离别苑很近吗?”正想着眼神一转看向四周的起伏,在看到离西厢与清庭殿之间那片花海中的凉亭。

“睦月,去准备一下,我要在那边的凉亭里面赏花。

“是…”

四周烛光闪烁,夜色渐渐暗了下来,睦月带着一群婢女拿着膳食走在林荫小路上,在一个岔口上,稍作停顿,一边是直接到达凉亭,侧边则是划个弧形从清庭殿侧边穿过去的。

“我们走这边”身边的婢女不知道睦月心里的想法,对视了一眼也没说出心里的疑问,便跟上了,细算了一下时辰,所以故意走的慢了些,这速度相比散步略强些,到清庭殿前,睦月余光四处扫了一眼,看到正从清庭殿出来的羽鳥,身后跟着大福,察觉到已经看到自己后,便装作不知情的随口吩咐身后的婢女。

“这边,少爷在等,我们快点走。”声音较往常略大一些,刚好传进了羽鳥的耳中,身边的大福是什么人,当然知道竹子的心意。

“咳咳,夜色暗了,还愣着干什么,不走到前面去掌灯。”话随是对着身后的侍从们说的,转过身立马就哎呦起来。

“哎呦,前面的不是菲林郡主身边的睦月吗?怎么大晚上要去哪啊?”大福开了口叫住了睦月。

“呦~陛下万安,夜色暗,没能看到陛下经过,给陛下请罪。”睦月闻言,顿住立马带着身边的人跪下。

“你们拿着这些做什么?”羽鳥也奇怪菲琳身边的人怎么会在这。

“我们郡主下午赏花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有个凉亭,便想借着烛光赏花,奴婢刚准备了一些点心酒肴给郡主送过去。”

坐在凉亭里面感受着余热将散未散的气息,便看灯笼里面的飞蛾映在明纸上的影子入神。羽鳥和睦月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一袭蓝衫倚在石椅上拄着头看得认真入神的菲琳,迎着烛光下朱红色慢慢收合的曼珠沙华,在靠近凉亭时都放慢了脚步。

羽鳥抬手一挥,身后的大福停了下来,大福见状转身向跟随的侍从们示意回避。一旁的睦月抬腿上前。

“少爷,我已经准备好了,放上面来。”身后的婢女陆陆续续将佳肴放了上来,听睦月这么一呼,才回神,还没等开口,羽鳥都已经走到凉亭了,起身行了一个常礼,羽鳥上前富了起来,这次并没有被甩开,到让羽鳥意外的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